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核心期刊学术本色

2017-10-31 07:5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力力

  核心期刊的文献计量学概念,指的是那些发表学科(领域)论文较多、使用率(引用率、转摘率)较高、学术影响较大的期刊,其理论支撑是通过期刊论文“主题”的划分来反映期刊论文分布情况的布拉德福定律,和通过期刊论文引用的“积累”来测定期刊论文聚集情况的加菲尔德定律。核心期刊概念始于20世纪30年代,其核心目的在于通过探索文献分布规律,以求得到合适的核心期刊筛选方法和期刊数量。布拉德福定律的现实意义在于,通过主题文章的分布分析来获取一定数量的核心期刊,从而减少读者面对浩如烟海的信息导致的选择困难,使读者在选刊时更有针对性。至60年代,美国《科学引文索引》(SCI)问世,利用该引文库的引证途径和科学数据,通过对引文的统计分析得出期刊论文的集中分布核心区域和相对分散的相关区域,进而反映文献的分布规律,这就是著名的加菲尔德定律。加菲尔德定律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从作者的引用行为上反映科研人员对期刊的使用情况。不论是布拉德福的文献聚散定律,还是加菲尔德的引文集中定律,反映的都是文献发表和使用的集中性特点,也正是因为文献分布存在这种客观现象,后人才引申了它的另一个实用功能——学术活动的评价角色。

  20世纪90年代以后,我国学术界开始逐步接受核心期刊概念,并将它应用于学术活动中。北京大学的《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核心期刊要览》、南京大学的CSSCI和武汉大学的《中国学术期刊评价研究报告》,这四家大众眼里的评价机构相继推出的期刊评价报告或期刊评价指标排名,无论他们自己如何解释其研制目的,多年来还是被学术界或学术管理部门作为一种评价手段应用于学术活动中,毕竟核心期刊的出现为人们提供了一种不同于传统评价主体的新的评价方法,这种方法在提高期刊整体学术质量、提高期刊编辑质量、促进学术发展等方面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核心期刊的“历史功绩”不容否认,它为图书馆遴选期刊降低了人力资本,为图书馆定向采购期刊节约了资金成本,为研究人员查找资料、提高阅读效率降低了时间成本,为绩效考核、项目申请、人才选拔提供了必要的参考依据,等等。总之,核心期刊在科研活动中的“助力”作用是显而易见的,也正因为如此,近年来凡上述种种活动都唯“核心期刊”马首是瞻。那么,核心期刊的评价功能果真如此“神奇”吗?非也,因为核心期刊评价的对象是期刊整体而非论文,其文章绝非篇篇上乘之作。核心期刊的影响因子真就能反映期刊的学术质量吗?非也,因为影响因子只是从期刊的被引用情况反映期刊的关注度,不直接说明其学术质量的高低。核心期刊的摘转率指标是判断期刊学术影响力的重要标准吗?非也,因为我国主流文摘期刊的数量及载文能力、学科覆盖程度与编辑能力和数量呈千倍之差的学术期刊数量之比,差距太大,并且文摘期刊内部又有自己的摘转原则——控制刊均摘转数量而无法形成自然状态下的“摘转率”指标,故而此指标的客观性有待商榷,应用权重有待考证。凡此种种可以说明,核心期刊的功能与作用客观上有其合理的一面,但让其泛化地背负起学术评价的重担,使其成为学术期刊质量评价的唯一标准或依据确实勉为其难。核心期刊不能承受之重!

  近年来学术不端现象频出,文章恶意互引、抄袭、造假等现象屡见不鲜,特别是我国科技类期刊被国外知名杂志批量撤稿事件,更是引起国人对期刊评价的深刻反思,核心期刊陷入前所未有的窘境。然而声讨之声的指向有点偏了,一些人认为是核心期刊的指标设置和评价方法出了问题。其实,任何指标的设置都有其考量的目标,都是从推动期刊影响力的角度出发的。评价机构在指标推出前必定要做大量的调研工作和测评工作,在取得相对可靠的验证后才用于实践。而如何运用这些评价指标则应该是期刊管理部门和期刊编辑部门以及期刊使用者根据各自不同的目的需求把控尺度、掌握指标的应用。一些人不去了解或不以应有的学术态度去了解核心期刊的研制目的、应用范围、指标概念、统计方法等,只是一味地排斥核心期刊,只要感觉对自己不利便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表现出极强的利己性,这既不是学者应有的治学态度,更不利于期刊的健康发展。此外,科研管理手段的落后与缺失、监管部门能力有限和学术共同体参与不到位也导致在期刊评价中产生的问题与矛盾指向核心期刊的研制。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