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服从宣传需要与尊重新闻规律之间

——中国当代记者心态史研究

2017-11-06 10:58 来源:《国际新闻界》 作者:王润泽

  内容提要: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当代新闻工作者一直受“服从宣传工作需要”和“尊重新闻传播规律”的原则影响,如何在实践中协调两者立场,消弭两者之间的矛盾。本研究在深入访谈中国各媒体主流记者代表后,从心态史的层面,探索了中国当代记者在新闻实践中所关心和思考的重点,具有中国新闻实践特点和代表性新闻形式的生产过程等等。中国主流记者们在新闻实践中,继承中国文人家国情怀,站在社会责任的立场,尽量消弭“宣传”和“新闻”之间的鸿沟,通过新闻工作,寻找着职业价值和个人价值之间的统一。他们在工作中思考新闻独立的问题、探索舆论监督的尺度,坚持蹲点调查的深入采访、获得各种新鲜真实的素材,通过公开报道或者内参制度,进行信息发布;他们曾响应号召,做好典型报道,也在新时期对其进行反思和修正,走出了中国新闻人实践的特色。

  关键词:服从宣传/新闻规律/心态史

  作者简介:王润泽,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新闻学院教授。

  标题注释:本研究是国家社科重大项目“百年中国新闻史史料整理与研究”(项目编号:15ZDB140)的阶段性成果。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新闻事业的实践一直受“服从宣传工作需要”和“尊重新闻传播规律”①两股力量作用。从实践上看,这两股力量一般互为张力,此消彼长,似乎难以出现协调一致的和谐局面。当服从宣传工作需要的路线占上风的时候,部分新闻工作者“跟风”报道,头脑发热,离弃遵循新闻工作的规律办事;而当社会政治、经济环境允许新闻工作者“遵循新闻工作规律”开展报道时,新闻学界和业界又常常将“宣传”贬低到一无是处,贴上“谎言”似的道德标签,弃之如敝屣。改革开放后,随着市场经济观念影响,西方新闻专业主义和新闻价值多元化倾向在业界普及,贬低宣传的观念普遍存在于新闻工作者的头脑中,虽然他们在公开表态发言中并没有表现出这样的思想,但在具体新闻理论讨论和发表中,常常表现出对宣传理念和专业执守的二元对立,甚至有研究指出,中国新闻工作者中已经分裂出几种不同追求的记者。②

  其实从新闻工作实践上看,“宣传”应该是中国社会主义新闻事业的目的和宗旨,而“尊重新闻传播规律”是社会主义新闻事业获得成功的路径和方法,两者之间从理论上是有协调和统一的空间,只是这种协调和统一一般在实践中体会的机会比较少,因此学界对这种实践上的讨论显得乏善可陈。

  但是,中国当代主流新闻记者③——即那些即受到政府褒奖又得到社会业界认可的群体,他们是如何实践的?他们对新闻专业理念和宣传理念是如何感受和协调的?要回答这些问题,必须通过深入到位的访谈、获得最真实的想法。因此,我们摒弃了问卷调查和有方向目的性的访谈,因为问卷调查所得数据并不能解决这一问题,而有目的性的访谈,很容易让被采访者按照行业思维的惯性滑到既有的答案中,而这个答案受政治或流行观念影响隐秘而深远,不易控制还不宜发觉。本研究借鉴历史学中“心态史”的研究方法和问题取向。④一般而言,“心态史学是历史学知识体系与心理学知识体系相融合的产物。……心态史学因此具有了双重含意。第一,方法论的含义,即心态史学是运用心理分析手段考察历史上人们精神状态的一种研究方法;第二,理论思维的含意,即心态史学是理解和解释人类历史活动的一种认识方式,它重视历史上各种类型人物的欲望、动机和价值观念,重视历史上各种社会集团、各种阶层的精神风貌,重视平静年代人们的精神活动和激荡岁月中人们的精神变化,重视上述这些因素对历史进程所产生的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彭卫:1992,1-2)研究过程中,记者们主要谈自己的工作经历和经验教训,在完全放松的状态下,全面表达自己关于专业理念的潜在深刻意识和想法,透过这些文字,我们来捕捉那些来自新闻实践中的思考。

  我们深知人思想的复杂多变和难以琢磨,受各种因素和情境影响很大,我们不可能完全捕捉准确,但和问卷调查、有目的的深度访谈,或者社会学以及人类学的田野观察、浸入式观察一样,所有的研究结论都有采访者本人和受访者本人的主观倾向因素,因此,我们不会期待这种观察终于一役式的得出“正确”结论,只是想通过这种观察方式得出一点现有研究难以触摸的层面,看到关于这个问题的不一样的侧面,补充当下已经比较丰富的研究成果。

  本次研究中,我们共深度访谈了20余名记者,访谈时间从3小时到30小时不等。所访谈的记者都是获得过各种奖励和好评的优秀记者,也就是本研究所认定的“主流记者”群体部分代表(名单见文末附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时晓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