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传播研究中的中国话语建构

——2018年国际传播论坛对话纪实

2018-09-27 06:5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玉洁

  贾文山(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美国杰普曼大学传播系终身教授)

  张艳秋(中国传媒大学传播研究院教授、非洲传媒研究中心主任)

  蒋安全(环球时报社副总编辑)

  王眉(中国外文局对外传播研究中心《对外传播》杂志执行主编)

  陈龙(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院长)

  

  全球化催生了各类信息的国际传播,这就为各国的深入对话与交流提供了必要和可能。但国际传播场仍然存在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西方国家一直掌握着主流话语权。而伴随中国经济的崛起,需要与之匹配的中国话语建构。理清当前我国国际传播的现状、探索提升国际传播能力的新路径、建构国际传播研究中的中国话语,成为我们亟须解决的问题。

  在近日由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对外传播中心举办的2018年国际传播论坛上,各位专家就上述话题进行研讨,现抉其要点,以飨读者。

  中国对外传播面临复杂形势

  蒋安全: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第七部分“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中对我们的国际传播工作提出明确要求: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讲好中国故事,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提高文化软实力。

  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首次把“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写入党代会报告,它不仅指明了我们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目标方向,也告诉我们要传播什么,如何去传播,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对外传播工作提供了重要指南和根本遵循。

  中国共产党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己任,而在今天这样一个人类命运日益休戚与共的时代,中华民族要实现伟大复兴,离不开世界人民的支持。必须让世界充分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与和平发展现状,从何处来、往何处去,否则,别人就可能会套用修昔底德陷阱那样本属于西方的历史逻辑,带着惊恐眼神来看、用妖魔化的语言来论、用极端的手段来遏制中国的复兴。因此,我们必须在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宏大叙事语境下讲好中国故事。

  2008年,时任总书记胡锦涛在考察人民日报社时就曾表示,“当前,世界范围内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更加频繁,‘西强我弱’的国际舆论格局还没有根本改变,新闻舆论领域的斗争更趋激烈、更趋复杂”。近些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西强我弱”的国际传播格局已经并正在继续得到改观,但我们仍需继续努力。

   张艳秋:近年来,随着我国国家媒体“走出去”,中国的新闻理念也被西方及非洲业界、学界所关注。尤其自2012年以来,随着中央电视台非洲频道在非洲大陆设立制作中心及播出,我国媒体的对非传播上了一个新台阶,但也遭遇了不少质疑。例如,有非洲学者就担心中国媒体在非洲的播出,会不会改变非洲大陆的新闻理念及传媒生态,会不会威胁到非洲本已脆弱的政治体制等。当然,也有一些非洲学者认为中国媒体传达了与西方媒体不同的声音,并对西方媒体形成报道视角的补充。

  值得注意的是,非洲及西方学者倾向于把西方“看门狗”式的批判性新闻理念与以“积极”“正向”报道为导向的中国新闻理念对立起来,无形中导致我们的对外传播处于话语及价值认同的“孤立”状态。对此,我认为以“积极报道”来定义中国在非传播过于简单化,而关于中国媒体传播史报喜不报忧的宣传论断具有片面性。

  长期以来,在冲突性及批判性新闻框架下,西方媒体中的中国及非洲难以摆脱负面刻板印象;与此同时,中国和非洲国家又亟须通过经济等交流合作实现和平与发展的共同诉求。面对西方主流媒体的负面报道,中国国家媒体责无旁贷地要发出声音,要讲述全面、真实的中国故事。与其说这是必要的反击,不如说这是在全球化时代重新建构中国国家形象及品牌的必然选择。

  然而,如何通过新的学术话语定义中国对非传播,以此来打破西方学术话语垄断,如何以新理念和新视角来引导非洲国家重新认识中国媒体及中国对非传播,是中国国际传播学者不能回避的时代课题。

  王眉:中国的对外传播面临着困境,目前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但其实中国和西方的冲突已经超越贸易层面,或者说贸易战只是手段和表象。因为西方国家认为中国目前已经威胁到了它们的地位,不仅是经济方面的,而是各个方面。

  前不久,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开放未来”栏目开展了一个为期十天的系列辩论。辩论主题是“西方是否要担心中国的崛起对自由意识形态的威胁”。这恐怕才是更深层次的担心,有两个具体事例。

  一是炒作“锐实力”。2017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公布了一份研究报告,指责中国和俄罗斯正在世界范围内行使“锐实力”,以各种宣传手段达成文化政治目标。和“软实力”相比,“锐实力”强调的是独裁或威权政权利用影响力针对目标国家中的政治环境或信息环境进行渗入、渗透或离间的行为。后来,“锐实力”这个概念被西方媒体、专家学者跟随炒作、广泛传播,一直影响到现在。

  二是注册“外国代理人”。2017年9月,美国司法部要求“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在美开设的公司注册为“外国代理人”。所谓外国代理人,是指接受外国力量的委托和资助,并为其从事某种政治活动的组织和人员。为避免承担刑事责任,“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美国频道于去年11月在美国司法部登记为“外国代理人”。美国把这把火也烧到了中国。2017年11月,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向美国国会提交报告,报告声称中国国有媒体在美国参与“间谍与政治宣传”活动,呼吁国会要求其在美国的工作人员注册为“外国代理人”。2017年3月,又有三名美国共和党议员提议要求将在美孔子学院列为“外国代理人”。如果中国在美国的媒体、孔子学院等机构真的被迫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对这些机构的公信力会产生很大影响。

  这就是当前中国对外传播面临的外部环境,形势很复杂。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时晓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