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一种有意义的快乐

2017-12-03 08: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彭凯平

  编者按

  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个关系全局性变化的科学判断,明确要求全党要着力解决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大力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更好满足人民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文明等方面日益增长的需要,更好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的全面进步。

  “为中国人民谋幸福”贯穿于的十九大报告之中,“永远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是党的十九大再次向人民作出了庄严的承诺。未来,人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将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

 

  幸福是人类永恒的话题,尽管思想家、哲学家们探讨这个问题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但普通老百姓对此依然十分关心。

  从科学的角度去分析幸福到底是怎么回事?科学的幸福观、幸福知识,对于个人成长生活,对于国家的发展进步到底有什么作用?什么是真正的幸福?如何去体验幸福?

  幸福有生理物质基础

  幸福到底是什么?

  首先幸福绝对不是虚幻的概念,幸福有物质和生理的基础,起码有三个特别重要的生理指标与幸福密切相关。

  第一,幸福的人一定不会有过度的负面情绪活动。杏仁核是人类负面信息加工的中心。人在不开心、焦虑或者恐惧时,杏仁核充血产生不愉快情绪。感受到幸福时,肯定就没有杏仁核的过分活动。第二,幸福与神经递质的分泌有关,大脑有一个神经加工中心叫VTA,它分泌出来的神经化学激素,如类非肽、多巴胺、催产素、血清素,都和幸福体验密切相关,这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第三,幸福还要有人性意义的感悟。大脑前额叶是体验幸福的重要区域,感到幸福和感到愉快是不一样的,幸福的感受一定包含智慧和人性的感悟,这是对人生的深刻理解和满足感。吃东西有时候让人产生愉悦,但是不一定是幸福的体验,如果没有大脑前额叶的参与,那只是简单的生理活动。所以,幸福绝对不是虚幻的抽象概念。

  幸福也不是简单的满足。英国心理学家曾经调查了3400多人,追踪他们五年时间,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抑郁症有时候反而是过度的生理满足产生的不愉快的倾向,并不是没有得到满足。监狱里的犯人也是一样,过度满足,吃得太多,打架、暴躁、伤害别人的冲动就比吃简单食品的囚犯高一些。这说明生理的满足和幸福之间并不是完全的等同关系。

  幸福在某种程度上也不是由金钱多少所决定的,特别富裕的人和一般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暴富的人往往还不是特别幸福。有一个心理学研究发现,中彩票一夜暴富的人在某种程度上的幸福指数比没有中彩票的人低,因为在没有心理准备下突然暴富,容易造成心理异常。金钱和幸福大概是0.12的关系,实际上是不够强烈的。类似证据还有很多,比如说特别富裕的国家,它的幸福指数未必很高,像美国、日本、韩国GDP都不错,但是这些国家抑郁症的比例,其实比一般的穷国要高。当人均GDP达到3000至4000美金时,经济发展水平略好,幸福感会增强很多,但是过了这个“幸福拐点”之后,幸福感就跟经济收入关系不大了。当人均国民收入超过8000美元时,国家财富与国民幸福感的相关就消失了,美国的国家财富与幸福感的相关系数只有0.12,而人权、平等,公正等指标对幸福的影响开始明显增大。

  幸福也不是比别人好一点点。心理学家曾经询问很多人一个简单的问题,假设有个人中了彩票,另外一个人由于车祸断了腿,请问三个月之后这两个人谁会更幸福?一般人预测肯定是买彩票中了大奖的人。但是心理学家发现不是这样,任何痛苦、伤害人类在三个月之后都能适应,这叫作心理适应。另外,人类比较时还存在误区,往往是受到一些特别鲜明的、容易想得到、容易记住的事情的误导。比如想到李嘉诚,首先想到的是他有钱。但是拿你现在的生命和李先生交换你愿意交换吗?很多人会说愿意,因为他很有钱,但是,你吃了大亏了,因为你没有想到他已经八十多岁了,他的年龄比你大那么多,和那么大年龄的人交换生命有意义有价值吗?

  幸福也绝对不是独善其身。有人希望出家逃离,不跟社会发生任何联系。幸福和收入、高学历、年轻美貌也没有必然的关系,对幸福最起作用的其实是美好的人际关系,是至爱亲朋的支持,是社会交往的技巧。人和动物特别重要的不同在于人类能够维持的社会关系是远远多于其他生物的。人类是社会的生物,和别人在一起不光能带来工作的便利、交往的方便、交配的可能性,最重要的是给人带来了心灵的慰藉,人在和别人接触过程中产生的愉悦、快乐、舒适、幸福,是我们人生中特别有意义的地方。

