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介环境中信息提取的变化

2017-11-16 07: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唐远清 梁颐

  人离不开与外界环境的交流互动,美国著名哲学家、普通语义学家阿尔弗雷德·柯日布斯基(Alfred Korzybski)认为,在与环境相处的过程中,人需要通过“信息提取”来形成自己的环境图谱,从而和外部世界交流形成认知。传播学史上,柯日布斯基的思想曾被一些著名学者用来分析媒介。如著名传播学家尼尔·波斯曼(Neil Postman)于1970年起在美国纽约大学开设的媒介环境学课程中,就要求学生重点阅读柯日布斯基的著作。曾任媒介环境学会(MEA)会长的美国福特汉姆大学教授兰斯·斯特雷特(Lance Strate)亦认为,柯日布斯基的普通语义学代表着一种新型思维和推理方法,可用于研究与电子媒介有关的新型媒介环境,新媒介环境研究需要柯日布斯基的生态思想。

  媒介技术发展带来媒介环境的变化,由报刊、广播、电视等为主构成的旧媒介环境,转变为由互联网、手机等为主构成的新媒介环境。当下我们需要关注的是,新媒介环境中人们的信息提取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本文基于柯日布斯基的思想,对新媒介环境中信息提取的变化趋势进行分析。

  信息提取的模式变化:

  无中心趋势

  柯日布斯基认为,人离不开符号传播,离不开媒介环境,人需要通过“提取”符号信息来形成对环境的认知图谱。柯日布斯基注重观察和分析提取的过程,他认为符号提取是高水平的信息提取过程。沿着柯日布斯基的思路不难发现,不同的符号意味着不同的提取模式,诸如各个国家民族间语言符号的不同,不同传播媒介所用语言与图像符号的不同,以及传播媒介自身的不同。进而,生存在不同媒介技术环境中的人,提取信息会受到环境的影响。互联网、手机等形成的新媒介环境,相对于报纸、广播、电视等塑造的旧媒介环境而言,一个显著的变化是传播的“无中心”趋势越来越强,这导致信息提取模式出现了“无中心”的变化趋势。

  相对于印刷媒介的疆域而言,电子媒介承载的符号传播克服了时空限制。例如,在没有广播电视等电子媒介之前,印刷品不仅无法突破某些疆域限制,而且有媒介偏向属性,例如,远距离运输困难,需要时间、人力等成本。电子媒介则不然,电磁波不会被疆域边界拦截,可穿越时空,瞬间到达远距离时空。理论上,电子媒介可以无时空障碍地把地球上任何一个点的个体连接起来。广播电视已经具备了这种特质,只是广播电视占主导媒介的时代,信息提取模式仍然不是完全“无中心”的,只是呈现出了“无中心”趋势。因为,旧媒介环境中符号传播过程仍然是由点及面完成,广播电视的信息传播是有把关人存在的,传播总体上是由大众媒介来组织和发出信息。总体上,即使广播电台、电视台数量再多,仍然有固定的地理位置,传播者和信息接收者的地理位置总体看仍然不可流动。

  新媒介环境则不然。新媒介技术不仅使得公共媒体和自媒体共存,而且传播者众多,携带电脑、手机的传播者的地理位置可自由流动。理论上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传播者,每个人都可以携带电脑、手机不停位移,以至于任何位置都可以成为传播的中心。旧媒介时代的中心和边缘被彻底打破,信息提取模式的“无中心”趋势愈发突出。这正是柯日布斯基对信息提取认知的总体思想:科学研究要打破固定、静止的二元对立,环境具有影响其中有机体的能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时晓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