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封闭的欧洲精神?

2017-11-23 07:3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哲罕

  只有在不同文明的相互交融和碰撞中才能实现文明的存续与发展。这种对“中西古今之争”的解决方式正说明了中华文明在内核深处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去处理内部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以及外部世界的冲击。

 

  10月,一份名为“一个我们能够信靠的欧洲”的《巴黎声明》(以下简称《声明》)引起欧洲内外关注。这份由10位具有明显保守主义倾向的欧洲知识分子联名发表的《声明》,用9种欧洲主要语言声言“欧洲属于我们,我们也属于欧洲”。这将舆论对欧洲一体化前景的争论推进深水区。从《声明》的内容和措辞都不禁让人联想起艾伦·布鲁姆在30年前出版的《走向封闭的美国精神》。通过观察这10位联名者的知识背景,可以发现列奥·施特劳斯是他们无法回避的底色。正如这些保守主义者们试图使用思想史资源来论证自身观点的正当性一样,在这里,对这份《声明》的批判正是要将其置于思想史背景之下的内在批判。

  拼剪出来的“真正的欧洲”

  《声明》发布的网址颇值得令人玩味——“the true Europe”,到底什么是“真正的欧洲”呢?首先要看一下这份《声明》中的一些要点。

  这10位知识分子以欧洲人自居,认为欧洲是他们的家园。但是,我们都非常清楚在欧洲这块土地上生活过很多人,历史上的智人驱赶消灭尼安德特人、犹太人的迁徙等事件,都充分说明了所谓的“欧洲人”一直是一个历史性的概念,而且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由此可见,“欧洲是欧洲人生活的地方”这种定义显然成问题,我们只能认为笼统来说“生活在欧洲这个地理范围内的人是欧洲人”。

  如果从文化认同上来说,希腊—罗马和基督教本身就是产生自欧罗巴和亚细亚交汇地区的文明,就算不提及基督教的犹太教根源以及之前罗马的多神体系,基督教世界在历史上也分化为东正教、路德宗、加尔文宗和英国圣公会等各种派别。当然,欧洲精神中也包括反对基督教的人文主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等思想。当这份声明在神化和赞扬欧洲精神的古典根源的时候,是否也应该提到现在被这些保守主义者们认为虚伪、无力和道德沦丧的新欧洲,正是与之前那个野蛮愚昧的旧欧洲抗争的产物呢?

  从里斯本到赫尔辛基,从都柏林到布加勒斯特,到底什么是欧洲?从地理、历史、文化、经济或者政治等各种角度,我们可以得出许多不同的回答。一份用捷克语、德语、英语、西班牙语、法语、意大利语等9种语言起草的《声明》从侧面呈现出当下欧洲社会的多元性和复杂性。可以说,对于“什么是欧洲”可以有很多解释的空间,大家在这里都可以各取所需地为自身的观点而任意地裁剪关于欧洲的定义。我们理解的欧洲和欧洲精神是一种“过去现在未来时”之下的,即指将回溯过往和展望将来凝聚于当下。这些保守主义者们在《声明》中所谓的“真正的欧洲”只是一个他们拼剪出来的静态物而已。正如这份《声明》的副标题中所指出的“一个我们可以信靠的欧洲”,这里面的“我们”仅是那些自我狭义设限的欧洲保守主义者们。如果“我们”是指深受以“自由”、“平等”和“博爱”为核心的欧洲精神所滋养的现代人,那么,这些保守主义者们在《声明》中所描绘的那个欧洲,并不是我们可以信靠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