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主席多次提出进一步做好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命题。他强调,军民融合是国家战略,关乎国家安全和发展全局,既是兴国之举,又是强军之策。习主席关于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重要论述,为新形势下统筹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实现中国梦强军梦指明了方向。

多层面深化军民融合发展

2017-11-23 07: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海舰

  军民融合发展问题,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还未达到“深度融合”,尚未形成系统性的整体效能,不能适应当前形势和未来发展的需要。目前主要问题可概括为:为什么要融合、融合什么、怎么融合、谁来融合,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融合的指导思想,融合的阶段步骤,融合的领域、范围、层次、方式,融合的程度以及融合的规模,还有融合的问题难点、融合的风险分析、融合的国际比较、融合的对策措施、融合的成效评估等。目前,这些研究仍有待系统化,加强前瞻性。

  总的来说,军民融合发展,可从以下五个层面展开研究。

  技术层面:加快民用转化、民用协同进程

  军用技术转为民用,民用技术转为军用,即“军转民、民转军”,仅局限于技术层面上的融合。其涉及的问题有:军用技术转为民用后的知识产权管理问题、民用技术转为军用后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

  在我国,首先需要加快“军用技术成果民用转化、军工标准体系民用协同”这一进程,以此推动整个国民经济在技术及其标准体系上的转型升级。国防需求牵引国家创新体系建设,国家创新体系建设推动国防工业和民用工业在整体上转型升级,上一个新台阶;民用工业上一个新台阶后,可为高精尖的国防工业提供高水平的配套服务,由此实现国防工业和民用工业“螺旋式上升”。因此,不仅要运用新思维破除长期以来国防工业和民用工业之间形成的思想性、体制性、政策性、技术性藩篱。同时,要突破国防工业内部因条块分割而形成的创新资源开放不足问题。

  企业层面:核心能力共享,实现资源最优配置

  无论军工企业还是民用企业,目前在产品上实行“军民结合”、分线管理,在资本上实行“参股管理”。这里,无论“民参军”还是“军参民”,都涉及利益问题、风险问题、保密问题、信任问题。

  军民融合发展,不是军队和民企如何发展,而是军工制造和民品制造融合发展。譬如美国波音公司,既是民用企业也是军工企业,亦民亦军。作为民用企业,主要生产民用运输机;作为军工企业,主要生产军用飞机、导弹及运载火箭等产品。总之,军亦民、民亦军,这是军民融合发展在企业层面上的最高方式。这里,基于时代发展背景,中国企业完全可以借鉴国际上的通行做法。

  当前目标:像飞机、轮船、汽车、发动机、火箭、卫星、核能、通信、网络等装备制造,可以相互依托、相互促进;像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智能终端等,除保密的部分外,均可共建共用。以上领域,建议构建一个价值网络体系,包括规则设计商、系统集成商、模块供应商,实行社会化研发、社会化制造、社会化采购、社会化后勤服务。

  最终目标:军工企业,对于其核心能力板块,即“长板”,通过打造平台、网络,把国内这一领域的所有业务全部集中过来,也就是将军工企业的核心能力为全社会“共享”,以此实现核心能力在全社会范围内的无限次重复使用;对于其非核心能力板块,即“短板”,通过打造平台、网络,向国内这一领域的最佳企业实现“众包”,也就是将全社会这一领域的核心能力为军工企业使用,以此实现军工企业在全社会范围内的资源最优配置。同理,民用企业亦是如此。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