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弘仁本〈文馆词林〉》之重现及其价值

2017-12-04 07:4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林家骊 林涵

  《文馆词林》(以下简称《词林》)是唐中书令许敬宗等奉高宗旨编集的一部总集,共1000卷,分类纂辑自先秦到唐的各体诗文。其书于宋初即已亡佚,然在唐时流至日本,有些残卷在日本得以幸存,晚清开始陆续传回国内。今日本古典研究会搜集流传在日、中两国的所有残卷,共得30卷,依版本优劣,择善影印发行,整理为《影弘仁本〈文馆词林〉》,是到目前为止收文数量最多,且最接近原貌者。

  传抄搜集整理,择善影印出版

  《词林》成书于显庆三年(658)。该书当时深藏秘府,鲜为人知,唐代文献中几乎不曾言及。经唐末五代之乱,至宋初全书已佚,仅存个别残卷,其后几乎连书名都不为人所知。其经唐代中日交流传入日本,后又终于传回我国,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弘仁时代《词林》的传抄。千卷《词林》曾完整地传入日本,收藏在“泠然院”,此院收藏有许多中国秘籍。后泠然院失火,烧掉了相当数量的中国典籍,而《词林》等书却被抢救了出来。继而日本嵯峨天皇弘仁十四年(823年,也即唐穆宗长庆三年)组织人在校书殿抄写。现留存的《词林》残卷,上有“泠然院”和“嵯峨院”印章,还写着“校书殿写弘仁十四年岁次癸卯二月为泠然院书”字样。元禄十三年至宝永元年(1700—1704),高野山补陀洛院和尚义刚看到了当时高野山如意轮寺收藏的弘仁抄本《词林》,以为珍贵,手抄了一份,也未引起重视,直至他死后150年,才重新被人注意,这个抄本残卷后被称为“义刚本”。

  第二阶段是江户时代《词林》的出现。江户时代文献学、考据学的兴起,使《词林》销声匿迹一千多年后,再度出现在人们面前,引起重视。宽政、享和年间林衡(即林述斋,1768—1841)编辑《佚存丛书》,凡六帙,十七种,均系中国久已散佚之典籍,其中第二帙收了《词林》卷662、卷664、卷668、卷695,其中卷662、卷664以前未见,未知出自何处,林衡在序言中未作说明。《佚存丛书》发行后,引起了学界的关注,寻觅和研究《词林》也成为一时的风尚。嘉永三年(1851),乙骨耐轩等十人联合刊行了一个本子,所据是成岛氏凝紫楼旧藏“义刚本”。此本发行后曾引起人们极大兴趣。

  第三阶段是中土清末民初学者的搜集。至于《词林》重新传回中土,首先有赖《佚存丛书》。咸丰三年(1853),伍崇耀辑《佚存丛书》中《词林》四卷于《粤雅堂丛书》(道光三年至光绪六年,即1823年至1880年陆续编刻)中刊行,这是中国第一次翻刻《词林》残卷。光绪六年,黎庶昌、杨守敬随清驻日公使何如璋东渡日本,广为搜集,得到日本保存的中国古籍26种200卷影印回国,于光绪六年开刻《古逸丛书》,两年后功成,内中所收《词林》共15残卷。之后董康、张钧衡、王云五等学者先后通过各种努力又搜集部分残卷。

  第四阶段是20世纪的完备性整理。日本、中国学者为搜寻、刊印《词林》残卷做出了极大努力,搜集到的卷子都是非常珍贵的,各种刊本都值得重视。然而,这些本子中有的卷子残缺得太厉害,且辗转抄录,舛误不少。昭和四十四年(1969),日本古典研究会将现在其国内所能见到的所有《词林》残卷,包括弘仁抄本、影印本、摹写本、摹刻本、写本、刊本全数收集,择善而取,整理出版了《影弘仁本〈文馆词林〉》,这是至今最好、最完备的《词林》印本。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