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政治学研究需要新的转型,从研究“说法”为主转向研究“做法”为主——

中国政治学研究应倡导管用的方法

2017-11-06 07:03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房宁

  政治学是经世致用、治国安邦、造福民众的学问。政治学来源于政治实践,又应用于政治实践。当前,中国正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关键时期。在这一背景下,中国政治学面临着历史性的发展机遇和挑战:一方面,实践为政治学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认识对象,为政治学研究提供了丰富滋养;另一方面,新时代对政治学提出了新要求,不能满足新的时代要求,不能与时俱进,政治学就要落伍。中国的政治学要跟上急速发展的新时代,就要以当代政治实践为主要研究对象,密切关注中国与世界发展的实践进程,改造现有的政治学研究方法,创新政治学研究的范式与方法,使政治学研究为中国的现代化服务。

  现场观察法:政治学者应当从重视文本转向重视事实,从研究“说法”为主转向研究“做法”为主

  社会政治事务是政治学的研究对象。政治事务通常以三种形态存在:理论表述、实际操作以及政治意图。三种形态的政治事务亦可表述为:有关政治事务的说法、做法与想法。所谓“说法”是各种公开的政治表述以及法律、规章、政策等;“做法”是政治体系的实际运行状况以及各种政治实践,是真实发生的事实;“想法”是政治行为背后的初始动机,是政治活动的意识形态,其本质是不同社会集团的利益诉求。

  政治学研究应当在政治事务的三种形态上展开,而不能仅限于其中某一种形态。而在现实中,政治事务三种形态之间存在很大差距,特别是其中的“说法”与“做法”相去甚远。文本与事实之间存在巨大差别,是政治活动的一大特点,也是政治学研究的一大难点。在逻辑上,政治表述与操作以及意图应当一致,但事实上三者之间差距甚大。应当说在任何社会领域,文本与事实之间都存在一定差距,但在政治领域里这一现象尤为突出,由此构成了政治学研究的一种特殊困难,即“说法”与文本往往成为研究与认识的障碍。当代中国政治学研究的主体形式是案头研究,以阅读文本为主要研究手段,但这并不能保证把认识引向真相,有时甚至会形成误导。以文本作为主要研究对象把实践性很强的政治学变成了“纸上谈兵”。

  当代中国政治学研究需要一次新的转型。政治学者应当从重视文本转向重视事实,从研究“说法”为主转向研究“做法”为主。在方法论意义上,刑事侦查学是与政治学十分接近的学科。政治学研究应当像刑侦学那样以“现场重现”为首要工作。

  搞清“做法”应是政治学者的基本功。根据笔者的实践体会,在搞清“做法”的基础上,进一步分析、认识“做法”与“说法”乃至“想法”之间的差异,是认识政治事务的重要途径。政治事务的前提与条件以及内在矛盾性,往往可以透过对三种形态的综合观察得以认识和发现。因此,在很大程度上,当代政治学研究的实际内容是在区别与联系的意义上把握政治事务的表述、操作和意图。笔者认为:观察法应是当代政治学研究的第一方法,其价值在于发现事实,重现现场,故而称其为“现场观察法”,这应当成为中国政治学者能够熟练掌握与运用的最基本的研究方法。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