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新论断的哲学基础与历史逻辑

2017-12-30 08:0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程广云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也发生了转化,亦即“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深刻理解这一论断,对于我们学习和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具有重要理论和实践意义。

  社会主要矛盾新论断是对马克思主义

  唯物辩证法的继承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中指出:“要把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同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贯通起来。”在哲学层面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新论断的提出,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辩证法。

  马克思主义辩证法认为,主观(思维)辩证法是客观(自然、社会)辩证法在实践基础上的能动反映。在《资本论》中,唯物主义的逻辑、辩证法和认识论都应用于同一门科学,这就是“《资本论》的逻辑”。为此,恩格斯提出了“辩证法的三个规律”:质量互变、对立统一、否定之否定。在马克思和恩格斯那里,否定或否定之否定规律是辩证法的“本质”和“核心”。而列宁则明确对立统一规律是辩证法的“核心”和“实质”。

  在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发展历程中,唯物辩证法的继承和发展有一个基本的维度。毛泽东思想主要的哲学要旨体现在“两论”中:实践论是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矛盾论是唯物辩证法。在《矛盾论》中,毛泽东提及“矛盾的普遍性”,并指出:“没有什么事物是不包含矛盾的,没有矛盾就没有世界。”“矛盾即是运动,即是事物,即是过程,也即是思想。否认事物的矛盾就是否认了一切。这是共通的道理,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毛泽东将“事物集合体”、“过程集合体”理解为“矛盾集合体”。矛盾论不仅是方法论,而且是世界观,是本体论(客观辩证法)和认识论(主观辩证法)的统一。矛盾就是问题,矛盾的世界也是问题的世界,这个世界亦即人类实践和认识的对象世界。毛泽东在《矛盾论》中提及“矛盾的特殊性”,既强调“主要的矛盾和主要的矛盾方面”起着决定作用,也认为“非主要的矛盾和非主要的矛盾方面”在特定情况下也可以起决定作用。邓小平理论的哲学要旨体现为“两个标准”:实践标准是辩证唯物主义,生产力标准是历史唯物主义。对于唯物辩证法,他也有所贡献。邓小平说,“不搞争论”,这是他的“一个发明”。他提出了一种搁置矛盾或悬置矛盾的原则、方法,反对人为激化矛盾、扩大矛盾。不搞无谓争论,不能搞到妨碍实践的地步,因为问题归根结底不是在认识层面上解决的,而是在实践层面上解决的。他还发现,除了零和博弈之外,还有双输、双赢两种可能。在零和博弈没有可能时,就应避免双输,争取双赢,就要悬置异见,求取共识。由此可见,邓小平丰富了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尤其是毛泽东矛盾论思想。

  习近平指出:“社会是在矛盾运动中前进的,有矛盾就会有斗争。”这是唯物主义历史观和历史辩证法的基本观点。习近平提出的“五种思维”:“战略思维、历史思维、辩证思维、创新思维、底线思维”,是对于唯物辩证法的继承和发展。“五种思维”分别涉及“全局和局部”、“历史和现实”、“矛盾(对立统一)”、“现状和未来”、“好和坏”等唯物辩证法的范畴和规律。作为一种科学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五种思维”是统一的,不可混淆但也不能割裂。辩证思维亦即对于矛盾的承认、分析和解决,抓住关键、找准重点、洞察事物发展规律,应该是其中的核心。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