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

寻找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发展路径

2018-08-21 09:1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郑亚楠

  《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是青年恩格斯对英国曼彻斯特工人阶级的悲惨生活际遇进行21个月的观察后,于1845年出版的著作。今天看来,他调查之仔细、事实之确凿、分析之透彻的认知世界的方法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经典作家穿越时空的思想仍在引导着我们尊重生活实践、寻找理解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发展路径。

  1844年9月,刚从巴黎回到德国巴门的恩格斯一边沉浸在见到马克思的巨大愉悦中,一边加紧整理自己对英国的印象和感受。他在给马克思的第二封信中说:“我正埋头钻研英国的报纸和书籍……”“我将给英国人编制一张绝妙的罪状表。”1845年5月,德国莱比锡出版了他的书,取名《英国工人阶级状况》。这是一部对英国工人在资产阶级社会中非人生活进行激烈控诉的书,是一部对当时英国资产阶级全面科学分析的书,是一部奠定了他与马克思两个人思想全面相通、默契一生的书,同时也是一部新闻调查的经典力作,具有穿越时空的思想魅力。

  “根据亲身观察和可靠材料”

  把恩格斯培养成一个精明的商人一直是老恩格斯的宿愿,为此,他不断地安排儿子随着自己游览欧洲,到工厂见习管理工作。1842年11月底,老恩格斯要求儿子要么进入曼彻斯特的欧门—恩格斯公司继续学习经商,要么断绝对他的经济资助。恩格斯选择了前者。于是,他来到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资本主义的发源地英国。那时英国最先进的工业是纺织业,而曼彻斯特是全英的纺织业中心。如果不出意外,作为欧门—恩格斯公司棉纺织厂事务所的总助理,恩格斯将要处理业务上来往的国际邮件、帮助收购原棉和出售各类品种的棉纱,成为一个勤勉而认真的商人。然而,从1842年底到1844年8月离开,恩格斯的曼彻斯特商人生活却是这样度过的:“我抛弃了社交活动和宴会,抛弃了资产阶级的葡萄牙红葡萄酒和香槟酒,把自己的空闲时间几乎都用来和普通的工人交往。”作为一名20多岁的年轻人,作为一个工厂主的世袭子弟,作为一个跨越了自己阶级的人,他高兴的是在“获得实际生活知识的过程中有成效地度过了许多时间”。

  他利用在曼彻斯特一年多的时间走进了曼彻斯特工人区。当时的曼彻斯特有40多万人,城市的工人区和资产阶级区域是严格分开的。曼彻斯特最中心区是宽阔豪华的商业区,布满了交易所和货栈,围着这个核心,随着地势、沿着河道,越低的地方越是工人区。中等的资产阶级住在离工人区不远的整齐的街道上,高等的资产阶级住在最外围,尤其是空气流通的高地上的郊外房屋或别墅。巧妙的是,那些富人们虽然每天都会乘着公共马车到市中心的营业所,但却发现不了所经过的左右两边的肮脏和贫穷。因为宽阔街道两边全是连成一片的商店,常常灯火辉煌,非常热闹。而它们的背后藏着那些又狭窄又弯曲又肮脏又破旧的大杂院。

  恩格斯不仅亲身观察工人居住状况的艰辛,还用大量可靠的材料揭露了工人生活中穿衣的褴缕和饮食的劣质。他在曼彻斯特期间,一边走进工人的小宅子、大院、地下室,一边搜集与工人生活有关的卫生、警察、商贩、法庭的报道,从这一侧面反映工人生活的全貌。恩格斯非常清楚当时的大英帝国正在上升期,掌权者只愿意看到城市闪亮的一面,不愿承认城市背后的惨相。因此,他严证地声明,“我在引用别人的话时,在大多数场合下都指出引文作者所属的党派,因为自由党人几乎总是在竭力否认工厂区的贫困。因此,当我描述产业工人的状况而缺少官方文件的时候,我总是宁可利用自由党人的证据,以便用自由资产阶级亲口说出来的话来打击自由资产阶级”。1844年,伦敦出版了自由党人盖斯克尔关于英国工业居民状况的书,书中说曼彻斯特本城有两万人住在地下室里,《每周快讯》杂志根据官方报告提出的数字是全体工人的12%,恩格斯认为二者大体吻合,但它们都没有计算住在郊区地下室里数量只多不少的工人。由此他又关注到了贫民区的人们穿的是厚、硬、沉重的且御寒和防湿作用极差的粗布,吃的干酪是陈货、猪板油是发臭的,还有又瘦又硬的病死畜肉。

  恩格斯在写出工人们悲惨生活事实的同时,还深刻地阐明了资本的贪婪对工人精神的摧残。19世纪三四十年代,正是英国城市工业化时期,他一针见血地道出了资本主义大城市漂亮外表背后的“社会战争”。他认为那些住在“到处是一堆堆的垃圾和煤灰”中的人是穷人中最穷的、工资最低的工人,掺杂着小偷、骗子和娼妓,甚至还有暂时没有堕落的人,但无法保证他们不一天天地堕落,一天天地丧失抵抗贫穷、肮脏和恶劣环境的能力。造成这种“社会战争”的武器是资本,即他们的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直接或间接地被占有,而战争中一切不利的条件都落到穷人的身上了。如果穷人“侥幸找到工作,如果资产阶级发了慈悲,愿意利用他来发财,那么等待他的是勉强够维持灵魂不离开躯体的工资;如果他找不到工作,他只有去做贼或者饿死,而警察关心的只是他悄悄地死去,不要打扰了资产阶级”。

  揭开资本主义大城市的附属物——贫民窟的真相,是恩格斯曼彻斯特生活的重要部分。此时的恩格斯本应是工厂主和大商人的接班人,但他走进了潮湿的矮棚和地窖,用亲眼所看、亲耳所听、亲身所查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录,这种对生活切身体验的思想方法和行为准则,今天仍然是新闻传播工作者要遵循的原则。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赛)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