  威斯康星大学的哈罗教授1957年发表了他的研究报告:他把小恒河猴交给两个猴妈妈抚养,一个是给它喂奶的妈妈,另外一个是给它触摸感、接触感的妈妈。结果这只小猴子成长过程中和成长之后最为依恋的,并不是给它奶水的妈妈,而是给它触摸感、接触感的妈妈。有这种母爱的猴子长大也更加健康些。

  可见关系真的很重要。有工作的人比没有工作的人不光是工资上有差距,主要是社会关系上有差距。一个富豪有很多钱,但是没有工作、没有社会联系、没有朋友支持,比一个拿不到多少钱的有工作的人其实还要失落。工作的价值主要体现在社会支持、社会网络上。同样,结婚的人比没有结婚的人要幸福得多,不是因为结婚能够带来性满足,主要是人与人之间相濡以沫的感情让人满足。有研究表明,结婚让女性多活2年,让男性平均多活7年。所以,幸福在人间指的是人与人之间。

  幸福的人一定是行动积极的人,幸福的人创造力比其他人高很多,人在开心快乐的积极状态下容易有伟大的发现。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和其他人典型的区别就在于他们是快乐、积极、自信的人,这是作出创造性成果特别重要的保障。

  积极的天性是进化的结果

  几千万年的人类进化历史,造成人类在组织形态学方面有一些独一无二的特征,包括狭短的骨盆、裸露的表皮、健硕的大脑。所有这一切其实对应的都是人类积极的心理和天性。我们喜欢那些有思想、有智慧、会交流、会说话、有责任心、善良的人,因为这是人的特性。积极心理学最伟大的贡献不是告知人们那些所谓的幸福技巧,而是让人类开始重新反省以前学习的人性知识是不是存在偏差。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思想界一个重要的结论就是,过去单纯地提倡社会达尔文主义,造成了人类上个世纪巨大的互相残害、各种意识形态的冲突、世界大战、种族清洗。而积极心理学发现弘扬积极心态,其实是人性使然。

  举一个特别简单的证据,人类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神经系统叫迷走神经,这是人类身体内最长最古老的神经通道,发源于脑干,通过咽喉、颈部到心肺内脏到贲门附近。长期以来,科学家只是以为迷走神经跟呼吸、消化、心脏活动和腺体分泌有关系,后来才发现它与道德、快乐、幸福行为密切相关。当迷走神经张开时,人们就特别开心。人类站立起来以后迷走神经自然而然就是舒展的状态。当你看到美好的事物时有什么反应?一定是抬头挺胸、心胸开阔,此时迷走神经充分舒展。当你发现事情糟糕时,喊“哎哟”,声音短促、急迫,此时迷走神经就受到压迫。

  哲学家康德曾经说过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为什么仰望星空和思想道德会产生一模一样的反应?康德是个哲学家,他不知道原因,但是他有这种体验,这种体验其实就是迷走神经张开之后的自然而然的体验。所以,人类进化选择的是积极的天性。

  影响人类幸福的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因素,就是对人性的欣赏、满足和认识,即幸福是一种有意义的快乐。快乐是快乐,幸福是幸福,幸福绝对不是简单的快乐,但是英文里幸福和快乐用的是同一个词Happy,所以说英文的学者过去一直在争论是幸福重要还是意义重要。其实,我们中文很智慧,幸福是有意义的快乐,所以二者之间没有冲突和矛盾。意义是大脑前额叶的产物,是智慧和理性创造出来的感受,也是各种神经机理和文化的作用。意义的标志是一种智慧的感受。“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有人看云舒云卷、落霞孤鹜、鸟欢蝉鸣、花开花谢,都会领会其中之意而生愉悦之情,大脑前额叶的活动是幸福必不可少的要素。

  但为什么大家会常常误以为有文化的人苦恼多呢?很可能是因为他不开心能够说出来,而弱势群体的人即使不开心却难以表达。心理学研究发现有大学学历的人比一般的人要幸福且更长寿,而博士学历的人更是长寿。不过,在人际关系中间,在家庭生活中间,在普通的日常事务中间,没有文化的农村老太太也能感受幸福,因为她能从传宗接代的幸福、儿孙绕膝的生活中发现生活的意义。

  美国心理学家齐斯真·米哈伊,曾经提出人类如果能够找到有意义的快乐,生活质量就会提升,人生的价值就会实现。他用了一个英文单词Flow来表达这种有意义的快乐体验,我把它翻译成“福流”。米哈伊教授曾经追踪一些特别成功的人将近15年,结果发现这些人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当他做自己特别喜欢的事情时,经常进入一种物我两忘、天人合一、酣畅淋漓的状态,这个状态他叫作Flow。

  这个状态,其实我们中国人早就意识到了。中国哲学家庄子曾经描述过一个普通人极致的福流状态,这个人就是屠夫庖丁。他在为文慧君解牛之际,其实就是进入到这种天人合一、知行合一,如痴如醉的福流状态,让文惠君看了非常震撼。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贾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