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哲学研究的最新焦点

2017-11-28 07: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思 黎巧儿

  三种模式代表的三种理论派别间的争论焦点在于:理解话语时,是否首先处理字面意义,然后才处理含意;字面形式是否仅仅是“刺激”,使大脑直接处理含意;没有说出的含意是否要依赖语境来处理?没有语境的话语是否会产生含意?大脑处理语言意义的机制是什么?

 

  20世纪80年代,语言意义研究介入了心理语言学的理论和方法,从而提出语言哲学的新课题,即探讨语言意义的大脑认知机制处理模式。目前的主要处理模式有三种,分别代表了不同的派别,反映出各自依托的理论背景。笔者以为“标准化模式”比较符合实际认知机制,但还需更多的实证。

  焦点转向含意处理机制

  对语言意义的认识从符号“所指”转到句子“真值”,即从哲学语言学研究转向语义语言学研究。进而从句子“涵义”转到言语行为“含意”,即从语义学转向语用学,重点关注语境中的含意。当代影响力很大又颇具争议的语用学理论,便是语言哲学家格莱斯提出的“会话含意”理论。

  20世纪80年代,会话含意理论争辩中介入了心理语言学理论和方法研究,提出语言哲学的新课题,即探究“含意”的大脑认知机制处理模式。以斯珀伯和威尔森为代表的哲学心理学家强烈地质疑格莱斯的含意理论,竭力建立“关联”理论,运用“认知推理”研究法,在语用学界成为鲜明的“后格莱斯派”。他们认为含意认知机制呈“语境作用模式”。同时,在修正格莱斯理论的基础上形成的“新格莱斯派”,通过哲学推理方法建立了两种含意认知处理模式:列文森的“默认推理模式”、巴赫和哈尼希的“标准化模式”。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