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的学科化与一流追求

2017-11-04 07:39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邢福义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而国学学科化建设,正是依托学科、推动“两创”的具体实践。国学学科化,进而努力追求学科的一流,这反映了广大国学界的研究者与爱好者的心声,令人振奋。我不揣浅陋,用漫谈的方式,说说自己这个国学门外汉的粗浅认识。

  从“双一流”说起 

  “双一流”(Double First-rate),指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这是中国语言文字中的一个数字减缩式语词。其关键字,为“一流”。

  “双一流”的建设,以一流学科为基础。有了足够的一流学科,自然便会形成一所所名副其实的一流大学。

  那么,一流学科到底怎样才能建立?

  首先,应该强调两点:第一,在队伍建设上,必须“沙里淘金”。不淘掉泥沙,金子就无法闪亮。搞“大拼盘、大杂烩”显然不行。第二,在研究目标上,必须选准并且努力开拓出“一流亮点”。一流学科,是亮点夺目恒定的学科,而不是时明时暗、闪烁不定的广泛性学科。一流学科的认定,凭的是亮点,而不是宽度。以中国语言学为例,这门学科包括一层层的上百个下位学科。古往今来,谁也不能样样精通。语法、语用、音韵、训诂、文字,哪一门都可以成为一流学科。一个语言学者,只要有一门特别精通,就是大学者。如果门门都会,反而可能只是万金油。

  接下来,应该进一步强调,一个好的人文社科学科,应该具有以下特点:第一,有根底厚实的历史。这很重要。有过去,才有现在;有过去和现在,才会有未来。临时拼凑的学科,没有经过考验,立即被认定,可能存在争议。第二,有影响久远的成果。能够据实创新,拥有学派性理论和方法。其著作,走出了国门,获得了外国同行的好评。第三,有坚强的团队,成员合作共进。凡是学派,都需要众多学者一代接一代通过长时期的努力才能形成。高呼浮夸的口号,永远达不到目的。

  选定好研究对象 

  研究者必须认准研究视点,并且必须选择出自己有把握做好的研究对象。然后,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地开展研究。犹如吃饭,一口一口地细细咀嚼。

  作为汉语语言学的教研工作者,我不懂别的专业。这里,只能选一个跟语言问题有关的例子来讲讲:关于“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The Belt and Road),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二者的简称。习近平主席,于2013年9月7日,在哈萨克斯坦,发表演讲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又于2013年10月3日,在印度尼西亚国会,发表演讲提出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于是,“一带一路”成了世人热烈称赞的重大倡议。2017年5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成功举行。从此,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伟大精神,搭建成了向世界延伸、向未来拓展的新时代的新桥梁!

  从语言学角度来看,语义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古代的“丝绸之路”与现今的“丝绸之路”,有什么样的关系?语用上,“丝绸路”和“经济带”各起什么样的作用?词典里,收入“一带一路”词条,应该怎么解释更为恰当?在国际频繁而多面的接触中,被联合国正式确定为六种工作语言之一的汉语,如何才能充分发挥其作用?国学研究和语用研究工作者,如果能完美回答这一系列的问题,应是时代需要和全世界人民需要的“金砖”献礼!

  做学问,贵在坚持。贵在从小到大、从简单到复杂地研究现实中各个方面各个角度的问题。然后,才可以累积经验,累积实力,并且自然而然地经过思维的深化,上升成为理论,归纳成为方法,从而形成学派的雏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