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的全球话语空间建构

2017-11-02 10:18 来源:《安徽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作者:陈汝东

  内容提要:近年来诸多的全球事件表明,中国正在成为全球话语体系建构的引导者,中国智慧正在成为人类共同发展思想生产的生力军,全球汉语叙事正在成为一种时尚。中国的经济、交通、金融、体育、航天等方略逐渐为世界所接受,实体媒介大大拓展着中国的全球话语空间。与此同时,中国在政治和军事话语空间、在区域话语空间、虚拟话语空间中也面临着许多新的挑战,国内话语空间紧缩,社会话语活力不足。因此,如何转变叙事方式,实现国家价值的全球化,如何释放国内话语空间,促进国家话语体系在国际与国内、实体与虚拟、区域与全球等多重空间中的有机融合,实现汉语的全球化叙事,是十分迫切的学术命题。

  关键词:话语空间/话语文明/实体空间/虚拟空间

  作者简介:陈汝东,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山东利津人,教授,博士生导师,全球修辞学会会长,主要研究方向为修辞学、话语学、传播学。

 

  时间和空间是人类媒介发展及其研究的终极思考,从默声时代到有声语言时代、印刷时代、电子时代以至于数字时代,人类一直致力于通过媒介跨越时空维度。这既包括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空间,也包括了无形的虚拟空间。话语是人类通过自然语言形成的线形空间,也是一种虚拟的思想空间,具有无限延伸性和可拓展性。话语空间是一种人类媒介空间形态,也是最重要的空间形态。话语空间的展示和争夺,历来是国家实力和文化魅力的重要领域。在全球化时代,国家话语空间的宣誓与建构越发重要。“中国国家话语体系建构也成为了一种国家战略,成为全球话语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1]因此,深入探讨全球话语体系的建构,完善全球话语范畴系统,挥写人类文明的新篇章,既是一种重大的现实命题,也是一个十分迫切的学术命题。

  一、全球话语空间发展的新态势

  “全球话语体系是全球格局的媒介综合呈现,是全球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教育乃至外交、军事等以话语为形态进行展示的舞台,是世界各国的媒介表达系统,同时也是人类文明的话语再现系统。”[2]全球话语体系不仅包括语言符号的自然话语,也包括了其他媒介话语乃至实体性的“话语”,它是一个兼具有共时与历时、实体与虚拟、区域与全球的多维度范畴。

  人类竞争在经历了肢体、兵器、技术、金融等维度之后,在21世纪进入了综合维度的竞争时代,这混杂着传统与现代、实体与虚拟、国内与国际、区域与全球、政治与经济、体育与文化等多重维度。对实体空间的争夺与在虚拟空间中竞争交替上演。世界秩序在瓦解、冲突、分化与融合中不断朝全球化推进着。

  2016年6月24日英国公投选择脱离欧盟,这个结果意味着“欧盟”这个区域话语体系在解构,全球话语体系在解构。与此同时,《人民日报》刊文指出“中英‘黄金时代’不会因英国脱欧而改变”。[3]显然,中英关系不仅不会改变,而且英国正在转向亚洲。这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两百年前,日本在明治时代的“脱亚入欧”。这就是历史的反转。它通过一个侧面表明,世界秩序,全球文明话语体系一直都在不断地变革着,全球话语空间也在不断地分割、瓦解、重构着。

  既有的全球话语体系不断解构,新的话语体系又不断建构。以欧美为联盟的既有话语体系主导者不断分化。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英国的脱欧,乌克兰与俄罗斯的争端,中东的连绵战火,亚洲的南海争端,叙利亚难民危机,世界经济停滞,各国不断变换的内部矛盾关键词,使各国各区域话语体系和全球话语体系风云变幻,烽烟频起。20世纪以来的意识形态对立话语,逐渐被经济话语所取代。实体话语与虚拟话语交织,经济话语与文化话语并行、穿插,政治话语与军事话语兼顾,成为全球话语体系运行的新特征。

  全球话语体系的动荡,带来的是话语范畴的不断演绎。旧的世界秩序所建构、生产的一套范畴正在消解甚至瓦解,自资产阶级革命以来所制造的现代民主、自由、人权、平等、正义、和平等普世价值范畴,随着东西方意识形态对立的消弭,正日渐衰微,渐渐地淡出人们的视线;战争、贫穷、饥饿、难民、救助、人道等“原始范畴”正在成为“新的关键词”。解放、无产阶级、工人阶级、农民、生产过剩、剩余价值、剥削、压迫、阶级斗争、帝国主义、资本主义以至于个体户、生产责任制、下岗等国别范畴也消失殆尽。而恐怖袭击、网络、在线、污染、环境、大气治理等新兴范畴,正在冉冉升起,成为全球话语体系的新关键词。作为最具影响力的发展中国家,中国也为全球话语范畴体系的范畴体系建构做出了新贡献,“生态文明”“互联互通”“一带一路”“合作伙伴”“命运共同体”“核心意识”等新范畴,不但成为中国国家话语体系的新范畴,也成为了世界话语体系的关键词。

  全球话语场也在不断分割、重组,并产生了空间位移。既有的话语场,比如“欧盟”“北约”“世贸组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等,甚至“联合国”等发达国家掌控话语权的区域话语场或全球话语场,正在分解、弱化甚至沉寂,或者说处于消解、瓦解中,有的甚至被“取代”。“上合组织”“金砖国家”“中非论坛”“亚投行”以及中国与东盟、欧盟等组建的各种“论坛”,正在已经成为全球话语空间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正在成为这些话语空间的主导者。

  不言而喻,全球话语主体、主题、话语机制、话语方式乃至话语手段、叙事方式等正在不断变化、变革甚至出现了颠覆。全球话语体系、全球话语空间亟待重构和建构,这面临诸多挑战。既表现在“霸权话语与和平话语的对立与挑战”“不同文明和文化话语之间的冲突与挑战”“民族话语和普世话语之间的对立与挑战”“官方话语与民间话语之间的抵触与对立”等方面,[2]也表现在了全球话语空间的争夺与建构方面,这包括实体话语空间与虚拟话语空间、历时话语空间与共时话语空间、民主话语空间与集权话语空间、国内话语空间与国际话语空间、区域话语空间与全球话语空间之间的平衡与协调等方面。因此,在各个国家话语空间的建构中,如何平衡好上述关系,如何共同完善全球话语空间的建构,实现人类文明话语的共同进步,既是一个国别命题,也是一个世界命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时晓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