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编】周边传播理论与“一带一路”倡议

2017-12-25 13: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陆地

  原文标题:周边传播理论在“一带一路”中的应用

  原文作者:陆地,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原文出处:《当代传播》2017年第5期

 

  “一带一路”倡议虽然在世界上已经产生了一定的吸引力和影响,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但是,在现有的极为复杂的国际政治和经济格局下,要尽快和完全实现“一带一路”倡议的愿景和共识并非易事。由于“一带一路”的起点在中国,延伸和连接的国家大部分在中国的周边或周近地区,因此,周边传播理论可以在其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一、中国周边传播的圈层

  周边传播理论的核心观点认为,无论是在自然界还是在人类社会,信息的传播都遵循或者应当遵循由原点向周边、由中心向边缘、由近及远的圈层式扩散的基本规律。

  该理论还认为,周边是一个刚性和弹性兼具的概念,会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具有很大的延展性和不确定性;在周边传播过程或活动中,不仅仅是媒介,政治、经济、文化、外交和军事活动乃至个人无不携带着丰富的信息,应当像媒介传播一样受到重视;中国的传播不能影响周边,就不能影响亚洲;不能影响亚洲,就不能真正有力和持续地影响世界。这就意味着,中国的对外传播,首先要做好中国的周边传播,然后再向周近地区、周远地区、重要地区圈层式、梯次性传播。

  (一)中国的内周边地区和传播

  中国周边传播的第一个层次是以国内少数民族为主的内周边地区。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关系和谐了,中国的内周边传播搞好了,中国周边传播的第一步才能算走对了、走好了。

  中国的内周边地区主要是哪些地方呢?当然首先指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即新疆、内蒙古、广西、西藏、宁夏,其次,指少数民族分布较广、人数较多的其他省份,如云南、贵州、青海、四川、甘肃、黑龙江、辽宁、吉林、湖南、湖北、海南、台湾。因此,我国周边传播的第一步是搞好上述地区的民族关系和民族传播,也就是搞好中国的内周边传播。

  (二)中国的外周边地区和传播

  我国的14个陆上邻国,还有韩国、日本、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文莱等6 个海上邻国,笼统地构成中国的外周边地区。

  中国周边传播的第二步或者第二个层次,就是充分利用中国的内周边地区与接壤外国的临边地区的民族血缘、语言、文化的相同或相似性以及经济的密切关联性,搞好对中国外周边地区的邻边传播,都会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这至少比地处北京的中央级各大媒体的传播效果要好或容易接受。

  除了俄罗斯、日本和印度,中国的外周边地区大多数都是中小国家,基本上也都是发展中国家,与中国经济的同质性较高。但是,这14个陆上邻国和6个海上邻国的文化、宗教和意识形态差异很大,有的和中国还有历史恩怨和领土、领海纠纷,相互之间并不是很容易相处的。

  因此,中国的外周边传播活动要尽快取得成效,首先要巩固对传统友好国家的传播;其次要加强和改善对中间、摇摆国家的传播;最后再有针对性地强化对周边敌对国家的传播。

  (三)“一带一路”的周边传播

  从周边传播理论的若干概念和核心来看,“一带一路”就是中国周边和周近地区的历史再现和现实延伸。中国的周近地区就是比周边范围更远的地区,或者是虽然很近但并不和中国直接接壤的国家或地区。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一带”穿越了东南亚、南亚、西亚和北非,经过地中海,与西欧相连;“一路”穿越了中亚、西亚、俄罗斯、东欧,到达西欧。这些地区不但穿过和跨越了中国的周边地区和周近地区,而且连接了亚非欧三大洲,都是经济合作开发和扩大或施加影响力的最佳着力点。中国可以通过信息和实物,直接把经济、文化和政治的影响传播到“一带一路”的周边国家。

  从大国博弈的格局来看,“一带”的南半弧和“一路”的北半弧恰好在东边的出发地中国和西边的目的地西欧闭合,形成一个大循环、大周天、大周圈。这个大周圈几乎就是今天这个世界的重心所在,涵盖了60多个国家。

  从军事竞争战略和策略的角度来看,不管承不承认,中国目前在世界的主要对手是美国,而美国最强大的优势是海军和空军。中国把世界角力的主要领域和主要战场选择在经济和“一带一路”沿线及周边和周近地区,不但避开了美国的锋芒,也让美日韩澳新精心构筑的亚太“马奇诺防线”不攻自破,或无力可施。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赛)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