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卫国家网络疆界需携手同行

2017-12-12 09:49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阙天舒 李虹

  日前,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开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给大会发来的贺信中指出,当前,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正在萌发,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同时,互联网发展也给世界各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带来许多新的挑战。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进入关键时期,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日益成为国际社会的广泛共识。如何看待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怎样进一步完善符合中国国情的互联网治理体系,走出一条互利共赢的全球网络安全治理之路?

  无懈可击还是不堪一击

  随着互联网的迅速普及,网络空间已发展成继海、陆、空和外太空之外国家角力的“第五疆域”,正演变为新一轮国家竞争和博弈的焦点。

  眼下,全球网络安全进入“大安全时代”。网络空间的安全问题不再仅仅局限于网络本身的安全,而且会上升到国家信息安全的高度。同时,互联网跟全球社会已经融为一体,网络空间的任何安全问题都会映射到现实世界的安全中,并深刻影响国际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没有什么国家可以置身于全球网络空间治理体系之外,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凭一己之力独占网络空间的治理霸权。构建网络空间治理新秩序,需要各国携手同行、共同努力。

  目前,全球网络空间的治理规范主要以各国签订的条约或国际组织的决议为主。不仅数量有限,而且不具备执行强制力,无法达到全球治理的效果。事实上,网络安全具备完整性、保密性、可用性、不可否认性和可控性等特征,看似无懈可击,实则不堪一击。计算机系统的天然缺陷和人类的贪婪欲念,使得网络安全变得漏洞百出。若无可供执行的强制国际规范,网络空间安全将岌岌可危,会直接威胁到各国的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等各领域权益。

  例如,2017年5月份全球爆发的勒索病毒事件,不仅破坏了很多高价值的数据,而且导致很多国家的基础设施无法正常运行。信息时代各国依赖程度日益加深,只有在了解和尊重对方在网络空间领域内的重大利益和核心关切的基础上,合力推动网络空间新秩序的构建,才能保障国家的网络安全及全球秩序的稳定。

  “互联网自由”还是网络霸权

  全球网络空间安全治理必须通过国际合作才能实现。不过,当前网络空间全球治理面临国家网络主权、技术资源等方面的差异难题。

  一方面,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网络空间主权认知上存在差异。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主张“互联网自由”理念,宣称“人权高于主权”的原则,这在某种程度上间接否定了网络空间下各主权国家网络治理的合法性。以中俄为代表的新兴国家主张网络有主权,奉行防御性网络空间战略,认为强化网络主权概念可确保网络主权保护部门承担起守卫国家网络疆界、捍卫国家网络主权的使命。

  另一方面,由于互联网技术的垄断性特征,国际网络体系中获益最大的美国等少数发达国家。同时,它们也实际上掌控着全球互联网领域的话语权。目前,全球信息的核心节点周转都要经过美国,且全球大部分用户经常使用的软硬件设备也都来自美国。“棱镜门”事件及其后来曝光的“巧言”计划,展示了美国在网络监控以及海量数据的挖掘、收集、分析技术等领域的领先地位,也暴露了其他国家在网络空间中的软肋。

  总的来看,在全球网络治理格局中,新兴国家存在企业相对弱小、技术相对落后、资本相对缺乏的不足。加之现行网络治理秩序的弊端,使得相关国家的利益诉求一直无法在全球网络空间中得到体现和满足。

  “另起炉灶”还是共商共建共享

  在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下,单靠一个国家的力量是不可能实现全球网络空间有效治理的。网络安全挑战客观上要求国际社会把网络空间视为人类共生共存的空间。世界各国应该联合构建一个统一联动的网络空间全球治理机制和合作框架,做到发展共同推进、安全共同维护、治理共同参与、成果共同分享。

  要实行“政府主导、多边参与、共享共治”,遵循全球化规律,平衡各方利益关切,推动全球互联网治理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迈进。党的十九大把“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重要标志之一,提出“共商共建共享,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不仅彰显了中国共产党的国际视野和天下情怀,也证明了中国敏锐地意识到自身在全球网络空间的战略使命和机遇。

  要维护网络空间主权,反对网络霸权。“共享共治”的全球互联网治理方案不是“另起炉灶”,而是主张深入推动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网络空间安全共享和风险挑战需要全球共担。对于中国来说,应该通过国际合作机制积极贡献治理方案,加强与具有相似治理主张及周边国家的合作,进一步提供全球互联网治理的公共产品。还可搭建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相类似的国际合作平台。

  中国作为全世界互联网用户最多的国家,不仅要扮好参与全球网络空间规则制定的角色,而且应积极主动构建以中国为主场的活动平台。连续举办四届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未来,可在适当的时机搭建全球互联网治理机制平台,积极创造并主动掌握网络空间治理议题设置权,成为具有自主权力的话语参与者。

 

  (作者单位:华东政法大学)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赛)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