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巴文研究需要对东巴经分域断代

2017-11-01 09:1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邓章应

  东巴文是人类文字的活化石,是文字史上的宝贵资料。东巴文研究已经成为比较文字学及纳西学研究中的热点,但目前处于瓶颈期,难以深入推进。这缘于过去研究中未充分注意东巴文的历史层次,导致如东巴文发展脉络的细致描述、文字符号与语言单位对应关系的演变等研究不能有效开展。还有部分研究不注意材料的时代性和地域性,对文字发展的前后关系进行主观臆断,以致出现颠倒错讹。

  东巴经是东巴教祭师东巴用早期文字东巴文记录的宗教祭词及相关资料,经过长期累积与不断抄写传承,最终形成内容丰富、卷帙浩繁的古籍文献。东巴教并无独立的宗教经济和领导整体东巴教徒的宗教组织,故各地的东巴祭司以传统的支系文化和地域为界,传承和开展东巴教活动,久而久之便形成了各自不同的文化传统和地域特色。同时纳西族地区山脉、河谷纵横,地理条件复杂,交通阻隔,往来不便,山区与坝区、乡村与城镇经济文化发展极不平衡,且丽江地区作为一个多民族杂居地区,不同地域受到相邻民族如汉族、藏族、白族、傈僳族的影响各不相同,各地语音、词汇和文字皆存在不小的差异。再加上东巴经的传承方式是师徒传授,这导致所传授的经书内容和抄写方式皆不尽相同。而且东巴仪式具有时代性,不同时代的东巴仪式不同,经书的书写自然也就不同,这表现在同一东巴在不同年龄段所书写的经书存在差异。若将不同地域、不同时代的东巴经视为一个共时整体材料来分析,会掩盖东巴文的地域和时代特征,不能客观反映东巴文发展演变中的丰富层次性。

  按时代的先后顺序对东巴文加以考察,则“可以正确地推究出古今法仪演变的异同,可以探讨古今字体的蜕变痕迹,可以寻找出汉文涌入的详细过程和它对标音字的诱导影响”。(国内东巴文研究先驱李霖灿语)而东巴文的断代亦与地域相联系,因为东巴文经历了以不同地域为代表的发展时期,东巴文的地域特征与纳西族的迁徙路线有关,依纳西族的迁徙顺序,可将东巴经作不同的分区。

  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东巴文分域断代与历史层次研究”的目标是尽可能恢复东巴文文献的地域和时代信息,将不同地域、不同时代的东巴经置于合理的序列中,在此基础上探寻东巴文的不同历史层次。目前东巴经虽已陆续大量刊布,但如《纳西东巴古籍译注全集》这样的集大成东巴经译注汇编,因按仪式类型编排,同一东巴所写的经书分散于不同的类型中,失去了有机联系。本课题将以文献书写者东巴为中心对经书进行分域断代,全面收集文献,系联归类,尽量将同一东巴所写的经书系联归类,整理为成套经书。

  系联经书重要的线索是经书自身的跋语信息。东巴抄写经书时,往往在经书正文之外写上跋语,跋语的内容一般是说明抄经的时间、地点;东巴的村名、法名;写经时的年龄及相关情况;表达良好的祝愿等。据我们统计,《纳西东巴古籍译注全集》收录的897册东巴经中,有377册写有跋语,占经书总数的42%,即大约每2册经典中就有1册写有跋语。其中鲁甸大东巴和乌尤写有跋语的经书即达55册。这样可以按地域清理经书跋语中的各地东巴,再通过经书上钤盖的印章、封面及首页的饰画风格等显性外部特征以及经书用字和书写风格等隐性内部特征,对东巴经进行鉴别,确定同一个东巴所写的经书及相同地域的经书。

  东巴文材料的断代拟结合绝对年代与相对年代进行:有的经书跋语记录有抄写时间,可称为纪年经书。纪年经书的纪年方式有年月日纪年、年号纪年、花甲纪年、年龄纪年、事件纪年五类。年月日纪年和年号纪年经书记有绝对的年代,是确定东巴经抄写时间的直接证据。有的花甲纪年和年龄纪年经书可以参照东巴生平等旁证材料确定其绝对年代。部分事件纪年经书可以根据历史事件推勘。东巴不同年龄段书写的经书、师徒书写的经书、不同地域书写的经书则体现出相对的时间先后,部分经书的正文和跋语亦能够体现东巴文的相对先后。

  在此基础上,可借鉴郭沫若先生确定青铜器断代标准器的办法,分地域选择若干有明确时间标记的东巴文献作为断代的标本,然后根据文字、书体、内容、印章、抄写人等因素系联同类型的经书,逐步建立按时代和地域划分的文献组群,进而勾勒出经书、文字、语词的纵向发展演变系列和横向的地域差异及联系,深化东巴文历史层次研究。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东巴文分域断代与历史层次研究”(12cyy065)研究成果)

  (作者单位:西南大学文献研究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