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飞: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开创国际传播向好局面

2017-11-23 12:14 来源:光明网 作者:姜飞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加强中外人文交流,以我为主、兼收并蓄。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讲好中国故事,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

  回顾过去五年,习近平总书记围绕提升国际传播能力和中国国际话语权做了多次讲话和批示,重点强调“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发展站到了新的历史起点上,从“讲好中国故事”的视野来看待和迈上这样一个新起点,体现在如下六个方面:

  一个意识——“命运共同体意识”成为讲好中国故事的认识起点。2013年10月,习近平再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上强调,无论从地理方位、自然环境还是相互关系看,周边对我国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他特别指出,要对外介绍好我国的内外方针政策,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把中国梦同周边各国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愿望、同地区发展前景对接起来,让命运共同体意识在周边国家落地生根。此外,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也被载入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从近年我外交工作重点定位“大国重要,周边首要”来看,借助“一国一策”传播策略,这样一个命运共同体意识构成讲好中国故事的认识起点。

  两个阶段——“讲好中国故事,讲好世界故事”成为相辅相成的逻辑起点和两个阶段。讲好中国故事进入到一个新阶段,两个特征:从专注于讲好中国故事阶段,发展到在讲好世界故事视野下讲好中国故事阶段;从运用中国声音讲好中国故事,发展到运用国际声音讲好中国故事阶段。这是问题的两个层面,一个是战略层面,一个是战略指导下的战术层面。二者互为开关,兼及表里。迄今为止,“讲好中国故事”在平抑国际传播中对中国的误解方面,已初见成效。下一步,讲好世界故事的逻辑下讲好中国故事则是“固本培元”阶段,在学会讲好世界故事的前提下,将中国故事有效地编织进入历史和国际故事版图,将中国故事打造成历史的和世界的文化版图的有机组成部分,在这样的视角下讲述中国故事会更有效。这也是第二阶段国际传播规划的方向指引--推动主流媒体转变视野,把国际传播理念前移,从单纯讲好中国故事,向“讲好世界故事前提下讲好中国故事”转型,向把中央提出的建设世界一流媒体的战略目标落到实处。

  三个要求——“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成为讲好中国故事的内涵要求。2013年8月19日至20日,习近平出席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时强调,要精心做好对外宣传工作,创新对外宣传方式,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

  四种形象——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种大国形象”:“文明大国、东方大国、负责任大国、社会主义大国形象”成为讲好中国故事的方向,也为新时期对外传播指明方向。

  五种范式——历史故事、发展故事、执政故事、文明故事、天下故事,构成讲好中国故事的五种范式。《习近平讲故事》一书由人民日报评论部编写出版,非常生动地描述了习近平同志讲故事之“五道”,包括:第一,历史故事,讲清中国历史文化变迁演进之“道”。2014年9月,习近平在纪念孔子诞辰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讲话提出,“不忘历史才能开辟未来,善于继承才能善于创新。只有坚持从历史走向未来,从延续民族文化血脉中开拓前进,我们才能做好今天的事业”。第二,发展故事,讲清中国发展改革之“道”。第三,执政故事,讲清习近平的治国理政,并参与世界治理之“道”。第四,文明故事,讲清中西文明互鉴,推动人类进步和发展之“道”。2014年3月27日,习近平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演讲中指出,“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文明交流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和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动力。”第五,天下故事,讲清中国外交思想中正确的义利观。不管是“计利当计天下利”“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还是“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都体现出中国所秉承的正确的义利观、发展多样性、以及道并行不悖的和平发展观,阐释中国梦与其他国家和人民梦的目标一致性,推动相互理解、帮助和共同前行的愿景。

  六大思路——“立足中国,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成为讲好中国故事的实践起点。中国特色话语体系构建思路的表征和成果,要求用大传播的理念指导中国故事。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要立足中国,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的思路,着力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在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方面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这里面包含了讲好中国故事的六大思路。相比媒体和媒介通过信息传递讲好中国故事,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则是通过知识生产讲述中国故事。因此,习近平有关发展繁荣哲学社会科学工作与讲好中国故事是密不可分的。

  讲故事到更高的层面,更深地体现出来的是文化哲学的冲突。其实,每个中国故事的讲述都离不开文化哲学的内蕴。一个新闻故事或者发展故事的讲述,如果没有较高层面的立意,没有不具有一定抽象的思考和长远的眼光,尤其是将眼光投放到历史和文化哲学的层面上,故事就容易层面平庸,特色尴尬,没有影响力,也是很自然的。因此,讲故事的人群要从媒体扩展到学术研究,从信息生产领域演化到知识生产领域。这就需要鼓励学术走出去。学者的交流,是一种知识生产,在某种程度上相比于媒体的信息交流,具有稳定性、长远性和价值观的内涵。鼓励学术、学者走出去,不仅可以丰富和提高学术水平,还可以在中观和知识层面影响国际同行,进而产生中心扩散效应,最大限度提升和巩固国际传播效果。(作者: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姜飞)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时晓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