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黄河文明的变革精神

2017-12-04 08:19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李振宏

  黄河文明是人类文明史上和两河流域文明、尼罗河文明、印度河文明一样齐名于世的大河文明或农业文明。而其古老而绵延不绝的生命力、求新求变的文化精神,更使它在人类古文明史的比较中独树一帜,分外靓丽。而以往,变革精神这个黄河文明的显著特色,一直未被人们所重视,即人们总是给这种平原流域文明冠以保守性的特征,这种认识误区,在确凿的历史事实面前,应该得到扭转。

  过分强调大河流域文化、平原文化或农业文明的保守属性,主要是源自于黑格尔的影响。黑格尔在其名著《历史哲学》中提出了一个“历史的地理基础”概念,并按照地理特征把世界区分为三种类型:一种是干燥的高地同广阔的草原和平原;一种是平原流域,是巨川大江流过的地方;另一种是跟海相连的海岸区域。在这三种不同地域生活着的人们,塑造了不同的文化精神:高地居民的性格是好客和掠夺,平原上居民的特性是守旧、呆板和孤僻,海岸居民的性格是勇敢、沉着和机智。“平凡的土地、平凡的平原流域把人类束缚在土壤上,把他卷入无穷的依赖性里边”(黑格尔:《历史哲学》,三联书店1956年版,第134页)。这便是将平原流域的农业文化或农业文明打上保守性特征的基础性论证。

  人类早期文明受到地理环境很深的影响,这是没有异议的;平原流域文化或文明有其保守性的一面,也可以找到不少例证。但是,我们也必须明白一个道理,地理环境的影响作用不是绝对的;在类似地理环境中生存发展的不同民族,其文明道路也不是千篇一律的。对一种文化或文明的研究,对其历史属性的判断,最根本的还是要回到实证的历史中。而一旦回到实证的研究领域,我们就会发现一个明显的事实,那就是在中国黄河文明的古老基因中,持续活跃着一个求新求变的思想要素。

  黄河文明的经典之作《周易》六十四卦中,第四十九卦是“革卦”,经文曰:“革:巳日乃孚,元亨,利贞,悔亡。”意思是说,革卦象征变革,在“巳日”(祭祀的日期)推行变革并取信于民众,前景就至为亨通。革卦的《彖传》曰:“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革之时大矣哉!”不仅求变,而且倡导顺乎天而应乎人的革命性变革。

  后世对“革卦”及其传文的阐释,也都强调了变革、革命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周易正义》说:“‘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者,以明人革也。夏桀、殷纣,凶狂无度,天既震怒,人亦叛亡。殷汤、周武,聪明睿智,上顺天命,下应人心,放桀鸣条,诛纣牧野,革其王命,改其恶俗,故曰‘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计王者相承,改正易服,皆有变革,而独举汤、武者,盖舜、禹禅让,犹或因循,汤、武干戈,极其损益,故取相变甚者,以明人革也。‘革之时大矣哉’者,备论革道之广讫,总结叹其大,故曰‘大矣哉’也。”(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238页)《周易正义》的阐释强调了革命、变革的重大意义,释“革之时大矣哉”是“备论革道之广讫”,还创造了“人革”和“革道”概念,以强调历史的变革之道。

  朱熹解释革卦时也说:“革,是更革之谓,到这里须尽翻转更变一番”;“须彻底从新铸造一番,非止补苴罅漏而已。”(《朱子语类》第五册,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1847页)朱熹的话也强调了“革卦”所隐喻的激烈变革意义。

  不仅社会的变革如此,对于人的基本素质的培育也是如此,要求个体的修养、成长也要日日求新。同是孕育于黄河文明的典籍《大学》,就反复教诲人们要去创造,去求新。《大学》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康诰》曰:‘作新民。’《诗》曰:‘周虽旧邦,其命惟新。’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汤盘的铭文说,假如一天自新,就能天天自新,每天自新;《康诰》说,鼓舞人们自新;《诗》说,周虽然是个旧邦国,国运则是新的;因此,君子应该无处不竭力自新。

  这样一种强调求新求变的思想,既是历史本身的观念反映,也反过来催生历史的变革和发展。中国早期文明道路,就证实了这种历史的变革。三代文明的发展就是如此。夏商周(西周)三代只有千余年的历史,这对于早期文明的历史过程来说并不算长,但却经历了多次重大的变迁。就三代的历史沿革说,就具有明显的文明变迁意义。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