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观念论早期发生史略说

2017-11-07 07:1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庄振华

  1802年1月15日,费希特在给谢林的一封信中写道:“我十分希望,直到我(对知识学)的新阐述在复活节面世为止,您以及黑格尔在这个有争议的问题上不再作进一步的扬弃,因此也就如我相信的那般,不会产生大量的误会了。”此时黑格尔的《费希特与谢林哲学体系的差异》已经出版,谢林的“同一性哲学”也已初步成型,但费希特依然呼吁这两位后起之秀对于三人学术旨趣的共同点多加留意,而不是急于摆脱他自己的影响。

  然而,此后的发展大大出乎费希特的意料。不仅谢林与黑格尔执意将费希特判定为“主观观念论”,甚至他们二人也逐渐分道扬镳,而且这种分歧远非通常流行的那个说法可以解释,即谢林因极度不满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对自己的看法才愤而与之决裂。他们的学问自来就有差异。谢林的哲学旨趣在于首先突破“自我”的眼界,进而将费希特那种从自我出发构造生活世界并追求绝对者的做法一变而为绝对者以自然的方式生成生活世界并回归自身的叙事。而黑格尔的兴趣则在于发扬精神等形式性因素对于质料性因素的引导之力,展示世界如何自主自发地走向作为它的统一性的绝对精神。

  西方文化自古就重视事物的形式,只不过在康德之前,哲学家们或者偏重于事物本有的形式,使人的意识单纯处于被规定的地位,或者偏重于主观感知如何生成具有客观有效性的形式感,并考察这种形式感是否有可验证的客观对应物。而康德则看到,客体的形式与主体的形式感原本为一,它们具有结构上的一致性,并不是偶然才相合的。这就意味着,观念不是什么主观的任意念头,它在根本上是事物的客观形式的反映,即便在主体内部,意识也只有依照这同一种形式的规定,才能将杂多的观念组织成为具有完整意义的知识。但康德之所以称得上“伟大”,恰恰由于他还保持了思想的克制。他信守终生的一点是,理性不能认识事情本身,不能达到真理。因此,真正重要的并不是我们关于现象界的知识,而是对世界本身的合秩序性的悬设,以及在此悬设的激励之下人自由地遵守道德律的行动。

  虽然康德的这种克制后来又在黑格尔对近代理性的批判以及谢林的“肯定哲学”中产生了回响,但德国观念论在费希特之后,似乎就有了它自身的某种逻辑,它不可能满足于理性在三大“批判”中所处的七零八落状态。它关注的是如何进一步挖掘康德在“第一批判”中对统觉的综合统一的强调和对理念的悬设、“第二批判”中关于道德律与自由互为根据的论述,以及“第三批判”中对世界的秩序性的思考所蕴藏的思想资源,它要将康德主客体同一性的思想推进到底,并将康德认为只可思考而不可认识的种种理念重新纳入一种高于知性的理性之下。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