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暇”与公民教育

2017-11-23 07: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石

  自古以来,政治家们都将教育作为国家的要务之一。亚里士多德认为,公民教育出于下述原因而与城邦的政治制度紧密相连:城邦原本是公民的自治团体,因此,有什么样的公民就有什么样的城邦及其相应的政治制度。例如,一个城邦如果是民主共和制的,那么,建立这一城邦的先民们必然具有与民主制相适应的德行和观念。因此,对于新生的共同体成员,理所当然要通过教育使其与城邦的制度和公共规范相契合。否则,政治制度就有可能动摇,人们就无法安居乐业。可见,公民教育的重要性源于人与政治共同体之间的相互作用。公民教育是现代政治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公民教育的成败不仅影响个人的发展,而且事关整个政治共同体的根基。

  连接个人与共同体的公民教育

  亚里士多德认为,“人是自然倾向于城邦生活的动物”,但是,在个人与政治共同体之间却存在着难以逾越的鸿沟。这种分裂存在于两方面:一是新生的社会成员不可能天生就认同主导政治共同体的价值观念和共同规范,当周围的人们向其灌输主流的观念时,他们甚至会产生强烈的反感。二是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之间总有可能产生矛盾。当每一个新的生命诞生时,对他来说最真切的感受都是来自于其自身的。因此,儿童并非天生就是高尚的,他们毋宁说是“自私自利”的,做事情多从自己的感受和利益出发。出于上述两方面的原因,公民教育就成为了必需,其作用就在于使新生者成为一名合格的政治共同体成员。从本质上来说,教育是为了教会新生者,如何将个人的想法和目的与公认的价值观念相融合,以及如何使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协调一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公民教育是连接个人与共同体的桥梁。

  既然公民教育充当的是连接个人与共同体之间的桥梁,那么公民教育的目的既可以说是为了个体成员的发展,也可以说是为了增进共同体的利益,因为,这两者终究是相互促进的。然而,公民教育的立足点,仍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选择。现代社会,人们都不约而同地认为:所谓“教育”,应该是充满“爱”的“教育”。那什么是“爱”呢?在哲学上有一个简单的对“爱”的定义:以被爱对象的目的为目的的行为,是爱的行为。举例来说,如果我的孩子非常喜欢画画,那么我给他请绘画老师,给他买各种材料,带他去看各种展览,这些都是我对他的爱。但是,如果我的孩子并不喜欢画画,只是我非常希望他能成为一个卓越的画家,因而采取了上述行为,这并不是爱,而是强迫。由此而论,公民教育要成为充满爱的教育,就要立足于受教育的个人。

  所谓公民教育立足于受教育的个人,是说教育的内容和方式,应该从个人的角度去考虑,要以“人”为本。关于教育的内容:比如说,对交通规则的认知应包括在公民教育的内容之中,因为这一知识对于个人安全和公共秩序都是至关重要的。又比如,诚信、分享、乐于助人、勇于承担等品德的教育,也应成为公民教育的重要内容,因为这些品质是人们之间相互沟通,使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相一致所必备的。再比如,关于国家的基本政治制度、法律法规的基本知识,也是公民教育的重要内容,这些知识有助于年轻人更好地融入政治共同体之中,知道自己的权利所在,并担当起相应的责任和义务。还有,民族的历史、传统文化及其精神也应囊括在公民教育之中,因为这些知识有助于新生的社会成员了解自己传承的历史,并体悟自身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在公民教育的方式上也应立足于受教育者。公民教育体现的是长辈对晚辈的爱,是为了帮助新生的世代能更好地实现他们自己的目的,而不是利用新的生命来延续父辈的意志。因此,在教育的方式上,应鼓励年轻人表达自己的想法,鼓励他们为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做出努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