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化自觉到文化自信

2017-11-29 07:3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张友谊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近年来,人们对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谈得越来越多,关注度越来越高。如何从文化自觉走向文化自信,是需要我们深入探讨的重大问题。

  文化自觉的深刻内涵 

  文化自觉是对文化的自我觉醒、自我反思和理性审视,是指生活在一定文化历史圈子中的主体对自己的文化应该有自知之明,既清楚长处,也了解短处,同时也要了解和认识其他文化,处理好本土文化与外来文化的关系。文化自觉的主体既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共同体,如民族、国家、政党、团体等。我们谈文化自觉更多的是指国家、民族层面的文化自觉,而非一般意义上的文化自觉。中华文化自觉就是对中国文化的反思、反省和审视。中华文化自产生以来,中国人民的文化自觉过程就从未停止过。特别是到了近现代,中国人民对中国文化的反思、反省和审视达到了空前广泛和深刻的程度,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高潮,涌现出严复、鲁迅、章太炎、梁启超等一大批文化名家。即使他们所持观点迥异,但他们均为中华文化自觉作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他们从不同角度、不同方面对中华传统文化进行了反思、反省,不乏真知灼见,对中国的文化自觉不无启迪。但是,中国真正的文化自觉,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和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对中华文化的组成要素和总体构成,对中华文化的历史、现在和未来作全面、客观的分析和认识,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积极因素和消极因素的辩证分析和科学认识。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文化自觉 

  文化自觉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其原因非常复杂。因为文化自觉涉及主体的胸襟气度、理性高度、觉悟水平、认识能力,也涉及客体的历史发展、当代境遇、系统整合等。

  主体的胸襟气度是一种胸怀和态度的融合,包含着如何对待自己的文化和他人的文化。费孝通先生的“文化自觉”观是非常好的典范,他提出的“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以博大的胸怀和恢宏的气度,指出了中华文化在同世界各种文化融合的过程中应该秉持的态度和发展的基本路径。

  文化自觉是一个复杂的认识过程和艰苦的探索过程,是在人类文明发展中逐渐提升的。从中国近代文化自觉的艰难认识和探索历程我们可以比较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近代以来,中国闭关自守的大门在西方文化的冲击下逐渐被打开,无数志士仁人开始对中华传统文化进行反思和反省。在这一过程中,先后产生了关于如何对待中华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关系的各种观点和理论,“中体西用”“西体中用”“全盘西化”“儒学复兴”“综合创新”等观点、学说对中国社会的发展都产生了一定影响。在诸多学说中,张岱年先生提出的“综合创新”论具有不可低估的重要价值,是中国近现代文化自觉的典范。张岱年先生认为,一个独立的民族文化,与另一个不同类型的文化相遇,应主动吸取外来文化的积极因素,取精用宏,使民族文化更加壮大;中国文化前进的唯一出路是综合中西文化之长以创造新文化。张岱年先生的“综合创新”论不仅指出了文化自觉的路径,而且提供了文化自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使我们在纷繁复杂的文化论争中明确了方向,明确了中华文化发展的基本道路。

  当代中华文化在经济全球化和世界一体化的进程中、在世界各种文化的冲突和融合中发展,既面临严峻挑战,又迎来巨大机遇。中国人民文化自觉的责任意识和担当意识在今天尤显重要。我们必须坚持文明互鉴、开放包容的方针,以我为主、为我所用,取长补短、择善而从,既不简单拿来,又不盲目排外,吸收借鉴国外优秀文明成果,积极参与世界文化的对话与交流,不断丰富和发展中华文化。我们在文化自觉的过程中,一定要坚持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秉持客观、科学、礼敬的态度,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扬弃继承、转化创新,不断赋予其新的时代内涵和现代表达形式,不断补充、拓展、完善,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