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欧亚大陆文化交流的桥梁

——访悉尼大学考古系研究员贾伟明

2017-11-26 08:1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春海

  悉尼大学考古系研究员贾伟明多年来在阿敦乔鲁从事合作考古发掘工作。他表示,经过这些年的发掘、调查和分析研究,对阿敦乔鲁墓地和遗址的认识在不断更新和深入。

  具有相当难度的国际性课题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对阿敦乔鲁有哪些初步的印象?它的学术价值有哪些?

  贾伟明:2011年,即阿敦乔鲁遗址开始发掘的第一年,作为悉尼大学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合作研究的项目负责人之一,我来到了温泉县的阿敦乔鲁遗址,开始了对9号墓的发掘。

  当时,我们对阿敦乔鲁墓地的认识十分有限。基于20世纪70年代的俄文资料,我们认为,这个墓地与广泛分布于欧亚草原的安德罗诺沃文化联合体有很多相似之处。当年除了发掘墓葬,还对墓地周围进行了调查,发现了一些石构建筑,特别是后来发掘的居住址F1,它的规模和结构让人震撼。在当时新疆史前考古发现中,这类居住址的发现可以说是寥寥无几。

  如今,对阿敦乔鲁墓地和遗址的认识在不断更新和深入。首先,理清了安德罗诺沃文化联合体与阿敦乔鲁遗址这类青铜时代遗存的关系,它们之间有相似性,但更多具有本地特征,这对进一步研究欧亚草原早期东西方文化交流提供了重要资料。其次,做了年代学上的更正,梳理并正在建立一个可供比较的新疆史前青铜时代的年代学序列。接着,从深层次对阿敦乔鲁这类石构建筑进行分析和认识。这对于游牧业和游牧文化的产生、游牧社会的等级分化和复杂进程等的研究,都有着重要的学术价值。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阿敦乔鲁开展发掘与研究工作,面临哪些学术上的挑战?

  贾伟明:谈到挑战和难度,在新疆做野外考古本身就具有许多挑战性。记得恩师张忠培先生生前来工地视察时曾经说过一句话,“考古研究要勇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你们正是这样一批人”。

  草原荒漠上地层堆积薄,土壤很少,并多夹杂在大量碎石当中,在这里发掘,技术难题接连不断。比较起来,墓葬发掘算是容易的,遗址发掘的难度超乎想象。以居住址F1的发掘为例,从地表上看,F1是一座长方形双石围的石构建筑,居室内地表平整。可发掘后发现居址内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块,堪称“迷宫”。在这样的迷宫中去分清层次、判定早晚遗迹以及居址内的布局和各种遗迹现象之间的关系,其难度可想而知。可以说,研究荒漠地区青铜时代的半农半牧或游牧居址,对我们很多同行来说都是一个崭新的课题。通过遗址去认识当时博尔塔拉河流域人们的农牧经济形态、文化现象和宗教意识以及社会复杂化过程,是一个具有相当难度的国际性的课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吴屹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