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关于规范法学的认知误区

2017-10-31 07:5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艳风

  在当前的法学研究格局中,实证法学的异军突起尤为引人关注。有学者称其为“一场新的范式革命”。实证法学从一开始就是以批判者的姿态出现的,矛头直指规范法学的规则自闭、背向生活和僵化保守。

  出于寻找自身存在合理性的考虑,实证法学对规范法学的责难和批评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然而,事实上,一些学者尤其是实证法学的倡导者对规范法学始终存在着根深蒂固的误解。规范法学并非是一个密闭的规则系统,从不拒绝观照现实,其所具有的保守品格与中国法学的学科特质更加契合。

  规范法学的三大误识

  笔者认为,对于规范法学的误识,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首先,规范法学是一套密闭的概念或规则系统。许多学者认为,规范法学关注和思考的核心是规范,从规范中来,到规范中去;所有的逻辑推导和概念演绎都处于规范的观照之下。规范法学的终极追求在于,构建一套逻辑严密、层次分明、精致而不失严谨的概念或规则体系。

  实际上,规范法学所构建的规则系统是自给自足、自在自为的,基本涵摄了所有法律现实所需要的现成答案,无需裁量或理会法条之外的知识、经验与价值判断。在一些学者看来,这种追求极大地激发了规范法学研究者奔涌的学术想象力,构建“看上去很美”的概念或规则系统的努力从未停歇。

  其次,规范法学只关注文本中的法律,拒绝向生活开放。这种误识中,社科法学自我界定的优势和特色在于,注重运用社会科学的方法分析法律问题,将关注的目光投向“行动中的法律”,注重学术对生活的观照和提炼。而规范法学却始终以规范文本为中心,只关注书面上白纸黑字组成的文字体系,对生活充耳不闻。

  按照这种思路,既然法条(法律规范)已穷尽了法律的全部内涵,已涵摄了法律现实所需的全部答案,只要掌握逻辑演绎和推导的技巧,一切就已万事大吉。既然规范已然有能力提供解答疑难法律案件的钥匙,又何须向流动不羁的生活寻找答案呢?在一些学者看来,在精致完美的规范文本与新鲜活泼的生活之间,规范法学固执地偏向于前者,以一种无比清高和自满的心态与生活主动隔离开来。

  再次,规范法学过于僵化和保守。这个批评是上述两个认知的延续和总结。一个由概念或规则构成的密闭系统,加之拒绝向生活开放的“安逸”性格,必然会走向僵化和保守。

  社科法学能够及时地跟踪和捕捉社会热点问题,为法律理论和实务界供应最新鲜的经验“深描”和决策见解。而规范法学却死守文本的堡垒,戴着沉重的规范脚镣跳舞,对流变不羁的经验生活反应迟钝,难以与“活泼泼的法律事实之流”与时俱进。无论法律的风云如何变幻,规范法学总是要比现实生活“慢几个节拍”。只有当社会形势发生了足够大的变化的时候,慵懒的规范法学才“千呼万唤始出来”。尤其是在社科法学研究者看来,在经验和事实面前,反应最为灵敏、观照最为及时的绝然不可能是规范法学。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