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通用语种建设亟须全面布局

2017-06-04 08:56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张天伟

  语言人才是国际化人才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带一路”建设、冬奥会等需要大量的外语人才,特别是非通用语人才。

  一般认为,联合国6种工作语言为通用语种,其他语言为非通用语种。2014年索契奥运会有比赛项目98项,代表团87个;而2018年平昌奥运会的比赛项目有102项,代表团数量也会相应增加。鉴于此,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必将需要大量非通用语人才参与各项工作。但是现阶段,我国非通用语人才培养还面临诸多问题,其核心是语种开设问题,如非通用语教育中需要开设多少语种、怎么开设、开设什么语种等。我们认为,非通用语人才培养亟须综合考量、整合资源、重新规划和全面布局,并提出三点建议。

  第一,综合考量长期需求和短期需要,适当开设部分非通用语种。 

  目前,我国外语人才培养存在部分大语种盲目和重复建设,而非通用语种人才缺失的问题。由于对语种设置缺乏战略布局,现阶段非通用语的语种数量不能满足冬奥会的需要。比如,我国高校当前共开设84个外语语种专业,含77个非通用语种,但其中19个非通用语种专业于近两年刚获批,还未进行系统建设。相比之下,国外名校的语种开设较多,如哈佛大学开设了95个语种专业或课程,法国东方巴黎语言文化学院开设了93个语种,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开设了124个语种。

  语种设置数量主要受国际形势、语言调查、需求分析、国内外认同、双边关系、师资和学生就业等多维度因素影响。基于需求分析的语言调查是语种开设的前提。因此,要综合考量长期需求与准备、现实危机、潜在危机和当前任务急需等因素,适当开设部分非通用语种,并不断进行动态调整。比如,联合国6种官方语言以及我国周边与陆地相邻的14国语言就属于长期需求与准备。现实危机和潜在危机指与我国国家安全相关的语言,如南海问题需要他加禄语、宿务语、伊洛卡诺语和越南语等,朝鲜问题需要朝鲜语及其平安道、黄海道、岭东和全罗道等方言。还有奥运会语言人才属于当前任务急需领域,有关单位应根据参会团数和比赛项目等,提前规划、动态调整、尽早储备所需人才。

  第二,增加区域主要通用语种的招生人数,鼓励辅修相近的非通用语课程。 

  按传统的语种开设模式,语种的开设是以对象国的国家通用语言为主,但从语言谱系和语言类型学的角度来看,区域内主要通用语与非通用语具有相同之处,开设两门极为接近的语种并同时招收本科生,浪费教育资源、增大学生就业压力,还可能导致不可预见的外交风险。

  我们认为,语种开设应以语言谱系关系为基础,强化通用语言的辐射能力,在相近语言中,建议增加区域主要通用语种的招生人数,鼓励他们辅修相近的非通用语课程,大力培养“通用语+非通用语”的复语人才。这样既节约和整合资源,又避免重复建设。如北京外国语大学俄语学院以“俄语+东斯拉夫和中亚语种”的人才培养模式,培养兼具俄语及乌克兰语、哈萨克语、乌兹别克语、塔吉克语和土库曼语的复语人才。事实证明,按上述培养模式,在相近语种间实现师资的合理调配也是可行的,比如在北外以往的教学实践中,区域内通用语捷克语和塞尔维亚语老师可以兼顾讲授斯洛伐克语和克罗地亚语,教师可以一专多能。

  第三,充分利用我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语言人才资源,弥补我周边国家语言人才需求的缺口。

  我国有丰富的跨境语言人才资源,与周边国家跨境分布约50种语言,约占我国语言总数的40%,如俄罗斯语、哈萨克语、蒙古语、朝鲜语、京语、傣语、景颇语等。而上述跨境语言与部分非通用语多有相通之处。国家对所需周边国家语言人才的培养,应该就地取材、就近培养,充分利用我国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语言人才资源,培养他们相近语言的复语能力,弥补我周边国家语言人才需求的缺口,这样既可整合资源,又能避免重复建设。

  根据地缘特点,结合我国的跨境语言人才的优势,不同地区和高校的语种开设可以各有侧重,如西南地区可多开设南亚语种,新疆地区可主要增设中亚语种,东北地区重点建设东亚语种等。北京地区的高校也不必盲目开设与跨境语言相通的外语语种,可在相关地区和高校引进人员进行冬奥会的志愿服务工作。

    

    (作者:张天伟 系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外语与教育研究中心副教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延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