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形象片的表达与叙事转变

2018-03-22 09: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媛媛

  作为一个国家“硬实力”与“软实力”的综合,国家形象片是国家形象建构的重要方式和载体,也是各国塑造国家形象的重要方式与策略。近年来随着国家形象的重要价值和战略意义被广泛认知,我国在系统性塑造全新中国形象方面步伐加快。党的十九大期间《人民日报》发布的新版国家形象宣传片《中国进入新时代》中,7名不同年龄段、不同职业的普通人出镜讲述各自的中国梦,这部3分零2秒的宣传片获得广泛好评。与以往的国家形象片相比较,新版国家形象片试图摆脱传统单向的、宏大叙事的思维及表达方式,转向平民视角、故事化叙事、细节呈现,以内敛中和、开放包容的叙事姿态,呈现发展壮大中的中国自信、从容的国家形象。

  发布方式:传统媒体转向社交媒体

  长期以来,国家形象的传播主体是政府和官方媒体,中国国家形象片大多选择在西方主流媒体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美国探索频道全球网、国际亚洲频道、英国广播公司等传统媒体投放。随着新媒体特别是社交媒体的快速崛起,传统的传播格局被打破,为国家形象的传播提供了新的发布平台和传播渠道。

  当前,社交媒体成为互联网第一大流量来源,除文字之外,微视频、微MV、微纪录片、微电影等多媒体传播手段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主要方式。新版国家形象片首次由《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以微视频方式发布,点击量迅速超3亿。社交媒体的交互性、“网状”勾连的传播模式,大大加快了信息传播的速度,点对点、单点对多点、多点对多点的节点式、裂变式传播更容易获得传播效果上的放大效应。

  表达视角:精英视角转向平民视角

  谁能代表中国形象?社会精英还是普通民众?这是各个国家在国家形象片拍摄构思过程中绕不开的话题。国家形象片的拍摄历来有精英主义与平民主义两种视角,前者常常以精英人士代表国家形象,是大多数国家形象片宣传制作的惯用做法。精英人士从某种程度上象征着国家的杰出成就、强大的国家实力,但精英无法代表国家的全部民众,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最有代表性的元素,是她的人民。新版中国国家形象片在人物的选择上颇费心思,入镜的7个人包括六岁的藏族小姑娘次央拉姆、焊接机械手操作工谢元立、中国商飞上海飞机设计院院长郭博智、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队执行队长李强等,他们均不是家喻户晓的名人,但导演郭育明认为“他们最具代表性和中国特色”,“分别在不同层面体现出了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

  人物选择上的变化体现了中国国家形象片表达视角由精英主义向平民主义的转变。人民利益至上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改革开放以来,千千万万最普通的中国人凭借自己的勤勉、坚忍、聪慧,使中国取得了辉煌的发展成就,他们是历史的创造者,更是中国形象的代表。

  叙事模式:恢弘渲染转向内敛中和

  国家形象片的本质也是一种叙事。过去,中国国家形象片对宏大叙事情有独钟,以宏大的建制表现中国丰富的历史文化,以主题崇高、表达正统、严肃为特点。美国学者艾伦·梅吉尔(Allan Megill)认为,宏大叙事为全部历史提供了一种权威的叙述。有学者指出,中国国家形象片的宏大叙事风格有其历史逻辑背景,中华民族近百年来的屈辱历史,民族拯救、富民强国的宏伟主题理所当然占据精神创作主流。

  恢弘渲染是“宏大叙事”的具体表征,这种大开大合的表现手法在西方社会却不一定得到认同。在西方的理解视域中,恢弘渲染有炫耀、夸饰、美化的嫌疑,进而可以幻化为“危机”“侵害”等带有攻击性的幻象。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增强、政治影响扩大、国际地位提高,当代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这给他国造成心理压力和危机感,西方社会对中国的“崛起”混杂着嫉妒、敬畏与忧惧等复杂情感。新版国家形象片在叙事模式上淡化政治色彩,减少国家层面的宏大叙事,转而突出富有人情味的个人叙事,以低调平实、内敛中和的表现手法展现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祈盼和向往。将中国的发展意识以更舒缓轻快、善意和谐的方式表达出来,激荡出一种深沉而自信的文化力量,体现中国人的道德情操和审美风范,同时兼具人类意识、世界情怀,这种叙事转换无疑是我们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时代要求。

  表达方式:全景展示转向细节呈现

  在制作思维及表达方式上,新版国家形象片从以往惯性的、传统的全景展示转变为小处着手、细节呈现、朴实感人。以往多部国家形象片用富有视觉冲击力的画面展现中国的秀丽山川、魅力文化等带有中国意象的符号指称,全景式地展现了古老而又现代的中国国家形象,大而全的镜头展示,绚丽有余而聚焦不足,很难触及受众内心深处的情感认同。

  新版国家形象片中的人物都是素人演绎,用采访记录的形式和他们对话,展现他们生活、工作中的细节。首先,用细节展现人物的性情和人物精神。藏族小姑娘天真童稚的微笑、工程师真情抚摸飞机模型、海陆空三军仪仗队的英挺身姿、上海陆家嘴商业区的繁荣场景、大山里的农民在辛勤劳作等细节依次展现,人物丰富的精神世界通过细节展示表达充分;其次,台词精益求精、人物语言真情流露,片中每个人虽然只有短短几句话,但导演要求 “让人物更立体化”,“把人物最有代表性的语言选取出来”,因此人物形象真实而鲜活;第三,人物行走的细节画面多次出现,象征意义突出。法国学者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认为,“象征”是符号在其所依托的社会文化背景之下引申的意义。视频中多次出现不同人物行走的画面,人物意气风发地行走在地里田间、工厂车间、商业场所等,步伐速度配合配乐效果刻意放缓,一个个大步流星的行走画面成为飞速发展中的中华民族“迈入”新时代的巨大“隐喻”,具有视觉美学上的震撼,意蕴隽永而深厚。

  总体而言,新版国家形象片顺应开放、平等、包容为本质特点的新媒介传播环境,在表达视角、叙事手法、表达方式等方面的转变,表明国家形象片的创作正日益走出中西二元对立思维模式,将人类的共同情感和价值观作为主要基调,寻求跨文化的情感和理念认同,促使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们产生强烈情感共鸣。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新媒体事件中知识精英的话语介入与舆论引导研究”(14YJC860003)、湖北省教育厅人文社科项目“海外主流媒体中的武汉国际形象研究——以《纽约时报》为例”(15Q173)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湖北经济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赛)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