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理解保障国家教育投入的战略

2017-11-04 07:25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胡耀宗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优先发展教育事业。这体现了党和国家对教育事业一以贯之的重视。教育优先发展,保障教育投入是基础,结合日前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我们得以——

  优先发展教育需要夯实教育投入基础性制度体系 

  十九大报告对我国教育描绘了未来发展的新蓝图,而《意见》对健全教育投入保障机制做了专节部署,进一步确认了我国已经建立的教育投入基本制度,根据未来教育改革发展的任务提出了新的教育投入机制创新的方向和要求。进而言之,我国教育投入的体制框架基本形成,当前改革的重点任务是机制创新。这是健全和完善教育投入机制的基本判断。这种框架和创新包括:

  教育财政预算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实施条例》确定了中国的基本预算制度,教育预算是财政预算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预算分为类、款、项、目四级,教育事业费属于教科文卫事业费类中的款级,教育基本建设费属于基本建设类中的社会文教费款级。《意见》强调,健全各级政府预算拨款制度和投入机制,这从各级政府的财政源头上保证了教育财政投入。

  4%的教育财政外部比例制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银行和OECD等国际组织都建立了一套指导监测各国教育投入的指标。我国政府主要使用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和财政性教育经费占财政支出的比例两个指标。前者反映国民财富中有多少用于教育,后者反映政府在教育投资方面的水平与努力程度。其中,教育投入外部比例达到4%的目标,是过去很长一段时期我们党和政府凝聚全社会共识,保障财政性教育经费的根本指标。在国家正式的规划性文本中,《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对这一指标的目标界定是2012年,《意见》重申了今后保证“一般不低于4%”。

  两个“只增不减”的一般公共预算增长制度。十九大报告强调,优先发展教育事业。这反映了党和国家对教育领域一以贯之的重视。在教育优先发展理念指导下,中央政府在各个时期出台的重大教育决策都对财政性教育经费的增长提出要求。199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与1995年全国人大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都提出,各级人民政府教育财政拨款的增长应当高于财政经常性收入的增长,并使按在校学生人数平均的教育费用逐步增长,保证教师工资和学生人均公用经费逐步增长,在实践中被通俗地称为教育经费的“三个增长”。《意见》在此基础上,提出“确保一般公共预算教育支出逐年只增不减,确保按在校学生人数平均的一般公共预算教育支出逐年只增不减”。这个规定更加细致,更具操作性和指导性。

  基于生均经费的教育财政资源配置制度。资源配置是指各级政府采取何种方式将教育经费分配到各级各类学校。我国的教育财政资源配置方式内化于教育管理体制,基础教育实行“地方负责、以县为主、省级统筹”的管理体制,高等教育实行“中央和省两级管理、以省为主”的管理体制。我国已经建立起了义务教育阶段、高等教育阶段的生均经费和生均公用经费制度。《意见》提出,未来国家要推动地方建立公办幼儿园和高中阶段生均经费和生均公用经费制度,这显示了我国教育投入治理机制的阶段性、层级性和整体性特点。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