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的社会发展语境中研究涂尔干

2017-11-27 07: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玉 查建国

  2017年是法国社会学家埃米尔·涂尔干逝世100周年,为纪念涂尔干为社会学学科作出的杰出贡献,11月17—19日,中国社会学会理论社会学专业委员会、中国社会学会宗教社会学专业委员会、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学系、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学系、探索与争鸣杂志社在上海联合举办“纪念涂尔干逝世百年暨涂尔干社会学思想”研讨会,来自中国、英国、法国的百余名社会学者参会交流。

  涂尔干思想对社会科学影响深远

  作为实证主义社会学的创始人,涂尔干与马克思、韦伯并称为西方经典社会学的三大奠基者,在社会学发展进程中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他也是法国第一位学院派的社会学家,他强调社会学要成为纯粹的学科,并首先使社会学成为高校中的一门独立学科。

  “涂尔干对社会学发展的重要性是无法估量的。”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文军认为,纪念涂尔干的意义在于更好地建设社会学共同体。他的贡献不仅在于对社会学研究对象、研究方法和方法论等方面的开拓性发展,也来自于对社会学理论和分析概念方面的创造性思想。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里昂高等师范学院教授劳伦斯·罗兰-伯格认为,涂尔干社会学思想在中国的接受状况,直接反映出法国社会学和中国社会学之间的连续性和非连续性,也反映出中国社会学家和法国社会学家在社会整合和社会矛盾等基本问题上思考方式的差异。中国社会学和法国社会学的产生与发展进程既有差异性也有共通性,这就需要在新的社会发展语境中不断相互借鉴。

  提供重要理论范式和分析工具

  中国社会学会理论社会学专业委员会会长、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谢立中表示,涂尔干不仅为社会学确立有别于哲学、生理学、政治学的研究对象,还为社会学分析转型社会提供了“社会事实”、“社会分工”、“社会团结”、“社会失范”、“集体表象”等诸多重要的理论范式和分析工具。

  其中,涂尔干的“集体表象”理论在社会学理论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在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任刘少杰看来,涂尔干反对经济学片面强调理性计算、鼓励个体竞争、通过强调理性选择来实现效益最大化的观点。涂尔干认为,片面地鼓励个体竞争、追求效益最大化的理性选择会导致社会秩序紊乱甚至分裂,而社会学不应当像经济学那样片面地鼓励个体竞争,不能简单地张扬理性选择。当前,在社会生活富裕程度大幅提高、符号价值消费以及网络化和信息化迅速发展的新形势下,涂尔干的“集体表象”理论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在比较了涂尔干、马克思、韦伯三位社会学奠基人的学术思想后,英国全球中国研究院院长、伦敦大学荣誉教授常向群认为,他们三人对社会研究的共同之处在于都具有人类视野,其研究素材取决于他们那个时代可以获得的世界各地的资料,他们都把关于社会的研究当作一门专门学科来研究。他们的研究也带有跨学科的问题导向特色。在常向群看来,这一切都是中国比较研究的视野、理论、方法和研究取向值得注重的方面,中国比较研究就是要把中国置于全球范围内,在中国与其他国家和地区比较的基础上,进行探究。从这个意义上讲,涂尔干的社会研究无疑对中国比较研究有着多方面的启示。

  概念和理论工具有待进一步发掘

  从社会观到空间观、从自杀理论到社会团结理论、从实体论到建构论、从知识社会学到道德社会学、从社会理论到研究方法,涂尔干思想所涉及的内容广泛且表现出内在的理论变化,在知识的传承中也引起了学术界的激烈争论。

  与会学者表示,涂尔干的思想在跨越百年的时间里具有极强的历史意义和当代价值。在当代中国的语境中研讨涂尔干,应当把涂尔干的思想和理论放在西学东渐的知识互动背景下来看待,把涂尔干放到中国社会学重建的学科发展进程中来看待。从目前涂尔干研究来看,仍然有许多概念和理论工具具有进一步挖掘和发展的空间。

  中国社会学会会长李友梅认为,涂尔干所倡导的社会学年鉴学派共同体的形成及其精神,对于中国社会学话语体系建设具有启发意义。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会长徐永祥表示,近40年来中国经历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变迁,这种巨大的社会变迁带来各种各样的社会议题,需要社会学、社会工作学界携起手来加以研究和实践,这就要求我们积极与国际社会学思想进行对话,以丰富和完善中国的社会学理论和模式。

  记者 李玉 查建国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