构建意义:超越新闻传播的信息范式(下篇)

2017-09-14 09:46 来源:《新闻战线》 作者:张立伟

  摘要:媒体生产和传播意义。意义的媒体生产就是去信息碎片化,意义的社会效果就是去受众碎片化,最终指向多家媒体讲述共识真相。

  关键词:信息范式 信息碎片化 受众碎片化 共识真相

 

  新闻传播的范式转换,构建意义比传递信息优先。本文“上篇”侧重破,从社会与学科角度,论转换范式的“为什么”;“下篇”侧重立,从媒体和记者角度,论转换范式的“怎么办”。

  四、构建四重奏

  意义由人构建,为人构建,全程包括两大飞跃。由人构建,传媒人为报道构建意义,把新闻素材转化成公共资源,从0到1,那是意义的媒体生产;为人构建,受众认同报道,更新共同经验,从1到N,那是意义的社会效果。先说从0到1,记者通过四层循环反复:筛选、主题、语境、叙事,合为意义生产的构建四重奏。

  筛选:凸显或矮化。媒体不是有“新”必“闻”、有“热”必“点”,筛选是第一道关口。我要论述传统媒体的筛选和新媒体的参与,是两者的最大区别。筛选,是行使凸显和矮化的双重权力,并讨论了筛选的四层框架。①有同行反对,说新媒体擅长造热点,你如何筛选,关系不大。反对无效!首先,新媒体上真假难辨,尽管经常有热帖,叫冤的、告状的、求转发的,公众常将信将疑。其次,新媒体是热点驱动,它要追“全球”热点,除少数例外,大多数热点生命都很短。

  生命短的前提是传统媒体不介入:不报道、不炒作,热点遂成为“新媒体小事件”,被继起热点后浪灭前浪。一旦媒体(如本文上篇,单用“媒体”均指传统媒体、下同)介入,首先它必须核实,这由“媒体监督记者、社会监督媒体”来保障。其次,它把选中素材通过报道增值,即下面要分析的主题、语境、叙事等。核实是底线,增值是高线,两者使素材凸显,即传播理论讲的“授予社会地位”。反之就是矮化,落选者连核实都不屑,连眼珠子都不转过去,让它网上自生自灭——绝对矮化;或者因特殊考虑发个豆腐块——相对矮化。网上在讨论2016年有哪些热点报纸“缺席”,证明“报纸已死”。谁规定报纸必须为每个热点站台呀?西塞罗被邀赴宴,先问:谁将受益?女孩的心思你别猜,西塞罗比女孩还不简单!10年后回头看,“就是要缺席的”,是2016年的小路标,标志媒体回归理性,从追网络的狂热,到“让子弹飞一会”的沉默,坚定有力地顿一顿筛选的权杖——庄严的静铿锵着!

  主题:新意的生成。选中素材,随之提炼报道主题。关于新闻“创新”,我们讲了很多:新信息、新角度、新细节、新领域……都偏于呈现事物的新,这总是有限的;却往往忽略主题的新,这基本是无穷的。从构建看,它是一篇报道的灵魂,用行话说,是记者的判断力、稿子的突破力。

  通讯《历史的审判》,报道中国特别法庭审判林彪、江青集团主犯。这是审判活动的最后一篇报道,主犯的罪行、审判的经过都报道了。穆青回忆:我们确定,跳开审判“四人帮”过程中可能公布的罪行,从一个大的、站得高一点、远一点的角度去写,形式上是审判“四人帮”,实际上是审判“文化大革命”。

  看!他们如何追溯林、江集团的孳生:“在中国,林彪、‘四人帮’正是巧妙地利用封建专制的‘亡灵’和现代迷信的‘梦魔’,为自己营造了一个借以孳生和发育的温床。”

  听!他们如何评价这十年:它“是一个需要罪犯而且产生了罪犯——在残酷野蛮、愚昧和无知方面,在只有兽性而没有人性方面的罪犯的时代!”

  该文发表于1981年1月,当年6月,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彻底否定“文革”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人们往往赞记者“大胆”“勇气”,那不全对,记者不能比胆量、记者不是冒险家。要问新意是怎么来的?且用构建论命题解释。命题一:我们解释世界的方法是由关系决定的。我们认识的世界,并非个人产物,而是集体的产物。要找确定性、真实感,只有先建立关系。穆青说“勿忘人民”,范敬宜说“贴近群众、贴近实际、贴近生活”,从构建论看有了新内涵。新意来自关系!同人民在一起、同实际紧相连,你才有新意。当时的主流社会就是要彻底否定“文革”——此非我之所见,乃我们之所见;此非记者所见,乃受众之所见!你说出受众“意中有、口中无”的新意,当然引起极大震撼,香港一家报纸把此稿反复连续登载一年之久。命题二:构建的重要性源于其社会效用。一位作家评论:如果说审判林、江集团的全部报道把中国推进了1000米,这一篇稿子就是800米!②命题三:我们对“理当如此”的世界认识,关系到我们将来的福祉。③中华民族再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中华民族再也不能第二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3个构建论命题,既解释新意的来源,也强调记者的责任。多说说来源。新闻被梭罗贬为“碎嘴婆子”,确实不少报道是重复的事实:抢劫、车祸、疯狗、官司……但是,只要你不满足传递信息,多思考主题的新意,就别具只眼。比如,打老婆,几乎与人类一样古老,布罗茨基写他的工人同伴:像鲨鱼那样喝酒,“以垂死的决心打他们的女人”——这不焕然一新吗?新意来自关系,核心又是与受众的关系。家庭报、法制报、工人报、农民报、女报与地铁报……报道同一打老婆,肯定有不同的主题。今年主题不同于去年,城南又不同于城北……新意像一只蝴蝶,看上去弱不禁风,但它满怀自信的飞翔,带动沉闷的事实像春天一样簇新簇新。

  语境:让事实互动。主题明确,再把事实放入语境——横向铺宽、纵向延长。谢怀基、杨集才、侯恩贵的消息《沈阳市防爆器械厂破产倒闭》,报道新中国第一家破产企业,中央和省市几十家媒体采访,唯此获得全国好新闻消息一等奖。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时晓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