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拉夫学术空间的悖论

2017-10-12 09: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田洪敏

  像所有学科一样,斯拉夫研究也在学术边界的厘清与学术研究的跨学科问题上晦明难辨,渴望命名并且抢占先机的诱惑力并不逊于其他任何领域。今天,古老的斯拉夫文字不得不面临这样的抉择:是继续隐匿于一个属于自己的文化深渊,还是迎接一个新的由欧美命名的空间。

  俄罗斯语境下的“去俄罗斯化”

  问题起源于我在2017年春天在首尔参加的“东亚斯拉夫—欧亚研究”国际会议。自2009年起,该学术会议已经在札幌、首尔、北京、加尔各答、大阪、上海等地举办,2018年将由蒙古人民共和国承办。应该说,这是亚洲斯拉夫研究的综合性学术会议。

  与会者都被称作“斯拉夫学者”(Slavists),而会议中以“斯拉夫”作为关键词的却只有“语言与身份的对话:斯拉夫语言中的保加利亚语”一个讨论组;涉猎到人文历史讨论的也多指向“身份认同与文化认同”,诸如本尼迪克特·安德森的“想象共同体”观念。应该说,实体地理意义上的和人文意义上的边界研究(Border Studies)成为主要研究对象。即便是在跨学科的领域内讨论,也依然会惊讶地发现,辩论逻辑都认为,在苏联解体之后的一个中间地带就会自然衍生、发展和产生矛盾,变成研究文本。这种逻辑具有强大的自洽性,但是二元性也很明显。

  涉猎中亚、乌克兰等热点问题,来自乌克兰的独立研究者卡瓦洛娃的报告将“战后乌克兰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作为一个尖锐的问题抛出来。这基本代表了学术讨论中的热点问题都是以追求某种“真相”为己任,而这一“真相”无不以“去俄罗斯化”作为一个契入点。在这个命名为“斯拉夫研究”的会议中,学者们似乎是自觉放弃掉这个语词,在不得不提到“斯拉夫”范畴时,学者一律使用地理意义上的称谓如俄罗斯、东欧、中亚等,使得一些论文题目听起来极其繁琐而怪异。而在一般意义上不得不和传统斯拉夫研究发生关系的历史文学研究中,研究者也是征引地缘政治语汇自辩——后苏联(post-Soviet)、后社会主义、后冷战、苏联解体等语汇在所有的讨论组呈现趋同性特征。

  这里只有一个潜在意图,即清除俄罗斯的影响,建构自己的国家想象。但有趣的是,学者们不得不在一个俄罗斯的语境里开始自己的反对俄罗斯中心主义的报告。会议提交的论文90%以上是与俄罗斯有关的论文,先验目的关于“无中心、无边界”的讨论并没有出现。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