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化和国际化:新时代中国政治学发展的两个趋势

2017-10-24 07: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房宁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深化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在新时代,面对新形势与新任务,中国政治学界应当担负起历史责任。而担负起历史责任的能力来自于政治学研究专业化水平的提升。当前,中国政治学急需提升政治学研究的专业化程度。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在这样的国际形势下,各国相互联系和依存日益加深,中国的发展与进步日益引起世界范围内的广泛关注。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需要重新审视和研究西方的理论,需要根据自身的经验重新评判西方政治学理论的价值与功用,摆脱以往对西方政治学理论的盲目性,进而取得真正支配和运用西方理论的能力,去伪存真,洋为中用。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新时代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时代。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中国政治学担负着历史重任。如何认识、研究新时代的治国理政规律,提高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如何推进中国的政治发展,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如何在实践基础上总结构建中国政治学的理论体系、学科体系、话语体系?这些都是新时代中国政治学界肩负的长期任务。

  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是我国重要的政治学专业研究机构,从事大量的关于我国政治建设、政治发展、政治体制改革调查研究,担负大量的政策咨询和理论研究任务。今年围绕党的十九大也承担了多个中央及有关部委交办的重要研究课题。2011年以来中国社会科学院实施了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工程,几年来的实践使我们逐渐意识到创新工程的重要意义之一是社会科学的转型,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从原来以传承政治文明为主旨的普通政治学研究逐渐转向以研究现实问题、提供战略与政策规划咨询为主要工作的智库研究。这是政治学研究的一次重要转型,也是对中国政治学研究视野、研究领域的一次扩展。若干年的科研实践也促使我们思考政治学的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等问题,逐渐意识到我们正在探索和构建新时代的中国政治学,从学术角度看,是在构筑中国政治学理论与学科的基础。

  我们在科研实践中逐渐意识到,我国政治学研究现实中出现了两个趋势,或者说,时代与任务对政治学提出两方面的客观要求。我们将其概括为“两化”,即科学化和国际化。这是我们多年来尤其是近年来在科研实践中获得的切实体会。

  科学化:

  区分政治哲学与政治科学

  重点是发展政治科学

  政治哲学是关于政治价值观的论述,属于政治意识形态。从方法论的角度看,政治哲学是设定目标去论证,是对历史进程进行抽象和概括并对其中的问题做思辨的、推理的逻辑性解决。

  政治科学则是关于政治现象、政治事物间因果联系及相关性的认识,是客观存在可验证的。从方法论角度看,政治科学是在解决实际问题的过程中探索和归纳政治的规律性,从经验事实中抽象出理论。

  政治哲学与政治科学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从政治学发展史上看,政治哲学和政治科学是政治学发展的两条基本线索与路径。现代政治学中,政治哲学与政治科学是两条或近或远、时远时近的平行线。

  为什么要注意区分政治哲学与政治科学?因为这是现实的需要,是发展的需要。当前,中国政治学研究往往忽视政治哲学与政治科学间的差异,经常将两类不同性质的问题混为一谈,由此造成了政治学两类不同性质研究工作的相互干扰。一方面,对于哲学问题、价值问题进行经验性、实证性的研究,通常采取枚举法加以论证,其结果是挂一漏万,根本无法周延地论证问题,更无法从逻辑上证明问题,牵强附会,徒劳无功。之所以是哲学命题,之所以是价值追求,前提是这些命题与观念只是逻辑存在而非现实存在。哲学命题与价值观念的真理性最终只能用实践来证明,而不能依靠同义反复式的逻辑证明。用逻辑推理、用概念证明概念,本身就不是科学的方法,而是在哲学和逻辑中打转。另一方面,中国政治学的许多工作、大量的论文又常常是在给科学问题一个哲学意义上的解释,结果当然是大而化之,泛泛而论。比如,我们经常看到,人们在对某项重要政策进行合理性论证时,不是从实际出发,不是从制度与政策的现实结果的经验事实出发来分析、论证制度与政策的合理性、合规性。从可能性推论现实性,充其量是逻辑推理而非经验证明,这样的推论是缺乏说服力的。诸如此类研究范式上的混淆,不仅浪费了大量学术资源,甚至还干扰影响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学研究,使中国的政治学研究常常隔膜于现实,无法切入正题,变成了自说自话。

  方法论上的混淆与缺陷,直接影响了中国政治学社会功能的发挥。政治学是经世致用之学,自身本应在社会政治生活中发挥实际作用。然而,我们往往拘泥于细节,达不到应有的层次高度,构建不出原创性的话语体系;而当实际工作部门需要政治学界研究具体问题、拿出解决方案时,我们则往往是笼而统之、大而化之,提供不了具有实践意义和操作价值的研究成果。政治哲学与政治科学的混淆常常置中国政治学界于尴尬境地。

  现实中,政治发展具有两种形态,或者说发展进程中会有两个交替出现的阶段,我们可以形象地将之比喻为“在路口”与“在路上”。“路口”是政治道路的选择时期;“路上”是政治道路选定后的实践与发展阶段。政治发展“在路口”必定是政治哲学繁荣时期,政治发展“在路上”则是呼唤政治科学的时期。在制度与道路选择的历史当口,需要思想解放,需要各种理论假设,需要哲学思维,即使是后来被实践证明是错误的理论,在当时也具有启发思想、砥砺思维的价值。在历史选择的时刻,注定是没有实践依托的时期,政治哲学可以开启思路,具有不可或缺的历史作用。历史上社会发展变革时代,先进的政治哲学都起到过彪炳史册的伟大作用,如启蒙思想对于法国大革命及美国独立的影响和促进。

  历史道路不会总是处于选择状态。当发展方向和前进道路选定后,就要沿着选定的方向、道路探索前进,就要解决前进道路上遇到的一个个问题与阻碍。克服前进道路上的艰难险阻主要不是靠观念,而是要靠经验、靠科学,靠对事物客观发展规律的认识。现在,中国道路、中国理论、中国制度基本确立与建立起来了,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全面贯彻落实,提高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水平。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深化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在新时代,面对新形势与新任务,中国政治学界应当担负起历史责任。而担负起历史责任的能力来自于政治学研究专业化水平的提升。当前,中国政治学急需提升政治学研究的专业化程度。所谓专业化,是相对于一般化而言的。中国政治学领域现在运用的大量理论属于政治哲学知识,是对方向道路、意识形态、价值观的一般性论述,不能应用于解决具体的问题。具体问题需要运用政治科学知识加以具体研究和解决。政治哲学更多地是在讲理对不对,而政治科学则是要解决事成不成。当前要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全面推进我国的现代化事业和政治建设,就必须加强政治科学研究。在现阶段,政治科学应成为我们的主要研究工具,我们要在解决现实政治问题中,发展出中国政治科学,用政治科学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