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我们, 终于学会了造假?

2018-05-04 08:59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

  “五一”假期,《后来的我们》票房惊人,但谤亦随之,该片出现了大面积的恶意退票。目前,相关部门称已关注到上述情况,初步认定该影片退票情况确有异常,具体问题尚待研判。一个靠谱的解释,是造假方通过互联网票务平台大量购票,制造出虚假的数据,既锁定排片场次,又抬升票房预期。只不过,原本期待“一票难求”下的跟风购买,因为过高估计了消费者的意愿,结果退票之后无人接盘,变成了院线结结实实的损失。

  见惯造假大场面的中国电影市场,这一次被《后来的我们》惊到,在于“互联网玩法”。之前的造假,多少还是需要掏出真金白银的。而当下的造假,则是用极低甚至是零成本来撬动市场,不仅坑消费者,还坑了从业者。

  现在,观众甄别一部好电影作品的成本太高了。口碑不可信,因为水军已经产业化。票房不可信,因为造假魔高一丈。长此以往,电影市场肯定“失灵”。造假之外,垄断也是中国电影市场的一大隐疾。在任何市场,竞争都是个好东西,那些正在或已经打通制片、发行和院线的巨头公司,毫无疑问将对市场形成挤压效果,消费者的选择权也将大为受限。同样,当崛起的互联网票务平台开始向制片方、发行方领域扩张时,新的垄断也不会跳出这样的周期律。特别是,当后者也想造假时,作为消费者的我们,是束手就擒的。

  (5月2日 《北京商报》 韩哲)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时晓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