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如何推动教育治理与教育法治

2017-12-02 07:40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

  嘉 宾:

  任友群 华东师范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教授

  王 烽 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

  张志铭 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名誉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

  于 安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和政府研究所所长

  袁 雯 上海开放大学校长、研究员

  主持人:

  光明日报记者 曹继军 颜维琦

 

  当前,教育与科技的深度、跨界融合,推动了“学习的革命”,催生出诸如在线课程等教育新业态,这些都对教育治理变革提出新的挑战和机遇。日前,由教育部政策法规司发起,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法制专业委员会、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华东师范大学联合主办,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青少年法治教育协同创新中心(华东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承办、光明日报教育研究中心协办的第二届“中国教育法治与教育发展高峰论坛”在华东师大举办。围绕“教育新业态的发展与教育法治”这一主题,与会的专家学者们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教育治理需要“随时而动”

  任友群:党的十九大把“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写入了党章,强调治理的现代化,实际上就是强调治理观念、治理手段的动态发展特征。法治是治理的基础和保障,是治理的一种方式,同时也是一个时期、一个阶段治理观念、治理手段的集中体现。教育治理需要“随时而动”,教育法治也需要根据时代的发展、治理观念的变化不断调整。

  教育长期以来被认为是“根据一定的社会要求和受教育者的发展需要,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地对受教育者施加影响,以培养一定社会(或阶级)所需要的人的活动”,一般认为,这种活动是在特定时间、特定空间、特定主体中发生的。与这种教育观伴生的教育治理观的核心实际上通过对教育主体、教育空间、教育时间、教育内容的管理,使教育活动的开展更为有序、发展更为健康。客观地说,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相较于其他领域,教育的形态变化并不大;但这种局面在进入21世纪之后已开始改变。互联网时代,不断加速催生的新发展需求、新技术手段正在“釜底抽薪”式地重构着教育的主体、环境和内容。

  王烽:学习需求一旦被开发出来,就再也难以满足了。过去几千年中,学习的权利和学习需求一直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具有的,人们设立了各种经济的、知识的或能力的门槛,作为开始学习或进一步学习的前提。近一百年来,从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的普及极大降低了人们学习的门槛,但是获取各级优质教育的门槛还是坚固地存在着。同时,普及教育极大开发了大众进一步学习的需求,导致多样化学习需求与教育供给之间的矛盾更为激烈。

  在强力推进教育普及的过程中,世界各国政府的作用是巨大的并且是决定性的,基础教育阶段政府举办的教育成为主导、占据了大半江山,高等教育则不同国家各有千秋。然而,普及和免费后的公办教育立即面临供给相对单一与需求日益多样化之间的矛盾,不得不向社会、向市场寻求答案,尝试特许学校、磁石学校、委托管理、公办民助等改革。与此同时,从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社会力量办学则焕发出顽强的生命力。民办教育冲击着公办教育,营利性教育冲击着非营利性教育,校外补习冲击着学校教育,各种教育资源公司冲击着学校。

  信息技术似乎开始就是以主流教育的“替补”身份出现的,从函授、广播电视到网络教育,一直作为学校教育的补充,为那些没有获得学校教育机会的人提供通道。然而现在情况开始变化,人们开始向网络寻求接受优质教育的机会,通过网络学习顶尖名校课程,或将优质资源传播到边远地区。互联网技术特别是移动终端的发展开始提供一个广泛存在的学习环境、个性化的学习选择、交互的学习方式、虚拟社区化的学习生态,进入学习的各种门槛开始“坍塌”。

  随之开始“坍塌”的,是“一张试卷、胜者为王”的游戏规则和升学阶梯,是书本为本、课堂为中心、班级授课的工业化教育生产方式。

  在这样的教育变革开始之际,一个重要的概念出现了,那就是“教育治理”。我们所说的治理,与传统管理的最大区别,就是多元参与。社会化学习时代,政府再也没有能力单独提供所有资源、并让每个人都满意,必须把学校、社会、家庭、教师的活力激发出来,把社会提供教育资源和参与教育管理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形成一个合作的网络,这就是“简政放权”。

  张志铭:教育法治是我国法治建设的有机组成部分,十九大报告提出教育强国、教育事业优先发展的诸项要求,事关中华民族复兴的伟业,法治不能缺位。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