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十日 共仰千秋

——《史可法殉城》创作谈

2017-06-18 08:10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袁庆禄

  从事版画创作与研究四十多年来,我对艺术始终深怀虔诚与敬畏之心,时刻不敢懈怠。面对历史画创作,这种敬畏之心尤为强烈,一则敬畏历史人物的精神,二则敬畏前辈大师的经典作品。《史可法殉城》的创作,源于国家“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部分作品选题的特邀征集活动。在指定的数十项备选题材中,我最终选择了民族英雄史可法——三百多年前抗清名将史可法以身殉国、视死如归的精神,点燃了我胸中的熊熊烈火,刀光剑影中我体会到中华民族精神的伟大。这幅作品的创作历时近四年,从初期的主题确定到呈现在观众面前的大幅套色木刻版画,我随之经历了版画创作生涯中非同寻常的过程。

  再现大地悲歌

  历史题材创作的灵魂是民族精神的表达,它涉及创作者对民族精神的认知度、认知在画面中的反映、反映的形式和方法的时代印痕及个性特征。这同样是我创作《史可法殉城》必须解决的根本问题。

  认知的高度决定了作品的表现力,表现力决定了作品的感染力。1645年4月,清兵进攻南明,兵围扬州,扬州守将史可法率领全城军民誓死守城,与清兵浴血奋战,壮烈殉国,表现出英勇无畏、视死如归与大义凛然的牺牲精神。重温历史,史可法英雄群体的爱国行为和牺牲精神与我十八年军旅生涯锻造的思想和品格于潜意识里剧烈碰撞,我胸中强烈的创作欲望一迸而发,成为我四年如一日的精神动力所在。

  为生动再现古战场的悲壮画面,充分表达民族精神,作品的构图设计和刀法技巧都要精益求精。艺术理念上,我依然坚持质朴的艺术语言和写实的风格,力图在作品精神表达层面进行突破;构图设计上,我着意英雄群体的形象塑造,人物或躺或卧,或横刀立马,或剑拔弩张,造成排山倒海的气势,以彰显史可法大义凛然的气魄和中华民族精神;人物形象设计上,力求在八平方米的画面中展现出多个人物形象写实的逼真,以及关系的呼应。前与后、左与右、上与下、大与小,一个个特定人物在特定环境中体现出独有的特征,从而实现了静而有威、威而具勇、有声有色的意境表达。同时,我不断通过刀法的变化来精确表达各类物体的质地与人物形象的动感,以推进写实的深度与理念的创新。尤其是对人物形象面部表情的处理,我用自己擅长的三角刀进行精雕细刻,精谨细微处增强了画面的节奏和韵律,从而使英雄群体形象显现作品所需要的民族性和唯美特征。

  创作中,我两次赴扬州实地考察,多次查阅相关资料,几易其稿,每次创作与修改都是思想的洗礼和感性的升华。三百多年前明王朝那场抵御外族入侵的战争场面,每每在脑海中闪现,其悲惨、壮烈,惊天地、泣鬼神。而我也尽最大努力通过画面语言再现历史,表达情感共鸣,使人们深思中华民族历经磨难而生生不息的原因。正如郭沫若为史可法的题词:“骑鹤楼头,难忘十日;梅花岭畔,共仰千秋。”

  讴歌民族气节

  为表现英雄群体的民族气节,我以大画面、大场景、大空间来处理《史可法殉城》中人物和场景的关系,以增强画作的感染力和传导力。主人翁的群体形象与情景在大空间中纵横,强化着情感的抒发,这不仅仅是主题的需要,也是艺术创造之必需——空灵中透着骨感,血腥中体现美感,使中华民族英勇不屈的精神通过画面在受众心底荡漾。这种纵横开阖使画面更加气势磅礴,英雄人物群体形象更加真实感人,中华民族气节更加振奋人心。

  这里的大画面有三层含义:一曰大尺幅,二为大题材,三是大气魄。由于木刻版画的间接性对板材的限制,加上套色所具有的技术难度,长期以来我都是在一平方米左右的板材上做文章。而《史可法殉城》为八平方米大尺幅,四套色总刻板三十二平方米。把数块板拼接在一起,错版、漏印、重叠,诸多想不到的问题接踵而至。这些难题,只能在一次次的实验中逐步解决。大题材是因为弘扬英雄主义精神需要大主题。而大气魄,实际上是更高层次的要求——宏大的感觉要靠画面内在的气势传达出来,而不仅仅是尺幅之大。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赛)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