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中国学术期刊新纪元

《中国社会科学》等入选“2017中国最具国际影响力学术期刊”

2017-11-27 07:2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毛莉

  “我们的杂志是中国人办的,同时必须是国际化的、是高水平的,这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是相一致的。”11月22日,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志珍在“2017中国学术期刊未来论坛”上表示。

  王志珍此言引起了与会代表的强烈共鸣。此次会议聚焦主题“新时代、新思路、新发展——开创中国学术期刊新纪元”,其中学术期刊国际化新战略的议题在与会代表中引发普遍关注。

  国际影响力迅速提升

  会议期间发布的《2017中国学术期刊国际引证年报》(以下简称《年报》)显示,近5年来我国学术期刊国际影响力呈稳步增长态势,尤其是2016年增长更为显著。2016年,我国人文社科期刊国际他引总被引频次接近6万次,比2012年增长了116.32%。

  《年报》从6000余种期刊中遴选“期刊影响力指数”排名前5%的175种科技期刊和60种人文社科期刊,入选“2017中国最具国际影响力学术期刊”。其中,中国社会科学院所属期刊表现非常亮眼,《中国社会科学》《经济研究》《中国工业经济》《中国语文》等10种知名刊物入选人文社科类“2017中国最具国际影响力学术期刊”。

  “中国学术期刊国际影响力的提升,说明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特别是关注中国的发展知识。”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表示,进入新时代的中国处于知识创新、知识传播、知识利用的黄金时代,中国在减贫等领域积累的发展知识不仅是全国性公共产品,更是全球性公共产品。

  平衡国际学术话语体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是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的时代。《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副主编刘曙光表示,在这个背景下,期刊界有责任、有义务、有条件、有能力,通过不断对外学习交流,用学术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获取更多理解、信任和支持。

  《中国经济学人(英文版)》编辑部主任李钢认为,西方中心主义的桎梏,让西方理论界面对西方社会近年来频现的乱象时,无法提供自我调试的方案;东西方话语权失衡的格局,也限制了发展中国家对自身发展道路的探索。中国期刊“走出去”有利于推动国际学术话语体系朝更加平衡的方向发展,不仅有利于发展中国家,也有利于发达国家。

  学术质量始终是学术期刊的生命,中国学术期刊“走出去”、“走进去”的关键在于是否能“走上去”,学术期刊国际化归根结底取决于发表成果的国际影响力。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认为,中国学术期刊要有雄心壮志,要把发表创新成果作为本质功能。即使是世界一流学者的文章,如果没有创新内容,也要理直气壮拒绝。“哪一天我们真正做到了非创新成果不发,我们就会有更多世界一流期刊。”

  《经济研究》杂志社社长张永山分享了《经济研究》的一条重要办刊经验,密切跟踪改革开放中面临的各种新情况、新问题。近40年的改革开放创造了人类经济发展史上的中国奇迹,如此精彩的中国发展故事背后,必然有一系列重大理论问题需要研究。作为理论经济学刊物,就必须着眼于具有重大现实意义的真问题、好问题,刊发具有主体性、原创性的高水平理论文章。

  增强中国学术自信

  “要辩证看待人文社科期刊国际化问题。”刘曙光认为,学术期刊要把握国际国内两个大局,既要努力追求作者、编委、审稿、语言、选题等方面的国际化,又不能片面强调与国际接轨,否则只能是被动跟随西方话语体系。

  近年来,不少人文社科期刊将国际化简化为SSCI(社会科学引文索引)化的现象已经引起广泛注意。“将SSCI捧上神坛对吗?”李钢的质疑发人深省。他说,SSCI从本质上说只是商业性的计量产品,它的目的是营利而非促进学术繁荣。

  进入SSCI等有影响力的国际索引系统,的确是提高中国学术期刊国际显示度的途径之一,但绝不能与国际化画上等号。《年报》显示,一些入选“2017中国最具国际影响力学术期刊”的刊物虽然不是SSCI期刊,但实际上国际影响力并不逊于SSCI期刊。

  由此可见,中国学术期刊在国际化进程中,绝不能一味追求西方欣赏、迎合西方学术标准,要坚持以我为主、为我所用的原则,增强中国学术自信。“中国学术期刊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和竞争力。”《社会学研究》编辑部主任杨典表示,西方学术期刊往往以营利为目的,面临巨大市场压力,考虑成本与收益较多;中国学术期刊并不以营利为目的,而是真正回归学术产品的公益性、学术性和科学性,这有利于知识的传播与创新。

  此次会议由中国期刊协会、中国科学技术期刊编辑学会、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全国高等学校文科学报研究会、《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联合主办。

  记者 毛莉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