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禅宗寺院依制管理

2017-10-31 07: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黄奎

  唐宋元禅宗寺院少则数十人,多则数百人,甚至上千人。要使禅寺内部僧众和合有序,对外获得官方好评,与世俗民众和睦相处,存在一个寺政管理的问题。管理的水平高低、效果好坏,将直接决定一座寺院的兴衰成败。寺政管理的具体内容,狭义上涉及寺院内部人、财、物的管理问题,属于寺院“内政”;广义上还涉及对外关系,即与皇帝、地方官吏、施主及一般民众的关系,属于寺院“外交”。

  禅宗寺院对于僧众的管理,主要表现在寺院内部各级僧职的设置与选任,尤其是住持的选任。禅寺虽有清规作为“法治”基础,但实际情况却仍是“人治”,即住持掌控全局,一人身系寺院兴衰。有鉴于此,丛林语录对于住持问题的探讨也所在多有,不一而足。总结禅宗清规和丛林语录关于住持问题的种种说法,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作为寺院的最高管理者,住持不仅要德才兼备,而且要具备高超的管理艺术,如此才能维持寺院的生存和发展,推动寺院的兴旺发达。明乎此,则我们对禅宗清规中规定选任新住持“须择宗眼明白、德劭年高、行止洁白、堪服众望者”的苦衷当可释然矣。

  寺政管理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对于“违法乱纪”的僧人如何处罚,以期惩前毖后、以儆效尤?这一问题早在佛教传入中国后不久就出现了,当时的解决方案是重犯诉诸官府、轻犯僧团解决的“轻重二分法”。后怀海时代的《敕修百丈清规》继承《古清规》的这一规定,又补充若干内容,总称为“肃众”。其中“除刑名重罪例属有司外,若僧人自相干犯,当以清规律之”的规定将清规的民间法性质彰显无遗,“重则集众捶摈,轻则罚钱、罚香、罚油,而榜示之”的规定更是民间法的题中应有之义,只是“有理无理并皆出院”的作法似有矫枉过正之嫌。

  禅宗僧团根据清规来惩戒僧人的“犯规”行为实际上是有官方法律依据的。元代有关法律规定:“除刑名词讼、违法事理,有司自有定例外,据僧道不守戒律、违别教法、干犯院门,凡行亵渎,听从住持师长照依教门清规,自相戒谕,所在官司不得非理妄生事端,勾扰不安。”作为与世俗社会主流生存方式有异的亚文化群体,禅宗僧团通过清规将对违规现象的处罚控制于“内政”范围,维持了僧团的统一和可持续发展。

  关于佛教僧团的财务管理活动,早在唐代就有相关的史料记载。宋元禅宗寺院经济的发展,使得财务管理问题更为突出。元代《敕修百丈清规》规定,副寺“掌常住金谷钱帛米麦出入,随时上历收管支用,令库子每日具收支若干,签定飞单呈方丈,谓之日单;或十日一次结算,谓之旬单;一月一结。一年通结有无现管,谓之日黄总簿。外有米麦五味各簿,皆当考算”。日单、旬单、月单和日黄总簿等财务报表是否向僧众公开,不得而知,但至少说明元代禅宗寺院已建立了科学合理且异常严密的财务管理制度。这对于禅宗寺院这样的经济实体的生存和发展,显然是至关重要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