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晓武:浅谈民族出版走出去的人才培养

2018-05-22 11:19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曾晓武

  □曾晓武

  核心阅读

  构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交流语言服务平台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相关数据库,为民族出版走出去提供人力服务及资讯参考。

  国家公派留学基金应对民族出版走出去人才培养给予政策倾斜,为民族出版走出去设立专项资助。

  将走出去与请进来相结合,熟悉、学习他国的国情、文化及出版业务经验,请国外的专家来华共同开展合作项目,通过项目运作及工作中的潜移默化,使我国人员交流合作能力及水平得到提升。

  对在校学生文化素质的培养,除了加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国内少数民族文化及相关专业知识的学习,还应加强对走出去目标国文化、社会、政治、经济等情况的讲授,提高其跨文化的思维力和沟通能力。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除汉族外还有55个少数民族。目前我国共有38家民族出版社,分别用蒙古、藏、维吾尔、哈萨克、朝鲜、彝、壮、柯尔克孜、傣(2种)、俄罗斯等28种民族文字出版图书,内容涉及中国及中国各民族的政治、经济、历史、文化等各个方面。在55个少数民族中,又有30多个民族为跨界民族。

  由于历史相同、语言相通、文化相近,各民族出版社出版的民族文字图书已经成为周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读者了解中国及中国少数民族的重要渠道和窗口,在蒙古、哈萨克斯坦、韩国、朝鲜、越南等国家享有重要影响,在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增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文化交流方面发挥了重要而独特的作用。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和落实,我国民族出版走出去呈现出不断上升的趋势,但一些人才因素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制约了民族出版走出去。

  走出去面临人才问题

  版权贸易人才方面。民族出版的国际合作对象及贸易优势主要在周边国家。目前国家没有针对民族出版走出去人才的专门培训,涉及周边国家的政策研究及文化产业发展、版权贸易情况等的系统介绍较少。熟悉民族出版业务、了解周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语言及文化、精通版权贸易的复合型人才的稀缺,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对外交流与合作的数量、规模及影响力。

  翻译人才方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涉及语种为52个,除英、法、俄、西、阿等联合国工作语言外,还有46个为非通用语种,其中跨界民族语言占了一定的比例。我国国内的一些少数民族与周边国家相应民族使用同一种语言,但所使用的文字不同。如我国的哈萨克族使用阿拉伯字母拼写的文字,哈萨克斯坦使用以西里尔字母拼写的文字;我国蒙古族使用回鹘式蒙古文,蒙古国使用西里尔蒙古文。与此同时,国内外同一种语言在术语规范及词语表达方面也存在很大差异。韩国及朝鲜的韩语、朝鲜语与国内的朝鲜语在拼写法、隔写法及人名、地名的翻译方面存在差异,语言规范的不一致致使对事物的表述不同。在文化交流中,语言文字的差异问题处理不好,不但有可能造成阅读、理解障碍,还极容易造成文化误读及交往误会。由通晓国内外语言、文字的人员与国外出版机构共同翻译、审定走出去项目并制定相应的翻译规范,由此避免或减少文化传播中的文化误读,已经成为中外出版界的共识。目前,国内能够胜任此方面工作的人员有限。

  相关专业人才方面。与一般出版相比,民族出版具有特殊性,会更多地涉及国家政策、国际关系以及跨境民族的历史、宗教、文化等,在走出去方面政策性及专业性强。目前具备出版走出去相应语言文字翻译、编辑能力,同时又具备较高政策水平及相关专业知识的人员较少。

  出版研究人才方面。因民族出版的特殊性,其主要合作对象为周边国家,这些国家的文化差异较大,与欧美等发达国家相比,出版业的发展水平相对滞后,与中国的交流合作及相关经验不多,有关这些国家出版行业的发展、资讯以及我国民族出版走出去的对策研究较少,研究人才比较匮乏。

  拓宽走出去人才培养途径

  培养走出去人才,可使其在文化交流与合作中起引领、示范作用,有利于出版社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促进并深化与周边国家的文化交流与合作,扩大中国及中国文化在周边国家的影响;可以使其通过对他国出版政策、读者阅读习惯及图书市场情况的了解、研究,使合作更加有的放矢;使出版更加本土化,可以在文化传播中最大限度地减少文化误读,提高中国文化的影响力和传播力。同时,有利于我国民族出版社发挥跨界民族文化出版优势,通过中外出版机构共同策划项目,同时兼顾国内外两个市场,扩大项目的社会效益及经济效益。

  由国家相关部门有针对性地制定民族出版走出去人才培养计划并探索培养模式。就民族出版走出去遇到的问题进行调研,举办版权贸易、文化交流、翻译技巧等培训班,邀请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进行授课,邀请工作开展得好的出版单位进行经验介绍,聘请资深翻译专家作讲座。在进行培训的同时组织对相关问题的研讨,及时破解走出去遇到的瓶颈与难题,构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交流语言服务平台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相关数据库,为民族出版走出去提供人力服务及资讯参考。

  由政府或出版单位通过留学、国外短期培训或国外工作的机制及方式对人才进行培养、锻炼。一方面强化外派人员对他国语言文字的学习及相关专业知识的进修,一方面使其在学习中进行中外文化的差异比较研究,并同时学习他国的法律、经济及管理经验。派出人员有机会参加当地的各种活动,并借助活动加强同当地各界联系与交流,发现可利用的资源及机会,为促进交流与合作奠定基础。国家公派留学基金应对民族出版走出去人才培养给予政策倾斜,为民族出版走出去设立专项资助。

  与出版社合作伙伴建立人员互访机制,将走出去与请进来相结合,加强文化认同,增进合作互信。一方面派专家到国外合作机构进行工作,在完成合作项目的同时,熟悉、学习他国的国情、文化及出版业务经验,进一步巩固、拓展合作关系。另一方面请国外的专家来华共同开展合作项目,在项目的合作中,由其向我国相关人员介绍其本国的文化及出版规范、经验,通过项目运作及工作中的潜移默化,使我国人员交流合作能力及水平得到提升。与此同时,在走出去与请进来的过程中,由中外专家共同策划可以兼顾中外两国市场、可在两国同时出版的项目,使民族出版的优势得到充分发挥。

  加强对在校民族出版走出去后备力量的培养。“一带一路”建设及我国与周边国家的文化交流是一项长期的工作,需要有强有力的人力作为支撑,走出去人才的培养需要有长期的规划。除了对在职人员进行培养外,还应站在国家的高度,加强对在校生进行有针对性的培养,为其将来从事对外交流合作工作奠定基础。目前,民族出版走出去的目标国主要使用除英、俄、德、法、日等通用语外的非通用语,对在校生语言能力的培养应主要考虑目标国所使用的跨界民族语言和汉语双语能力培养。对外交流合作越来越依赖双方思想文化层面的相互理解与认同,对在校学生文化素质的培养,除了加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国内少数民族文化及相关专业知识的学习,还应加强对走出去目标国文化、社会、政治、经济等情况的讲授,使其对不同国家及文化之间的交流有所了解,提高其跨文化的思维力和沟通能力。

  (作者单位:民族出版社)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时晓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