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工开物》体现中国古代科技精神

2017-05-23 09:1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于跃

  《天工开物》是我国古代一部介绍农业和手工业技术的科学性著作。明朝时期,商品贸易快速发展,手工业生产技术在当时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天工开物》是世界上第一部有关农业和手工业生产的百科全书,总结了明末以前的农业和手工业的科技知识,被英国近代著名科学技术史学家李约瑟誉为“17世纪的工艺百科全书”。 

  《天工开物》成书于崇祯十年(1637),作者宋应星是明末著名科学家。全书共18卷,分别记载谷物、纺织、染色、谷物加工、制盐、食糖、食油、陶瓷、冶铸、舟车、锤锻、煤石烧制、造纸、五金、兵器、矿物颜料、酒曲和珠玉等内容,几乎涵盖了人们生活中衣食住行的各个方面,成书顺序根据“贵五谷而贱金玉”的观点编纂。此书所摄内容广博,不仅有农学与手工业技术,同时还包含大量化学、物理学、生物学等方面的知识,并在不经意间记录了当时不同地域的风俗习惯。 

  在书中,宋应星通过图像与对应技术的文字记录相互配合,让知识变得可见,也更加易于理解与重现。以造纸术为例,造纸根据原料的不同可分为竹纸与皮纸,竹纸以竹、麻为原料,皮纸以楮树、桑树、木芙蓉等的第二层皮为原料;从工艺与用途上又有精细与粗糙之分,精细的纸主要用于书写,而粗糙的纸则能用于生活中的不同方面,甚至可以作为制作盔甲的原料和建筑材料。 

  据此书介绍,竹纸的制造工艺因其原料的原因流行于南方,选取嫩竹并引水浸泡后杀青,再以石灰乳液混合于楻桐中煮八天八夜。第九天停火一天,第十天将竹麻取出后放入漂塘中洗净。制造精纸,需在塘底与四周砌木,防止污染,制造粗纸则不需要这道工序。洗净后再将其煮沸,取出以沸腾灰液浇淋。如此十多天后,待其发臭就可以捣成泥倒入抄纸槽内。将抄纸帘放入水中,以荡起的轻重来控制纸张的薄厚。当竹料浮在抄纸帘上,一下将帘网提起,水重新流回槽中,留在帘网上的竹料就基本成纸了。先用挤压的方式,用上下两块木板将批量的纸榨出水分,再逐一将每张纸分开烘干,竹纸就制成了。皮纸的制造虽然没有明确的地域性,但其原料中同样需要竹麻,并且根据纸张用途的不同还要加入不同的原料。所以,皮纸并不以书写与记录为主要用途,而是更多作为其他物品或建筑的材料出现。 

  宋应星在书中记述的造纸工艺细节甚多,包括选择原料的种类、选料的节气、原料的保存环境、所需要的不同器具及这些器具的制作方法、造物及取材时所采用的各种不同尺寸、不同工序需要的实践步骤,还有精纸与粗纸在漂塘中洗净过程有无砌木这道工艺的区别,亦有南北方造纸的不同,特别是对于各种不同的纸类的染色、名称、形状、生产地以及用途都有极其翔实的描述。可见,《天工开物》不仅是对于中国古代技艺的总结,其中还包含了各地不同造物的特点,具有地方志与博物志的性质。值得一提的是,宋应星在《天工开物·杀青篇》中,不仅记录了中国当时的造纸技艺,同时还有关于朝鲜白硾纸与日本的造纸技艺的介绍。 

  《天工开物》并不仅仅是对于中国古代科技工艺流程的客观性记述,其中还包含了大量的作者对于历史人文方面的主观性阐发。此书在造纸一卷中的记载就纠正了一个关于造纸术的错误认识,即一提及造纸术,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东汉时期的蔡伦。事实上,造纸术并不是蔡伦发明的,其出现的时间远早于汉末。蔡伦对造纸术的贡献在于改进了其工艺,并且使造纸术更进一步推广开来。 

  为完成《天工开物》,宋应星对当时所用技术的技艺进行了深入调查与探访。当时,许多技艺是其拥有者的不传之秘。为了获得这些技艺,宋应星付出的努力和克服的困难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一部《天工开物》不仅承载了宋应星的精神,也是中国古代文明和中国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 

  中国古代的科技,离不开中国古代的传统思想文化。在中国古代科技发展的历程当中也离不开“天人合一”的思想,古代“天人合一”的思想当中存在着古人对于未知神秘的恐惧与崇拜,但也同时存在着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思想。以《天工开物·杀青篇》为例,在古代中国,纸的用途并不仅限于记载文字,还是很重要的生产资料,甚至是建筑材料。纸的原料来源于植物,伞的主要材料也是植物,古代的伞在雨中所呈现给人的意境与美感是现代工业不能够比拟的。一个人漫步雨中,以大自然的馈赠为自己遮风挡雨,手中的伞也透露着自然的气息,这样的联想能够带给人们无限诗意与美感。 

  《天工开物》对于中国古代的传统造物方法有翔实的描述,图文并茂,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中国古代科技发展的重要成果。宋应星对此精益求精的态度,也体现出了他的工匠精神。宋应星并非具体某一个技艺的劳动者,却通过自己切身实地的观察、记录与研究,为中华民族在科技发展历程上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对于现代科技所取得的成就而言,不是《天工开物》中记载的生产方式能够比拟的,但是《天工开物》中却蕴含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天人合一”的思维方式。西方以“理性”建立起来的认知自信,即使提出保护自然的口号,也不过是出于个人自身利益的考量,人始终是与自然相互对立的存在。“天人合一”的思想告诉人们,人本来就是自然中的一部分,保护花草树木是在保护自然,保护山川河流是在保护自然,保护人同样也是在保护自然。这种主张和谐的思想内在,才是《天工开物》对于现代科技发展的意义所在。 

 

  (作者单位:黑龙江大学哲学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