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编】舆论学理论研究的深化与拓展

2017-11-07 14:4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丁和根

  原文标题:舆论学理论研究的深化与拓展

  原文作者:丁和根,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南京大学媒介经济与管理研究所所长

  原文出处:《新闻大学》2017年第5期

 

  一、中国当代舆论学理论研究存在问题探析

  舆论学理论研究的核心内容可以从本体论、认识论和方法论三个方面加以体认。本体论方面,主要涉及舆论学的理论基础和知识体系问题。它需要解决舆论学的学科身份与学科定位问题,需要清楚地阐明舆论学的学科性质,界定自己的学科范围,同时还要对各种层出不穷的新概念、新观点进行甄别、筛选和提炼,积淀出支撑本学科的核心范畴和概念。认识论方面,主要涉及舆论学与现实世界的关系。它需要通过理论与实践的互动,形成本学科清晰的研究对象和相对稳定的研究议题。方法论方面,主要涉及研究方法与研究手段的适配性和有效性问题。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的舆论研究曾长期处于停顿状态,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才逐步有文章发表。近四十年来,我国舆论学研究进入一个快速恢复和发展期,舆论学的本体论、认识论和方法论探索都取得了不少进展。

  梳理已出版的专著可以发现,概论性和对策性的研究占了主导地位;数量庞大的论文,更是以应用对策性的居多。缺乏深入的理论探索,是多年来我国舆论研究明显的不足之处。这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稍加分析。

  首先,研究视域比较单一,舆论学作为多学科交叉融合之研究领域的特色体现得不够充分。从学科身份与学科性质的背景来说,政治学是国外舆论研究的主要依托学科;此外,传播学、社会心理学、社会学、公共政策学、行政管理学、医学卫生保健、国际关系、图书情报、计算机科学等专业领域也都在开展舆论研究,在学科结构上体现出显著的跨学科特征。我国的舆论研究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多学科交叉的特征,但这一特征并不明显。

  舆论学研究解决的是舆论的形成、兴衰与作用等一系列单一学科无法解决的复杂社会现象,这就必然要求不同学科背景的舆论研究者广泛地开展交流合作,通过学科互动促进理论创新,从而在问题发现、研究途径、研究方法等方面做出新的开拓。

  其次,研究导向偏重应用性,真正有学理深度的议题建构和问题开掘远远不够。陈力丹教授指出:“我国舆论学理论的研究目前只有不多的人在做,多数人专注于眼下的各种实用性的舆论调查,而对什么是舆论(特别是对舆论数量的把握),如何在面对舆论、舆情之时划清马克思主义舆论观和法西斯主义舆论观的界限,认识不清。”

  通过对“关键词共现图谱”的呈现亦表明,在词频上位列前五位的分别是“舆论监督”“舆论引导”“舆论导向”“新闻舆论监督”和“网络舆论”,大多对应于中国特色的对策性研究。从这些侧面都可以管窥我国当代舆论学研究的价值取向和侧重点所在。

  再次,由简单沿用以文史哲等传统人文学科为主的思辨方法到初步形成了一套定性分析与定量实证相结合的方法系统,但在方法运用的适配性和新方法应用方面还存在较大的改进空间。从整体上说,我国的舆论学研究在方法论的探讨方面也显得不够,研究方法的改进、方法的多元化以及方法论层次的提炼都有很大的努力空间。

  从根本上说,舆论学理论体系并非人为的先验的设定,而是在长期的舆论研究实践基础上逐步进行抽象概括与科学总结的结果。从中外舆论研究的发展历程来看,在李普曼的《公众舆论》面世之前,来自不同领域的许多哲人和思想家都曾对舆论发表过见解,舆论研究实质上成为一个多学科交融的讨论场域;而《公众舆论》从政治、社会心理、新闻传播等诸多视角对舆论的阐释,可谓舆论研究多学科交叉融合的典范。中国当代舆论学研究在今后的发展过程中,更需要多从学科交叉融合的视域出发,不断深化已有理论观点的探讨,加强新的理论议题的开掘,从整体上提高舆论研究的理论水平。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赛)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