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建设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

2018-01-01 09:02 来源:求是 作者:赵昌文

  党的十九大提出,要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产业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载体,是提高供给体系质量的主战场。建设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是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基础性工程。

  把各种要素调动好、配置好、协同好,形成一个适应技术变革的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才能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这就需要发挥科技、资本、劳动力与人才等生产要素协调促进经济增长的作用,通过每一种生产要素质量的提高、配置结构的优化,来提高发展的质量和效益,使经济发展建立在依靠科技进步、资本配置优化和劳动者素质提高的轨道上,真正实现高质量发展。

  过去一段时间内,我国实体经济与科技创新、金融发展、人力资源之间在一定程度上缺乏协同性,造成宏观经济运行出现重大结构性失衡。一是实体经济与科技创新不协同。主要是科技创新成果对实体经济发展的支撑力度不够,科技成果转化难、转化率低,造成一方面诸多产业产能过剩,另一方面有效供给不足,难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升级的多层次、高品质、多样化的消费需求。二是实体经济与金融发展不协同。主要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不强,尽管金融体系规模快速膨胀,但金融与实体经济报酬结构之间存在严重失衡,金融资源特别是增量金融资源难以配置到实体经济中,创新要素“脱实向虚”明显,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创新驱动根基遭到侵蚀。同时,“金融创新”失序导致金融风险不断积聚,实体经济发展的金融安全基础受到威胁。三是实体经济与人力资源不协同。主要是科技人才队伍大而不强,主要产业领域的领军人才严重缺乏,创新型企业家群体亟须壮大,各类创新创业人才的积极性、创造性和活力尚需进一步激发,大量优秀人才涌入金融和房地产领域,实体经济吸引人才困难。上述结构性失衡的存在表明,加快建设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必须从破除“协同”障碍入手。

  推动质量变革,特别是要素质量变革,夯实协同发展产业体系的微观基础。生产要素质量决定着产品质量,也由此决定着产业发展质量、供给体系质量和整体经济质量。要提高人才队伍质量。我国人口数量红利正在下降,但人才红利潜力巨大,拥有全世界最为庞大的大学生和研究生群体,需要通过教育制度的改革完善不断提高人才质量,并创造更多、更好的条件,让各类人才有用武之地。要提高金融资本质量。金融资本也有“好资本”与“坏资本”之分,好资本通过有效支持实体经济而实现价值增值,坏资本则完全在实体经济体系之外进行循环而危害金融安全,需要通过完善金融监管、抑制金融过度膨胀等方式,抑制资金空转和自我循环。要提高创新体系质量。近年来,我国创新投入的规模和增长速度还是比较快的,当前最需要的是提高创新链与产业链的一体化程度,提高科技成果市场化、产业化的水平,真正建立起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

  推动效率变革,特别是要素配置效率变革,建立协同发展产业体系的长效机制。要打破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各种障碍,深化垄断行业和要素市场改革,打破行政性垄断,防止市场垄断,消除地区、部门分割,清理一切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加快建立和完善负面清单制度,使生产要素能够充分自由流动、优化配置。要把盘活存量资本和优化增量资本统一起来,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去产能原则,对产业发展空间有限甚至越来越小的“僵尸企业”加快关停并转,从而将存量资本尽快释放出来,转移到更有效率的使用方向上。要着力解决创新要素“脱实向虚”问题,积极推动经济去杠杆和风险的有序释放,加快建立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消除金融和房地产的“虹吸效应”,推动金融与实体经济、房地产与实体经济再平衡。

  推动动力变革,特别是依靠创新驱动和人才驱动,提供协同发展产业体系的动力保障。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建设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必须依赖创新驱动,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为推动产业技术升级和结构优化提供有力支撑。加快建设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还要解决好影响和制约人的深层次体制机制问题,激发人的活力、创造性和积极性。其中,主要是要抓住企业家、科技人员和党政干部三个关键少数,调动创业人员这个大多数,把该放的权放到位,该制定的规则制定好,该营造的环境营造好,为建设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和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目标提供不竭动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赛)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