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二语习得研究方法亟待更新

2017-11-01 09: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徐婷婷

  二语习得以研究学习者的语言系统、内部习得机制以及影响语言学习的外部因素和个体差异为研究对象;根据不同研究对象观察视角和数据收集方式,采用量化和质性两类研究方法。若以鲁健骥1984年发表的《中介语理论与外国人学习汉语的语音偏误分析》作为开端,汉语第二语言习得研究已经走过了30多年的历程。近年来,汉语二语习得研究逐渐发展成为一个热门领域,在研究方法上呈现出与前20年不同的特征。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二语习得研究中很多领域未能深入地开展,正是因为缺少足够的研究方法支持。随着一些应用语言学研究方法著作的出版(桂诗春、宁春岩1997;刘润清1999)、重点院校研究方法课程的开设以及各类大型语料库的建成,近十年国内汉语二语习得研究在方法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第一,研究方法的多元化。根据江新(1999)对1995—1998年在《语言教学与研究》《世界汉语教学》《语言文字应用》《汉语学习》四种刊物上发现的汉语习得与教学307篇文献的分析,其中多达87.6%的研究没有数据,实证研究和调查研究只占3.6%、9.2%。近十年国内汉语二语习得研究89.62%的文章有数据,具体方法涉及实验研究、语料统计研究、问卷调查研究和个案研究,其中以实验研究和语料统计法最为常见。与此前相比,近十年的研究方法呈现出以量化为主的多元化趋势。学习者语言系统语音、词汇、语法、汉字的习得研究,多采用实验法、语料统计法;而语用特征的研究大多采用质化分析,但语体能力有时也采用量化的方法研究;学习者外部因素和学习者研究,大都用问卷调查、访谈等方式;对学习者内部机制的研究主要是在心理语言学的范式下采用实验研究的方法。从数据来源看,大多数研究建立在共时数据之上,缺乏基于纵向数据的研究。

  第二,研究方法使用的失衡。首先,研究方法总体使用的失衡。比如量化研究所占比例为86.34%,而质性研究则只有3.28%,量化研究占绝对优势;而根据Benson等人(2009)对西方1997—2006年十个期刊应用语言学文章的统计,质性研究占22%。再如,即便是实验研究,在线加工仅有8项(4.37%),离线加工占多数。其次,具体到某一项研究中,绝大多数研究只使用一种研究方法,而缺少综合使用不同性质来源数据互相印证的研究。

  可见,虽然近十年国内汉语二语习得研究在方法使用上已呈现出多样化趋势,但是量化研究和质性研究极不平衡;实证研究虽占有一定比例,但主要局限在离线加工方面;数据归纳、验证性研究多,但缺乏在数据基础上的理论创建。总的来看,汉语二语习得研究量化方法多,质性方法少;离线处理多,在线加工少;归纳性的研究多,逻辑推理的研究少;验证性研究多,创建性研究少。

  大数据时代下,研究者越来越重视对数据的统计和分析。文秋芳、王立非(2004)指出:“20世纪80年代,很多研究者认为只有‘数字’才有说服力,不使用量化法,没有数字和文字的结合就不属于科学研究。但进入21世纪后,又有很多人把‘数字’说得一无是处,认为唯有多维度的语言描述才最生动、最有用。”实际上,各种研究方法本身并没有高低优劣之分,每种方法都有其适用性和局限性。只有全面、深入认识二语习得的本质,明确研究目的和所要解决的问题才能找到真正恰当的方法。就国内的汉语二语习得来看,量化研究已经普及,但质性研究需要引起学者们的关注。近十年对学习者本身的研究文献不多,我们认为这与质性研究方法没有普遍使用这一情况之间有一定关联。再者,就实验研究来说,离线处理得到的数据是静态的,只能通过看到的结果对学习者的语言加工处理进行推断性的研究,而在线加工则能获得即时数据,尤其是眼动技术、ERP、(f)MRI等技术手段能够直观地看到学习者的即时加工状态,对于揭示二语加工、习得的内部机制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而这方面的研究在汉语二语习得领域几乎还是空白。因此,下一个阶段的研究需要倡导量化研究与质性研究相结合,继续更新方法、技术手段,进一步拓宽二语习得研究的领域、深化二语习得研究的层次。

 

  (本文系华侨大学华文学院课题“类型学视域下汉语学习者空间介词习得实证研究”(HW201506)研究成果)

  (作者单位:华侨大学华文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