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素养教育:新媒体时代的重要议题

2018-08-23 09: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周根红

  2017年底,斯蒂芬·阿普康(Stephen Apkon)的《影像叙事的力量》在中国出版发行,这本书从岩洞壁画、古登堡印刷术出发到希区柯克电影的图像演进史,研究了图像在思想表达和人际沟通方面的重要作用。同时,由于著者是美国著名的电影制作人、视觉素养教育专家,因此,他在该书中提出的“视觉素养教育”的话题引发了社会的广泛热议。

  视觉素养概念的创始人约翰·蒂贝兹(John Debes)认为,视觉素养指的是个人对视觉影像的理解及运用能力。其实,有关“视觉”这个词语,我们都不陌生。20世纪60年代,美国新艺术史研究的代表人物克拉克(Clark)、美国女性主义艺术史家琳达·诺克琳(Linda Nochlin)等学者就开始了视觉研究。20世纪90年代,米歇尔(Mitchell)、霍利(Holly)、米尔佐夫(Mirzoeff)、卡特怀特(Cartwright)等一批西方视觉文化学者的理论著作大量引入中国。而随着这一时期我国影视媒体的迅速崛起,视觉文化研究也逐渐兴起。

  近年来,随着科技和媒介的发展,数据新闻、可视化呈现、VR、视频、网络游戏等视觉形式层出不穷。与21世纪前后以影视为代表的“观看式”视觉形式不同,如今的视觉形式已经深入到日常生活、人际交往和社会工作之中,具有了“沉浸式”的意义,“视觉”的问题就显得更加突出。1995年,米歇尔便在芝加哥大学开设了关于视觉的文化课程。随后,美国、英国等国高校纷纷开始了视觉素养教育。然而,到目前为止,我国的对“视觉”问题的关注仍然只是一种学术研究的范式,没有引起教育界的足够重视。这不仅与视觉形式的日益发展不同步,也不利于青少年的个体选择和社会适应。视觉素养教育应该成为新媒体时代教育的当务之急,各高校应该重视视觉素养教育,开设相关课程,着重培养和提高视觉文本的认知与理解、辨识与批判、呈现与表达等能力。

  视觉文本的认知与理解

  与视觉文本密切相关的传统教育包括美术、音乐、影视、建筑等,它们确实培养了我们的视觉认知和理解能力。但是不得不说,在中小学的应试教育和高校的专业教育过程中,这方面的素养培育是较为薄弱的,甚至很多高校其实并没有开设相关通识性教育课程。况且,这些教育也没有将视觉的认知和理解作为教育重点,如文物、雕塑、绘画、音乐等的教育,凸显的只是其历史意义或基本技巧。

  如今,我们正在步入一个全方位的视觉空间,电影、电视、视频、网络游戏、流媒体等视觉文本形式深入影响了我们的生活。目前这些视觉文本的通识性教育几乎处于缺席状态。这使得我们认知和理解视觉文本所传达的内容和意义的能力非常欠缺。以我们日常生活中接触较多的电影为例,许多青少年对电影的理解能力较弱,对电影所传达的内容和思想把握不准,更不要说理解电影的视觉构图意义。正是这样,当前青少年对电影的选择较为注重出演的明星、轻喜的风格等因素。因此,我们应该理解视觉文本所传达的内容和意义。当然,我们不能停留于“鉴赏”的层面,而是要超越对视觉文本的文学审美式的分析,进一步扩展到视觉技术分析层面。毕竟,一幅照片、一部电影、一段视频,它们通过何种拍摄手段、何种构图模式、何种视觉修辞策略,最终要传达出什么样的意思,都是准确把握视觉文本意义的关键。

  视觉文本的辨识与批判

  当前,视觉文本多种多样,甚至可以说已经到了泛滥阶段,由此暴露出诸多问题。一是视觉文本的混杂性。新媒体时代视觉空间中存在着大量由非专业人士创作、以各种智能手机作为工具的视觉文本,制作技术和审美标准都有待提高。新媒体形态中还流传着各种似是而非、真假难辨的视觉文本,修图软件使得视觉时代曾经大力宣扬的“有图有真相”成为一句戏谑。二是视觉文本被误读甚至曲解。新媒体时代,视觉文本在被大量转发的过程中,原初信息很有可能被遗漏、丢失、篡改或删除,从而失去了原始的文本语境。视觉文本经过不同专业、不同层次的受众的解读,也往往容易被误解或误读。更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视觉文本会被传播者故意曲解,一幅照片、一段视频,当贴上不同的标签、配上不同的说明,其意义往往南辕北辙。三是视觉文本的虚幻性。

  美国著名知识分子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说,相机是一种幻想的机器。视觉时代,这种幻想机器已经不仅局限于相机,而是随着科技的发展有着更多的工具形态。我们正是借助这些特殊的幻想机器,来满足自身的不同需求。我们在视觉文本中呈现出自我的“幸福、漂亮、成功”,我们的思想被视觉文本变得同质化和平面化,而我们却缺少批评和反思。因此,我们需要通过视觉素养教育,认真考察一个视觉文本背后的动机、技术、语境和生产机制,强化辨识与批评视觉文本的能力。

  视觉文本的呈现与表达

  视觉素养教育的最终目标是培养和提升视觉文本的呈现和表达能力,这与我们的生活、工作密不可分。首先,视觉文本的呈现与表达是新媒体时代自我表达的需要。传统的表达方式主要是通过文字。新媒体时代,正如海德格尔(Heidegger)所说的“世界把握为图像”,我们的表达方式也日趋视觉化,传播在越来越多地通过视觉媒体来实现。尤其是在计算机技术不断发展的今天,我们应该学会通过日新月异的视觉技术和视觉形式提升自我表达的能力和拓展表达的空间。其次,视觉文本的呈现与表达是新媒体时代的职业要求。教育的一个重要职责就是培养满足社会需求的人才,要为人们进入职场做好前期的教育准备。年轻一代今后所面对的工作环境就是一个通过各种视觉形式建构起来的世界,他们每天工作的内容都离不开视觉元素和视觉技能。视频的制作、图文的设计、数据的可视化、会议的布展、办公室的陈列等,都需要我们具有较高的视觉素养。再次,视觉文本的呈现与表达将会成为一种日常生活方式。由于生活节奏的加快和媒体的变革,人们越来越喜欢以图片、视频等方式进行人际交往和丰富业余生活。社交媒体的表情包、朋友圈的照片、室内家居的设计等,都构成了我们的视觉生活方式。因此,我们要学会使用各种视觉形式,掌握其制作的方法,熟悉视觉画面构成、视觉内容表达和视觉包装设计,从而提升自我的生活品质和审美品位。这些都离不开视觉素养教育。

 

  (本文系江苏省高校青蓝工程中青年学术带头人培养对象资助项目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南京财经大学新闻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赛)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