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晚年对宗教的态度没有发生转向

2017-11-29 07:4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韩琪

  恩格斯晚年用唯物史观考察基督教的早期历史,留下基督教研究三部曲,即《布鲁诺·鲍威尔和原始基督教》《启示录》和《论原始基督教的历史》。他说,“原始基督教的历史与现代工人运动有些值得注意的共同点”。这一判断引发了一些误解,人们以为恩格斯晚年对待宗教的态度相比青年时期有了温和的转向。

  恩格斯说,基督教和现代工人运动一样,“在其产生时也是被压迫者的运动;它最初是奴隶和被释奴隶、穷人和无权者、被罗马征服或驱散的人们的宗教。基督教和工人的社会主义都宣传将来从奴役和贫困中得救;基督教是在死后的彼岸生活中,在天国里寻求这种得救,而社会主义则是在现世里,在社会改造中寻求”。安东·门格尔就此质问:为什么在罗马皇帝时代土地占有大集中的情况下,在几乎纯粹由奴隶构成的当时的工人阶级受着无限痛苦的情况下,社会主义并没有随着西罗马帝国的灭亡而出现。恩格斯明确回复:这个“社会主义”在当时可能的程度上,确实是存在过的,甚至还取得了统治地位——那就是基督教。只不过,当时的这个基督教,只能寄希望于在彼岸世界实现社会改造,而不是在现世里。

  恩格斯从阶级特点、群体意图、所受遭遇和最终结果这四个方面比较了原始基督教与现代工人运动的相似性。他认为原始基督教事实上承担了很大一部分在现代社会由工人运动所发挥的作用。其实,原始基督教与现代工人运动的这种相似性并非单一现象,中世纪的农民起义也有类似特点。恩格斯在《德国农民战争》(1850)中指出,反封建的革命反对派总是带着强烈的宗教色彩,以神秘主义和异教的形式出现。当时由闵采尔领导的农民平民异教,就是为复兴日益蜕化的原始基督教而斗争。恩格斯还特别观察到,闵采尔已经在利用基督教的形式宣讲一种泛神论,它同近代的思辨观点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有些地方甚至已经接近无神论,这样的政治理论远远超出了16世纪的社会政治条件。闵采尔的纲领与其说是当时平民要求的总汇,不如说是对当时平民中刚刚开始发展的无产阶级因素的解放条件的天才设想。

  正是早期的这种观察使得恩格斯对原始基督教产生了浓厚兴趣,这样才有了晚年那一系列的研究。那么,原始基督教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以至于恩格斯说它与现代工人运动具有相似性。《启示录》写成于基督教诞生最初期,大约公元67—68年之间。作为《新约》中成书时间最早的一篇,它“以最朴素的真实性和相应的习惯语言反映出了当时的观念”。因而在展示原始基督教的真实面貌上,它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

  《启示录》由开篇的七封信和正文组成,记录了使徒约翰在拔摩海岛上看到的异象。通过详细的文本分析,恩格斯有如下几点观察:第一,七封信里已经有了基督教的一个根本观念,即一切时代、一切人的罪恶因耶稣基督的自愿牺牲而得以赦免。正是凭借这一观念,原始基督教后来得以发展成为世界宗教。第二,作者总是自称或称呼教友为“犹太人”,而非别的什么称呼。由此可见,这里的基督教还不曾有自我意识,他们自认为代表着犹太教发展的新阶段。第三,最初的基督徒也分裂为诸多宗派。作者就像抨击罪恶的外部世界一样,激烈地抨击这些宗派。第四,七封信中强烈号召同道者热心宣传,勇敢地公开承认自己的信仰,不屈不挠地对内外敌人进行斗争。第五,正文描述的一连串幻景,均来自基督教之前犹太教的材料。属于基督教的仅有一点,即强调基督的王国快要到来,而复活的殉道者是光荣的。

  最初的基督徒主要来自人民的最低阶层。他们饱受苦难,因而很容易形成革命的因素,其中有城市里破产的自由民,还有被释的奴隶和未被释的奴隶,尤其是后者,以及陷入严重债务的小农。被奴役、受压迫、沦为赤贫的现状迫使他们必须找到一条出路。而当时,出路只能在宗教领域内。于是基督教适时出现,想象出天国和地狱,建立一条将人们从苦难尘世引入永恒天国的道路。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