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弘扬审美自信

2017-11-28 07: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斯奋

  文化的定义可谓五花八门、不一而足,但归根结底是人类价值观与道德观的问题,是人类面对生存需求所生成和发展起来的一套价值取向和道德规范。区别于其他动物,人类的价值观与道德观有共性的一面。但是,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在其漫长的发展岁月中,又因不同的生存环境和历程发展出各自的个性。

  坚持文化自信,就是要坚持和发扬在数千年的历史进程中、近百年的深刻变革特别是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中,中华民族所形成的一套符合自身发展需要的价值观与道德观。坚持对中华民族传统审美理想的自信,是坚持文化自信这篇大文章中一个不应被忽略的问题。

  一个民族有一个民族的审美理想,中华民族的审美理想根植于中华民族的价值观与道德观。各种文化生成物包括礼仪、文学、艺术、服饰打扮、建筑以及各种风俗习惯等等,对这种价值观与道德观的传播和继承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因此,在坚持文化自信时,我们不但要注重对价值观与道德观的坚守,同时还要大力强调对审美理想的坚持和弘扬。价值观与道德观同审美理想可谓相辅相成。

  中华民族的传统审美理想是什么呢?这就是基于中庸之道的含蓄、内敛、不走极端,主张对事物的把握要执其中,达到一种平衡的状态,认为过犹不及。这种审美理想的集中表现,就是所谓“温柔敦厚、怨而不怒、哀而不伤、乐而不淫”的诗教。例如,中国传统观念认为,太愤怒或太悲伤时都不适宜作诗。人们这时往往会“失之大怒其辞燥”,而悲伤过度则会撕心裂肺,不可能写出好诗。所以,中国传统美学主张“长歌当哭,要在痛定之后”。又如,书法的一笔一画都要守在中间;在中国绘画传统中,死亡、战乱、灾祸、杀人、流血等都是不入画的。人类社会或大自然的极端的、非正常的表现,都不符合中国文化重视现世生存的情结以及“和为贵”的中庸之道。这与以执着的宗教信仰为基础的西方文化有很大不同。西方艺术以激情之极度发挥、揭示之穷尽形相、表现之繁复淋漓为最高境界,主张愤怒出诗人,绘画题材也是无所顾忌,战争、死亡、流血、砍头、解剖等等揭示人类“原罪”及其救赎的事物,全都可以入画。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审美理想。如果形象地加以譬喻,那么中国文化就是“包子”文化,习惯于把事物和情感包在里头;而西方文化则是“比萨”文化,习惯于把事物和情感亮在外头。事实上,一个民族的审美理想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制高点,只有站在制高点上,才能真正与西方文化分庭抗礼。

  100多年来,几千年农业文明所形成的巨大而沉重的包袱使我们在实现向工业文明转型时举步维艰,甚至一度陷入了濒临亡国灭种的苦难深渊。随着西方文化的强势影响,传统的审美理想必然受到强烈冲击。当然,这其中有历史的必然和变革的必要。无论是今日还是将来,我们始终有必要同西方文明进行对话,互相学习、互相借鉴也不应停止。但是,我们不应樊篱尽撤,甚至举手投降。过去,各种西方现代派及后现代的文化,包括各种稀奇古怪的建筑、绘画、雕塑乃至以丑为美的文学创作、艺术表演纷纷冒头,颇受追捧。这一现象不能说是正常的状态。究其原因,是由于近百年来我们对自身的文化丧失了信心,甚至盲目进行自我否定,一味对西方文化顶礼膜拜。结果,西方人怎么说,我们就怎么信,这几乎已经成了习惯。

  就所谓“抽象”艺术来说,中国才是鼻祖。世界上只有中国把文字发展成了一门高妙的艺术,书法作品就是高度抽象的线条和笔墨。再如,戏剧中四个小兵往台上一站就是千军万马,一根马鞭就代表了追风赤兔,连开门上楼都是虚拟的,这些不是抽象是什么?八大山人笔下的花鸟鱼虫,都经过抽象处理,形成了艺术上的高度真实,连老百姓都能看得懂。相反,对西方艺术作品而言,艺术家和观众很难建立起共同的欣赏语境。其实,那些发展了不过100多年的西方“抽象艺术”还很幼稚,很不成熟。现代艺术思潮曾经覆盖整个文艺领域,但在文学、戏剧、音乐、电影等领域,很多作品突破了艺术的底线,结果失去了观众和读者。因此,其中不少思潮早已退潮了。回过头来看,中国传统的审美理想当真落伍了、过时了吗?当然不是。作为人类精神创造的审美理想只有民族差异的问题,没有过时的问题。《诗经》《楚辞》、唐诗、宋词,到今天仍旧散发着永恒的魅力。“床前明月光”等脍炙人口的诗句至今被人们吟咏不绝。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衡量一个时代的文艺成就最终要看作品。推动文艺繁荣发展,最根本的是要创作生产出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民族、伟大时代的优秀作品。近年来,由于部分影片在创作手法上运用了中国传统中含蓄、内敛、温柔敦厚的审美观念与表现手法,结果获得观众高度好评。相反,许多极力摹仿迎合西方审美趣味的所谓中国大片却口碑不佳。这充分证明,只要充分发挥中国传统审美理想的独特魅力,就有可能在艺术表现上别具襟怀、独树一帜,从而赢得观众的敬重。优秀文艺作品反映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创造能力和水平。吸引、引导、启迪人们必须有好的作品,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也必须有好的作品。所以,我们必须把创作生产优秀作品作为文艺工作的中心环节,努力创作生产更多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有机统一的优秀作品。

  树立文化自信,必须大力研究和弘扬中华民族伟大传统的审美理想。只有如此,文化自信的恢复和重建才能得到更有力的保证,中国才会在世界范围内提升自身的文化软实力。

 

  (作者系广东省文联原主席)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