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教育公平须从其内涵入手

2017-09-14 08:0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骆增翼

  对待教育公平,既不能陷入绝对的平均主义,追求一步到位的所谓绝对的公平;也不能落入抽象失望的悲观主义窠臼,短视地认为教育公平永远无法实现。我们应该以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态度,站在历史的高度来看待和对待教育公平,充分认识到教育公平是教育理想与教育实践的具体的历史的结合。

 

  概念是进行逻辑思考的开始和依据,清晰的概念或大家认可的概念是任何一项研究得以进行的前提和保障。教育公平作为教育领域的核心价值追求之一,其概念是否清晰对教育实践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面对基础教育领域改革的复杂局面,尤其是伴随着综合改革的全面推进,一些教育理论研究者、实践工作者及其他教育利益相关者对教育公平的实现抱有悲观的心态,认为教育公平是个无解的答案。教育公平真的无解吗?还是我们对教育公平赋予了过高的期待和要求。有鉴于此,对于“教育公平”内涵的探讨显得尤为必要。现阶段探讨教育公平,至少要考虑到以下几个方面。

  教育公平离不开教育政策的支持

  虽然教育公平的现实结果在不同的个体、群体之间存在差异,但是,当谈及教育公平时,更多时候应指向具有政治性的政府教育政策、教育投入方面的公平,政策、投入虽然与个体有关,但又不直接涉及个体。因为没有政府层面的宏观教育公平,谈个人教育公平将缺乏公平的氛围与条件。在政府与受教育个体之间,政府扮演着资源、信息提供者的角色,受教育个体扮演着资源、信息接受者的角色。在一定时期、一定范围内、一定条件下,为适合条件的个体提供最基本的教育信息和资源是现代政府对公民义不容辞的责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教育公平很大程度上在于政府的教育政策,与家庭、社区关系甚小。对于义务教育阶段的教育公平,义务教育的公平责任很大程度上在于政府的政策和经费投入,教师资源的合理配置是主要因素。教师的合理、常态化流动将是实现教育公平的必然路径,其中资源配置的过程又会受到公平优先还是效率优先的价值指引,导致不同时期的教育公平有着不一样的表现程度。

  相对的教育公平

  比绝对的教育公平更合理

  对教育公平的关注,离不开对重大教育问题的分析。从古今中外历史上看,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一个国家,即使是基础教育比较发达的欧美日等发达国家,也没有宣称他们的教育已经实现了绝对公平,即使是相对的公平也不敢宣称。对发展中国家而言,要实现绝对的教育公平更需一些时日,对于像我国这样的发展中教育大国,谈及教育公平时,相对的教育公平比绝对的教育公平更具有实际意义。我国是一个人口众多、幅员辽阔的多民族国家,不同地区教育存在差异。短期内,甚至在相当长的时段内,不可能全国一刀切、一个标准,否则容易犯平均主义的错误,导致新的教育不公平。最好的办法是区域内的教育公平,即实现县区内的教育均衡,按照《关于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 进一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意见》要求“经过努力,力争在2012年实现区域内义务教育初步均衡,到2020年实现区域内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同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原先衡量教育公平的指标可能发生变化,比如生均经费的提高、房舍标准的提升、教学仪器的添置与增加等。对于一些已经实现均衡的地区,地方政府不能因为教育均衡验收已通过就一劳永逸,而应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而不断加大对教育的投入,提升教育公平的层次与内涵,向高水平的教育公平迈进。

  教育公平应具有可量化性

  公平属于平等的范畴,教育公平属于教育平等的范畴。教育公平是对教育平等的具体量化。对于我国教育而言,公平的标准化在现阶段抑或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只能是可量化的公平,作为教育根基或底色的基础教育更是如此。这种可量化性在实践中仅仅能表现为人头的公平,强调的是量意义上的公平,而不是质意义上的公平,具体表现在区域学校的差异上。通过学校标准化建设,保证一定区域内或同一区域内学校办学经费、硬件设施、师资等达到一定的生均标准。这种标准追求的不是削峰填谷,而是填谷为主,力争谷平峰高,做大做实教育的基座。这样的可量化公平对于改善整体办学条件具有重要的意义,至少保证了贫困地区薄弱学校的基本办学条件,保证了学生基本的学习环境和条件,也为地方政府在落实教育公平政策和评估教育公平效果时提供了可操作的弹性标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