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文化自信,走出西方意识形态的思想陷阱

2017-12-08 07:22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梁孝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社会科学获得了迅速发展。但是,与此同时,我国社会科学界也出现了“唯洋是举”的现象,似乎只有西方社会科学大师的理论才是最权威的理论,只有在论文中使用西方社会科学的概念、定理、模型才显得更“学术”,更“创新”,中国经验只有纳入西方的理论体系才能被承认。那么,为什么在社会科学中出现这种“唯洋是举”的现象呢?这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主要原因在于一些人把社会科学理解为与自然科学一样的价值中立的具有普遍性的科学,否定西方社会科学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属性,认为其具有科学性并完全适用于中国。这种错误认识既影响了我国学界对西方社会科学的客观认识,也影响了我国社会科学的正确发展方向。

  一、警惕西方社会科学中的“意识形态”陷阱

  任何社会科学都与特定的社会形态及政治制度相联系,都会渗透着特定的意识形态。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不同,它具有双重维度。一方面,它反映着特定的社会制度、结构、关系及其运行规律。另一方面,它也以特定的意识形态及价值观解释着它所认知的社会。因而,任何一个社会的主流社会科学都渗透着主流意识形态。这是因为,社会科学研究的是社会形态及制度的运行规律,反映了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运动。因此,社会科学不是像自然科学那样单纯地反映认识对象,它还必须对社会的矛盾运动进行解释。在解释的过程中,代表统治阶级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就不可避免地渗透于社会科学之中。

  一般来说,有很多人认为,科学是价值中立的,社会科学也是科学,因此,它也是价值中立的,否则,就会影响社会科学的客观性。实际上,这是西方实证主义的社会科学观,也是西方对社会科学的主流看法。实证主义认为自然科学是科学的典范,因而要在社会科学中应用自然科学方法,建立统一的科学,它强调任何科学的描述都要能经得起实践检验。后来的逻辑实证主义进一步推进这一思想,以语言分析为工具,要求构建能够应用于一切领域的统一的科学语言,并把单个的语句视为语言分析的基本单位。一个句子就是陈述某一事物的某种状态,所谓“真”就是语句陈述表达的内容与所描述的对象一致。在此基础上依据逻辑运算构建世界的逻辑结构。在逻辑实证主义看来,价值陈述只是在表达一种情感、一种祈使命令,都是无意义的。一句话,科学是纯粹描述(反映)事物状态的,不涉及任何价值观念和意识形态。

  但是,在社会科学实践中,一些社会科学家逐渐认识到,外部观察并不能真正地反映人类社会的本质和规律。这是因为,人类行为是有目的的。这种有目的的行为是通过遵守、运用规则来实现的,而这种规则又涉及习惯、传统、制度、文化。因此,仅仅靠外部观察是不能理解人类社会发展的本质的。文化人类学家克利福德·格尔兹在他的经典论文《深描》中提出:“我们的双重任务是揭示使我们的研究对象的活动和有关社会话语的‘言说’具有意义的那些概念结构”。社会科学不能仅仅对人的活动进行描述,还要研究行动背后的意义、背景,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认识社会。

  要解释人的社会行为,就必须了解行为者所遵守、运用的社会规则及其背后的文化背景,进而把人的行为放到一定的社会规则体系中定位。就整体而言,一个社会总有被社会成员共同承认的规则(包括评价体系)。但是,还要看到,在不同的阶级、阶层之间,在不同地位的民族之间,仍然不可避免地存在着相互冲突的价值体系、文化及其行为规则。因此, 在社会科学研究过程中会出现两种情况。在一种情况下,社会研究者把自身所具有的一些关于规则的知识作为理所当然的东西来解释人的行为,这样,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会不自觉地进入社会科学。在另一种情况下, 社会研究者意识到存在着不同的、甚至冲突的规则体系,不得不首先对既存的各种规则进行评价、选择。所以,对规则进行选择评价,进而以某一规则解释人类某种行为,是社会科学认识成为可能的前提。因此,社会科学中不可避免地包含着价值观念、意识形态。

  西方社会科学家是在西方政治制度和文化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他们头脑中会存在一些理所当然的西方价值观、意识形态和文化观念,而且这些观念已经转为文化无意识,成为一些习以为常的思维习惯。在社会科学研究中,这些西方意识形态会自然而然地渗透进西方社会科学。如果我们把西方社会科学作为自然科学一样的“科学”,就会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西方“意识形态”的陷阱。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