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编】我国新闻学教育模式的当代创新

2017-09-29 15: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骆正林

  原文标题:我国新闻学教育模式的历史选择与当代创新

  原文作者:骆正林,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原文出处:《现代传播》2017年第8期

 

  一、研究问题的提出

  我国新闻传播事业曾长期处于不发达或欠发达状态,为了减少成本、少走弯路,无论是新闻传播事业还是新闻传播教育,均需借鉴国外成功的模式。由于历史机缘和政治环境的原因,我们先后选择过美国模式、苏联模式,并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取得过有目共睹的成就。然而,在媒介融合时代,中国经济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网络技术跟上了全球先进水平,尤其是产业规模不断刷新世界纪录,媒介生态成为全球最复杂的媒介生态。巨型的经济体、复杂的媒介生态、无限的产业机遇,促使中国新闻学教育必须要寻找新的模式。从当前的全球新闻教育格局来看,难有国家再向中国输入所谓的“成功模式”,这是我国新闻学教学模式创新的时代背景。

  二、苏联模式与我国社会主义新闻学的形成

  我国社会主义新闻学教育是从解放区开始的,新闻学教育的任务也是在无产阶级办报实践中提出的。社会主义新闻事业与国统区的美式新闻教育模式不同,它除了强调新闻学教育的实用性和职业性外,更加重视意识形态教育和舆论宣传教育。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过程,深受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影响。新闻事业、新闻教育和政治体制联系紧密,因此,我国社会主义新闻教育也深受苏联模式的影响。

  1980年代中后期,随着西学东渐,美国新闻学与传播学知识大量涌进,无论在课程、教材建设,还是在研究方法、选题确定等方面,美国模式得到了更多的重视。进入1990年代后,苏联的新闻传播理念依然发挥作用,美国的传播学研究范式进入中国,新闻与传播教育逐渐走上了融合发展的道路,即体制保障的苏联模式与实践主导的美国模式长期并存。进入21世纪后,信息传播成为整个社会的需求,传播学研究快速发展,正如李良荣教授指出的那样,“传播学研究在野蛮生长,新闻学研究不断萎缩。”科学研究是一种追求真理和创造知识的过程,研究范式是学术群体世界观的体现,也是学术群体围绕特定学科在理论或方法上的共同理念。这些信念决定了研究者的基本观点、思考模式和理论前提。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国内学者借鉴美国传播学的研究成果,不断寻求在研究范式( paradigm) 、研究方法( methods) 等方面的突破。

  三、媒介融合与我国新闻学教育模式的创新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新闻传播教育一直在探索自己的模式,这种探索有两个重要特色: 一是承认传统新闻教育的意识形态性,探索现代新闻教育如何贯彻意识形态的要求;二是加强专业和学科建设,满足产业发展和社会进步对人才培养的需要。媒介融合的产业状况给新闻学带来巨大冲击,但国家对新闻教育管理的惯性,决定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新闻学仍可居于“新闻学与传播学”的领头位置。

  新媒体对人类社会关系的重构,加大了整个社会对新闻学专业人才的需求。在传统媒体的黄金时代,新闻学主要为体制内媒体培养采编人才,教育单位均以培养多少著名记者、高级官员作为教学业绩的重要指标。当代新闻学教育需传媒教育要回应政府、企业和市场的需要,打开传统专业教育狭窄、封闭的边界,将新闻传播向公共传播、社会传播和传媒经营方向外移,奔向开放的、具有无限潜力的“蓝海”。当代新闻学教育除了培养传统的编辑、记者外,还需要培养更多的舆情分析、信息报送、媒体公关、新闻发布,以及社会化媒体的制作、管理和经营人才。未来新闻学专业的毕业生不仅会出现记者和官员,而且会出现类似于乔布斯、马云式的人物。因此,当代新闻学专业的培养目标不再仅仅为传统媒体培养人才,而是调整、扩大成为职业新闻媒体、政府信息部门、企事业单位、新媒体机构等培养具有互联网思维、一专多能的新闻传播人才。

  新闻学是文科中的理工科,因此实践教学和技术教育,是新闻学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新闻学教育除了传统的报纸编辑、电子编辑等课程外,还应该开设、开发视频拍摄、网页设计、VR/AR 新闻制作和新闻可视化等课程。随着新闻报道的全息化、全程性时代的到来,记者们不断穿越在虚拟或现实场景之间,他们需要更精湛的制作技术、更高超的审美眼光,帮助广大受众实现全新的新闻体验。在新闻传播、公共传播等方向的教学中,新闻学专业还需开设数理分析类课程,如统计学、数据挖掘、算法推荐等,全面提高学生的数据抓取能力、数据分析能力,洞察不同数据之间的逻辑关系,创新新闻报道的新题材,开拓社会管理的新模式。当然,现代媒体越来越需要在市场竞争中谋生存、求发展,因此经营管理类课程也越来越受到很多新闻院系的重视。

  正在形成的新闻学教学模式有几个清晰的发展脉络: 一是强调意识形态对新闻教育的要求,二是坚守传统新闻教育的专业主义精神,三是舆论舆情成为专业教学的增长点,四是数据分析、新闻可视化受到更多的重视等。目前新闻学教育所呈现的这几个特点,还有很多价值冲突和发展悖论的地方,这些冲突和悖论仍需要新闻传播学者在实践中去解决。(摘编/时晓莉)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赛)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