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要有触及心灵的力量

2017-11-03 07: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立宪

  在诗歌创作中,我们强调真情实感,强调心灵的力量。

  在一首优秀的诗中,我们总能看到诗人真切的生命思考,看到诗人独异的生命表达,而这些都源自诗人心灵的力量。

  在一些平庸之作中,我们看到太多的似曾相识,看到太多的肤浅。思想的复制代替了独特的思考,盲目地跟从只能离诗性的创造越来越远。那些平庸之作,要么是唐诗意境的翻版,要么是文字的胡乱拼凑,要么是令人生厌的忸怩作态……艺术的表达是以真情为前提的,连真情都谈不上,更遑论艺术的价值了。

  真情的挖掘并非易事,它要求我们的诗人要有对生活深沉的爱意,要求我们的诗人将自己的生命置于生活的厚土之上,以赤子之心感知生活给予的恩情,感知大地上的风雨冷暖和世态炎凉。一颗粗糙的心会在生活的打磨里、在逐渐加深的爱恋中变得细腻,变得敏感,一支善于汲取的笔会在爱的表达中越发深沉。心灵的力量只有在对生活的“以心相许”里才有不断的积蓄,只有在对世界的热爱里才有泉水一样的迸发,只有经过不断的反思才能经得起考验,只有在不断的创造中才能有最大程度的发挥。

  如果写不出来就不要硬写,如果写出来的东西自己都不满意,那就毫不犹豫地删除。我们看到太多的仓促之作,语言的装潢倒不少,就是没有写作者的真感情,这样的东西如何感人呢?诗歌的表达不能没有技术,但如果诗歌的表达成了炫技,那还有什么意义呢?空洞是诗歌的幼稚病,如果我们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就是没有认识到心灵的力量。

  有一类作品总给人故作高深的感觉,这更多地体现在学院派的一些作品中,随意而毫无节制的表达,只是那些知识性的东西毫无意义的叠加。在这些作品中,能看到生硬的模仿痕迹,干瘪空洞得很。

  也有一些作品,写的是小感觉,缺少对生活的深刻思考,缺少的是大情怀。大情怀的作品总能显示心灵的力量,它从一己出发,但连通的是无数人的命运。不管是与国家和民族命运的息息相通,还是放眼世界的内心一动,都能显示诗人心灵的力量。关注中的悲悯,关心中的担忧,反思中的检视,对这个世界美好的期待,都能凸显诗人的大情怀。诗人大情怀的表达往往是一个小小的点,所谓的以小见大,这是艺术的规律。如果把握不住这样的规律,大情怀的表达就会虚假和空洞。在这样的过程中,心灵的力量要充分显示出来,诗人的理性要起到很好的把握作用。

  有了心灵的力量,就有了艺术的震撼力。屈原以爱国主义精神显示心灵的力量,李白情寄山水显示心灵的力量,杜甫在忧国忧民中显示心灵的力量,白居易也在现实的忧思中显示心灵的力量……古代优秀诗人的创作给我们带来的启迪是深刻的。时代变化了,但我们的诗人永远应该强调心灵的力量。这是诗人的底气,没有它,就不会有动人的诗歌。

  “熄掉我的眼睛:我能看见你,/堵住我的耳朵:我能听见你,/没有脚我能走向你,/没有嘴我还能恳求你。/折断我的胳臂,我将/以心代手拥抱你。/堵住我的心,我的脑还会跳动不已,/你若在我脑中放火,/我将以我的血液背负你。”这是里尔克的诗,它对爱的表达已到极致,是不死的追寻。“假如我能阻止一颗心碎/我的一生就不会虚度/假如我能缓解一条命的疼痛/或者平息一种痛苦//或者帮助一只昏厥的旅鸫/再次回到巢中/我就不会虚度一生。”这是狄金森的人生理想,是大情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