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乡村教师的职业吸引力

2017-11-02 07: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周兆海

  乡村教师社会地位现状已是人所共知,但对于乡村教师的社会地位变迁我们却普遍缺乏充分了解,也未能进行结构性分析。长期以来,我们一直致力于改善乡村教师的社会地位,而较为忽略乡村教师社会地位的现状是如何形成的;我们一直致力于提升乡村教师的经济待遇、社会声望乃至权利享有,而较为忽略其经济待遇、社会声望和权利享有的现状为何如此;我们一直认为乡村教师如同其他职业,通过提升以“经济待遇”为核心的政策支持就能够改善其社会地位,而忽略了社会结构性变迁对其产生的巨大影响。无论是作为身份的存在,还是作为职业的存在,乡村教师的社会地位均受制于两大因素影响:一是一般性教师的群体特征;二是城乡社会结构。由此,在纵向层面,乡村教师因循一般教师社会地位的运行逻辑,而在横向层面却服从于城乡社会结构性变迁。因此,乡村教师作为社会结构中的重要群体和组成部分,其地位变迁被裹挟到社会的整体性变迁过程中。正是广泛的社会结构性变迁,才致使乡村教师社会地位沉降有余而提升乏力。

  一方面,知识城市化取向导致乡村教师知识权威弱化。知识是教师存在的根基。人类社会的知识扩展迫使后来人必须接受特定的知识教育,才能更好地定位自我,以及积极地参与社会生产与劳动分工。部分知识群体因循社会需要而介入这种特定的教育活动,并以此为谋生职业,这就形成了教师群体。就此而言,教师一方面扮演着知识搬运工的角色,把特定的知识内容传授给学生,另一方面也履行着教育服务的角色,为社会、家长和学生提供知识教育服务。因此,教师社会地位的决定因素在于:一是社会对知识教育的需要程度,二是社会对教师所开展的教育服务的肯定程度。换言之,教师所储备知识的数量、质量及结构决定了其社会地位,即知识是教师参与职业分工与竞争的核心依据。在传统乡村社会,乡村教师所储备的知识不仅在数量和质量上处于优势状态,而且能够契合乡民日常生活需要,这维护和加持了乡村教师在乡村社会的知识权威和职业性尊严。然而,近现代以来,我国在知识领域发生了革命性变革,知识体系的建构逻辑由侧重于农业生产的经验归纳转向于注重工业化的实验验证,并在实践中服务于以城市化为主导的现代化建设。这给乡村教师带来双重冲击:一是乡村教师在知识数量、质量和结构层面处于比较性劣势。鉴于竞聘上岗,城乡社会发展差距的拉大导致城乡教师呈现层级化特征,乡村教师在受教育程度和知识储备上处于职业劣势。加之地处乡村远离城市,乡村教师因远离以城市化为取向的知识生产,而无法及时把握知识前沿。二是乡村教师工具性价值和社会需要感的降低。乡村教师既定的知识劣势,使其在应试考选制度中,未能有效推动乡村学生的教育进阶和身份转换;在对未来生活的定义和准备中,未能为乡村学生提供精准的城市化知识导向;在乡村社区服务中,无法与乡民需要有效对接。正因如此,现代乡村教师作为职业存在所凭借的知识权威急剧弱化。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