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蓉:珍视传统刺绣 挖掘遗产价值

2017-06-03 08: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明海英

  刺绣在我国具有悠久的历史。记者近日就传统刺绣的成就及价值等问题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高级工程师王亚蓉,她表示,传统刺绣尤其是在色彩的调和与对比、针法的运用方面成就极高,值得我们珍视。

  《中国社会科学报》:自古以来,人们都用锦绣并称比喻美好的事物。“锦”、“绣”有何异同之处?

  王亚蓉:锦是在织机上用提花的方法织造出来的。而绣却要在已经织好的丝绸布帛上进行再加工,用绣花针和彩丝,按设计图样,运用种种针法在织物上刺绣,添附出种种花纹来。

  春秋战国期间,多彩织锦已经渐渐兴盛,但艺术效果还远不能与刺绣相比。此外,由于工序和技巧的难易以及传统习惯的影响,当时人们的衣饰仍以画、绣为贵重。1982年春,湖北江陵马山一号楚墓出土了一批战国中晚期的刺绣衣、被实物,其实物保存之完好,色彩之华美,纹样的多样化,以及设计的大胆和巧思,艺术效果的恢宏壮丽、活泼奔放,都是前所未见的,达到了实用与装饰的高度统一,令人赞叹。

  《中国社会科学报》:针法是刺绣重要的艺术语言。请您介绍下我国刺绣针法及其演进。

  王亚蓉:从刺绣针法的演进来推测,早期刺绣重在实用。刺绣针法的选择以坚牢、耐用、富有实用价值为上乘。在这方面,锁绣织物和平绣织物相比,前者是占绝对优势的。所以,锁绣针法使用得更为广泛和长久。

  大约上起殷周,下及两汉1800多年间,锁绣针法在刺绣工艺中一直占主要位置。丝、面组合的大小图案,大都运用这种单一针法加工,很少采用平绣针法。这些锁绣作品中,包含了锁绣的各种变格针法,如开口式、闭口式、瓣绣、“又”形针、单环针、半环针以及与锁绣表面效果相同的一种较省便的“接针”针法。“又”形针和单环针常用于绣作点、撤花纹,接针有时用于刻画细丝纹的末梢。

  西汉时期发现了平绣(如马王堆棺罩)、打子针法及贴绢、贴鸟羽毛等刺绣形式。其后,由于晋南北朝刺绣佛像表现人面部分的需要,加之刺绣莲花、牡丹、鸳鸯、鹧鸪等写实纹样的增多,平绣针法的应用有了较快发展。隋唐以后臻于成熟,并进入了多种针法综合融汇发展的时期。

  而以观赏为主的刺绣工艺的兴起要晚得多。大约从南北朝刺绣佛像开始,到两宋花鸟画的成熟,观赏性刺绣由此逐步发展起来。唐代刺绣织物中,刺绣佛像、花鸟用平绣法齐针、羼针和套针的已较多见,设色则常做分层退晕抢针法处理。在薄羊皮或纸上贴金箔后,切成细缕钉绣花纹的平金法也已出现。

  北宋时期,京城设立了文绣院。受院体画影响,“绣画”、“绣法画”流传于世。仿画刺绣努力追求绘画及画法的笔墨效果,需要刺绣针法与设色变化多端,从而大大地推进了平绣针法处理技巧的细腻化和创新发展。这些针法后来大为流行且影响到后世苏绣针法中绒绣等技巧的发展。

  元代统治阶级偏爱加金绣锦。例如,辽宁省博物馆收藏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册》,其刺绣神佛菩萨仿李公麟白描作画方法,以单丝挑地勾勒轮廓及采用种种网绣针法,刺作“十样锦”来处理衣饰花纹,说明当时彩丝网绣技法已很成熟。明代末年,受文人画家尤求的游丝描人物画影响,产生了用胎儿细发代丝绣作的“发绣”。

  《中国社会科学报》:从刺绣作品看,设色清简并不单调索然,用色杂多也不杂乱堆砌。请您介绍下民间刺绣处理纹饰和色彩的章法与技巧。

  王亚蓉:民间刺绣的色彩处理,情形比较复杂。一般用于喜度年节的,重对比鲜明、色彩强烈;日常所用之物多喜淡雅质朴,或略加点缀,丽而不华。地域方面,南方作品色调秀美、富有生机,北方则粗简规整、色彩凝重。

  翻检宋元以来的许多杂书笔记,关于色彩名目的记录极其丰富。据说晚清时,全国市镇里的中、小手工业染坊,能染出几百种颜色,可见书中记录下的名目,只不过百中选一而已。仅以褐色为例,便有三四十种。《雪宧绣谱》谈刺绣会开列88色,深浅之别多达745色。一件小小绣品,往往要用十至数十种颜色来刺绣。固然,多彩刺绣易成瑰丽绚烂画面,若将色彩之深浅浓淡加以变化平衡,也能显其清幽秀雅。用单纯一色丝作挑花绣,其色调效果,配合绣纹的简繁疏密,显得或雅洁、或华美,各臻妙境。甚至还有在深毛蓝地上刺绣闪丝一色蓝花纹的,配色构思大胆,蓝地蓝花色彩效果绝妙,令人折服。

  就一般小件刺绣的情况粗略而言,浅色地上绣花喜用细纹“淡彩”,深色地上多施大花“重彩”,又各不以此为限。在处理对比强烈的色彩关系时,或卷边、留空(留水路),或加饰金、银,还善于运用“退晕”、“色晕”激发做调谐融浑。所谓“色晕”,即同一颜色的不同深浅色阶递增或递减层次,或者色谱上邻近颜色的缓变层次。这种方法在明、清至今的“粧花”织锦手工业中尚有口授的“晕谱”流传,有“两晕”、“三晕”之分。“两晕”如玉白、蓝,羽灰、蓝,葵黄、绿,古铜、紫,深、浅红;“三晕”如葵黄、广绿配石青,水红、银红配大红,玉白、古月配宝蓝,秋香、古铜配鼻烟,银灰、瓦灰配鸽灰,深、浅古铜配藏鸵等。这个“晕谱”并非完全,详细内容和源流目前也还不清楚。

  值得一提的是,以前民间的染色多采用天然植物染料,所以许多刺绣作品虽岁月久远,却仍保持着相当浓郁、鲜明又不俗艳的色彩。天然染料的使用已有数千年历史,也形成了一整套制染工艺,它与现代合成有机染料的一起使用,通常从1856年算起,距今不过百余年。今天,使用现代染料染丝作绣时,在颜色配伍、对比与调适,以及色泽光感和总体情调的处理等方面,还需要从天然染料的制染工艺中去探求、学习、汲取精华。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蔡毅强)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